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2019年3月1日17:35:08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已关闭评论浏览:182

有些城市是生来自带生存的勇劲和敏感的,比如厦门。

我倒不觉得厦门这个城市是以往文章或游记里说的“小资”,至多是隔海对岸的台湾飘来了一些凤梨酥和情怀小店的氤氲气氛,但“小资”绝对不足以来概括厦门,哪怕是鼓浪屿,都不适用于这个太小气单一的形容词。

海边生长的人民总是有着与大海一般的气质,宽广而亲近,一股男儿劲。这种宽广是建立在以海为生的韧劲,不是吵个架或争抢个什么东西表现出来宽容不计较,而是风霜岁月他们都坦然接纳无痕。

厦门这座天生就挨着一股政治气息和民族大团结统一使命感的城市,无论你是在出租车上还是路遇海边的渔民,说到隔海对面的台湾,他们身上的军事家和政治家的风采就油然而生,与你侃侃而谈祖国统一大业,和你面海相聊台湾历史政治。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你不翻腾,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沙坡尾被称之为艺术区,听说早期的厦门这里是一带金色沙滩,叫做“玉沙坡”,沙坡尾处于金色沙滩的最末端,与此对称的还有“沙坡头”。但现在放眼看去,其实就是破破烂烂的一片地,夹杂着破旧的船坞和八九十年代才会见到的建筑风格。这一带所谓的小资店面,第一眼望去感觉这种小资还停留在我初中时期的审美标准,“爱发呆、爱睡觉、爱交友”的小牌子,满墙的便利贴和拍立得照片,感受到的都是2004年那个时期的学生风的小资浪漫。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站在沙坡尾的居民街道,一面是面海乖张的繁华,一面是如同香港电影里为填饱肚子生计奔波的破旧不堪。厦门地标建筑世贸双子塔的背后恰恰好就是沙坡尾,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片区没有为了与世贸形成“和谐”画面而改造或者拆掉,八九十年代才有的老“公厕”俩字上方,就是双子塔的顶部 —— 哲学意味般地提醒着你,繁华只是一念之间,短短几秒就从云端来到破旧的土地上,泥泞不堪的老公路,破破烂烂的海鲜加工集合厂房。靠海而生,靠捕鱼而存,你不翻腾不勇猛不用劲不去拼 —— 跟咸鱼有什么分别?这才是厦门人真实的生存方式。

所谓真实,就是你登顶眺望感叹世贸双子塔的雄伟时,低头便是现实柴米油盐的破旧,你无法隔断和生存之间的联系,也看到了时代进步的强烈对比和贫富差距。

我在这里,贴近感知“生存”。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在越来越年轻化的年代,肯德基爷爷都开始迎合青年的时代做性冷淡风和Tiffany蓝风格体验店时,“代沟”这个词放佛已经很多年没有被周围的人提起过,九零后主导的消费市场里,年龄和观念已经不再是大众去探讨的难点。但是在沙坡尾,放佛“代沟”这个词又重新醒目地站立在我眼前。

腥臭的渔港还在老一辈的渔民手中日升日落的作息,沙坡尾的居民们穿着永远都不合身的白色汗衫和短裤,拖着拖拉板就来渔场挑拣今天家庭饱腹一顿的食材,闽南话里夹杂的市井气息,犹如清晨叫唤的豆浆油条店一般热气腾腾,在咸湿黏稠的海边空气里将老一代渔民的生活态度保留下来

我很喜欢去到一个地方专门竖起耳朵有意去听听当地的方言,哪怕听不懂,也觉得倍儿有意思。在90后普通话已经全面普及的时代,去除了区域交流的障碍,却也失去了小时候看到爸爸妈妈经常凭方言就能识别对方来自何地的神奇乐趣,总觉得父母像算命大师,居然才听几句话就能判断我泱泱中华大地施主你来自何方。

