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2019年3月1日17:35:15 发表评论浏览:86


       因为一个名字,追寻一座小城;

       因为一座小镇,重读一位大家;

       因为一席文字,感悟一段年轮。

       我随木心而来,起初只为“木心”这个名字如同“乌镇”两个字般清净、生来不愿意太招眼。来乌镇之前没有完整读过一本木心的著作,只有支离破碎的文学片段和对他照片上如同混血般立体英俊的五官和帅气绅士的形象。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但“追随”两个字,本不需要带有太多目的和对结果预判的完整性,甚至不用太多的装备和顾虑,正如木心所说——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凡是心所向往的地方,哪怕是穿着草鞋也要举步前往。

        木心藏在乌镇里,所以我来。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我一抹初妆,

陪你江湖儿女绕指情长

我一抹初妆,陪你江湖儿女绕指情长

        一路循环的是周杰伦的《青花瓷》,曾经不懂的中国风,在放入乌镇的一刻突然明了,突然佩服方文山的诗赋底蕴和文字功力,百转千回绕指柔;突然敬佩周杰伦的曲作审美,似美人扇面上的工笔小画婉转一音一调。

        素胚勾勒出青花,如青瓦铺砌的微翘的屋檐,精致得翻出一个小角,不是天空衬了它,而是青瓦白墙勾勒了头上一方天。却又突然笔锋浓转淡,延伸到天水一色处,缓慢地进入了水里的倒影中。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西栅看夜与闹,东栅看朴和真。

       西栅的闹来源于白天古早味的市井。你说它是个商业小镇吧,物价却不高,3元一个的萝卜丝饼吃的哈喇子直流,2元一块的手工米糕含在嘴里满是糯米的香甜。青年客栈门口硕大的“羊”店,粗犷的都不像江南小镇的含蓄委婉了,再一看店名:书生面馆。

       60元一碗的羊腿面,真的不要太江湖!热气腾腾的羊肉面端上,硕大的羊腿、孜香的羊肉汤、丰硕的大块羊肉、有筋骨的手工面,真的突生出一股江湖儿女豪杰气,恨不得也能如张飞关羽般,客栈中就遇一两知己,叫三斤乌镇三白酒,三碗羊肉面刷刷下肚,于后院在天地见证下拜下把子,结这段江湖义气。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西栅的夜灯火通明得犹如要唱一段秦淮河。来到乌镇知道了“水社戏台”这个词。水的这头过客匆匆,水的那头夜色朦胧传来袅袅声色。其中玄妙,在于夜色下的距离,让美美得更加神秘缭绕。隔着湖心看那媚眼梳妆,兰花指绕指情长,突然重合着张国荣别姬的一股声嘶力竭的绝恋。

        古人的韵味,在曲调里辗转。

        犹有一曲《琵琶行》,配此情此景。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语欲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乌镇夜里的巷弄尤其安静可爱,客栈式的青年旅社排排敞开,如同古装片里,走到客栈先喝杯热酒,踩着木楼梯上房休息,推开窗便看到乌篷船在河里缓缓行驶。偶然见到一排小竹椅排开,形成一幅活泼亲切的画面,不知谁家两三岁的小孩曾坐在这儿玩石子,入夜后被娘亲的呼唤声叫了回去,还和小伙伴依依不舍地约定明儿接着在老地方见。

       沿河边的木窗支开着,哪家绣娘的圆扇快秀好了,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放着——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兴许等到了良人的归来,兴许一场黄粱梦,谁去管,不想管;谁去猜,由得你猜。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饿了,到通安客栈旁的面馆来一碗酱鸭面。

       老板娘亲切地问你“吃面吧?酱鸭吧,招牌。” 不一会儿,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酱鸭面端上,大口吃面,小口抿酒。这浓厚的江湖小味,如同喝下一小杯白酒,温热的上头,眉头一锁,格外舒爽畅快。

         这好一股流浪的红尘味,混合着犄角旮旯的人情味,让你阅百态人生。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哪里看到过一句话,说的巧逢意境,恰得我心。

        “在乌镇,你可以做一个留守旧事得人,平平仄仄地走一回,唐宋明清。”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我虔诚凝视,

阅你凡心红尘一生禀赋

       我爱东栅胜西栅,原因在于第一次发现水墨画泼染的意境在现实中,竟能层叠出如诗如词般的意境。儿时崇拜欧洲教堂和宫廷里的油画,自以为那就是极致的贵族气息。

       来到乌镇猛然深觉中国水墨画的奥义,曲径通幽万籁俱寂,百转千山柳暗花明,墨色黑白、滕青赭石,晕染出一曲遗世芳华。

       在时光的洪流中,醍醐灌顶。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东栅古镇的巷弄更像是平常人家居住的样子,晾晒衣服的竹竿接地气的传达着琐碎生活的余味,临春节,巷子里一男一女拎着白色手工熬制的浆糊和一叠红纸手写的福字,挨家挨户给人贴福。不被打扰的小院里,有着最最美丽和真切的年味。

       河边小巷子里老人家的小门开着,不注意就错过了,走进去看看,老阿姨正忙活着蒸新鲜的米糕和青团。青团不像是上海沈大成、乔家栅的网红青团绿