来到上海后也很喜欢听老奶奶们操着一口上海话或买菜、或砍价、或挑剔地嫌弃刚去的餐馆性价比不高,节奏感极强、尾音总是向上挑起的语音语调,就像一首小调调,虽然听不懂,也觉得有趣可爱。就像《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妈妈薛甄珠一般,你看她精致、一丝造作地拎着小包有事没事挑挑小事,道道八卦,讲讲道理,独有的上海普通话腔调里首先一定是感受到挑三拣四的刻薄,再听几句,又忍不住的一股老奶奶暖心的操心劲儿,给你朴实无华丁点儿不带范儿的嘱托。去到北京,就很喜欢听出租车大叔跟你好像隔了几辈子终于重逢一般,一个劲地绕着北京腔给你唠嗑,叮嘱你大姑娘一个人在北京要注意安全,告诉你故宫颐和园什么季节去最美,掏心掏肺地跟交待自家大孙女似的,生怕你在北京吃亏,京腔中数不清的儿化音里,绕出了诺大京城的宽容,绕出了北京一个个草根市民对社会的关关切切,这股子热乎劲如同早晨送小孙女上学路上每天必经的包子铺,打开蒸笼热气腾腾,唤醒一天的精神,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捧着孙子孙女的小手,递过刚出笼的肉包,嘘嘘地吹着提醒着“当心烫手,哎哟喂我的大宝贝儿啊,慢点儿吃啊!”

方言最窝心的地方大概就在于,当你听到它的时候,就知道,你来到了这个城市最真实文化生存的地方,当你听到它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你一辈子戒不掉忘不了褪不去淡不了的,馋。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我从山海里走来,你拈花一笑,我自弹自唱。


万琴之岛抚育着日月光岩下出生的少年,我仿佛看到了瑞士伯尔尼不争不抢近乎于静止的宁静,也看到商业企图下的撕扯矛盾。

去鼓浪屿之前,特地了解了下这座有着“小资文艺”名片的小岛,在2017年完成了申遗,被我翻到了一张“中国的鼓浪屿 世界的鼓浪屿”大横幅。其实有点好笑。我想鼓浪屿的岛民,只会从始至终祖祖辈辈认为,这只是鼓浪屿岛民的鼓浪屿,跟什么世界国际这些词汇,是没关系的。

旅游和文化之间,常常不得不出现一种悖论。不得不说旅游区的开拓和政府的宣传,才让原本闭塞的城市之间打开了一道窗,让不同土地上的人们终于发现“哦,原来世界那么大,我也要去看看”。随之而来,道路交通的便利、酒店文旅产业的兴起,乃至艺术家作家的赞美传播,终于让一个美丽的小城不再是仅仅默默地美丽而已。紧接着旅游人口的急速涌动,资本的进入,让人们开始去抱怨商业化的虚假,反而看不到一座小城一座小镇本真的美,但是试问,没有包装、没有开化的处女之地,究竟又要多少年才得以被世人看到,又有多少人能在“没有任何艺术引导”的基础上,读到这座城市想要让你读到的美?然而开垦过后的美丽,却又以一种光的速度自我侵蚀着原本纯朴无心被打扰的田野山川。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鼓浪屿就是这样一个鲜活的案例。岛上暴走的一天,除了琴声和红瓦建筑,我还看到了日光岩幼儿园和小学,看到操场上的踢球的孩子们 —— 他们是最本真的岛民。我不知道如果我每天被一群游人参观,来来往往拍照喧闹,我会不会疯掉。也许日光岩小学的孩子们已经习惯了吧,尽管学校外再人山人海,学校围栏里至少可以保持安静端庄。

这是一个被繁华包围的世外桃源,岛民,他们在生活给你看。

万国建筑带你穿越到欧洲,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就是在伯尔尼行走,连绿得发亮的灌木丛、红得耀眼的三角梅,和伯尔尼的老城街道都是那么相像。上坡下坡的细窄小道,又像是一瞬间穿越到圣托里尼,没有任何机动车行驶,或平坦方正的楼梯让你迈一步嫌少迈两步嫌宽,或窄到只有10厘米的楼梯却像爬长城一样高耸,才走几步就已经气喘吁吁。白色的、砖红的、翠绿的、嫩粉的,这里把身为建筑艺术能够有的色彩全部集中到了一起,这条街道好像身临其境如在瑞士,那一条就已经带你穿行到了葡萄牙。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中心广场路遇一位两个店铺夹缝中卖着麻糍的老婆婆,因为天生爱吃麻糍年糕这类糯米类食物,不禁驻足买上一份。

老婆婆一边给我解释着她的麻糍特别之处,除了手工冲打出来白生生软糯糯的麻糍外,每一粒麻糍都会包馅 —— 她独制的老红糖粉、酥脆的椰子片、铁杵捣碎的花生粒。每一粒丰满硕大,最后再在黄豆面粉里滚上一圈,糯糯的清甜成为了春夏里最好的午后甜品。

在古早味混合着初夏雨后腥嫩的黏湿里,阿嬷做了一辈子的手工麻糍里,包进了鼓浪屿岛民一世的平凡和美好,是祖孙几代每天都会吃到的味道,记载着“鼓浪屿”这个名字被人了解熟知以前的岁岁年年,以一副不谙世事的姿态清澈高远永不凋零地盛开着。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我从山海里走来,

听钢琴涛声长大,

万琴之岛长大的孩子们,

从小便知与郑成功一般赤诚面海顶天立地。

日光岩望去对面的城市森林,

繁华与寂静隔成一线,

长大的面庞总盼望着,

在海里风里浪里雨里的卷卷翻滚中仗剑走天涯,

下西洋,做大海的浪子,

闯九州,变锵锵的侠客。

是谁没有个轻狂不枉年少?

独望断天涯相见不朽天地当歌为我开路,

隔他乡归来叹你拈花一笑我犹自弹自唱。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少年不惧,历历万乡。


骑楼在中山路,厦门保留下来了最代表历史的商住建筑体。南洋风情,历历在目,广西、福建、海南等侨民都在回归故里时把这种英国殖民者在印度建造的“廊坊”带回了家乡。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的希腊“帕特农神庙”,雅典卫城的主体建筑,被一代一代出国进修被西洋文化熏染的侨民们带回家乡因地制宜。祖辈更迭里,不负勇往地尝遍了异乡的甜头,四海为家白了黑发,在理想的洪流倾斜万里后归来仍是翩翩少年。

粉色和乳白作为主色调,带着欧洲建筑结构的坚实,任岁月洗礼保护着古旧的木窗,它的拥挤像南京东路步行街,它的亲切平价如同成都春熙路,它远方的90年代红绿色的霓虹灯像极了90年代的老香港铜锣湾。

在黄则和花生汤的软糯里喝到一股老故事的味道,感叹百年老字号不只出于日本,古早味在和你对话,告诉你每个厦门市民平淡以往的生活。月华沙茶面带你走进了那个时代侨民往返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旖旎风光。

食色冷暖,藏匿着岁月。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如今偏爱环岛路。

厦门国际马拉松的主赛道,被誉为世界最美的马拉松赛道。

在棕榈林间行走,大概是行走修炼的最美境界。年轻一代最爱的场所,上演着奔走、夜跑、摄影、恋爱、思索、驻足的场景,剪影着厦门每一天越加年轻奔放和青春的态度。夕阳余晖下,对望着对岸朦胧模糊的金门,这一岸的“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对应着另一岸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在离台湾最近的距离里,竟然能不由自主地一次次湿润眼眶。历史的过往,未来的希冀,凝聚在这一道距离金门最近的视野里。

万丈朝阳韬韬,淡泊烟云淼淼,

义无反顾万水千山赴了这一场。

青山藏在白云间,画天地一方;

归鸟穿梭风铃处,落干脆一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望天望地,望来时的路望曾经的苟且,望你路过山脚的冷笑敌意望你抵达峰顶的飒爽骄阳。

你问,“有故事吗?我有酒。”

我说,“酒要兑着才好喝。”

兑云、兑山、兑海、兑天边的鸟儿、兑河里的鱼儿、兑梦里茫茫然涛声、兑风里涯涯兮飞雁,兑曾经义无反顾的青春年少,兑未来勇往直前无所维诺的坦荡,兑我赤手空拳来到这人世间,兑我不顾一切找到那田野,兑胡同里蓦然回首的老猫,兑走在路上醒来的大狗,兑有趣的灵魂,兑好看的人儿。

—— 举杯,在厦门。温暖纯真。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酒要兑着才好喝,兑云兑山兑海兑浪里涛声和好看的人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栾小花带你看世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记录小小确幸,铭记大大欢喜,在行走中,写下生活最美的样子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voice 站点
进口洗发水一件代发,微商货源,韩国RYOE吕 洗发两支装 红吕
全自动撸飞机杯男用自慰自卫慰器工具成人情趣性用品四维空间抽插
英国博姿boots小黄瓜三分钟面膜50ml
牙膏一件代发,澳洲comvita康维他 蜂胶牙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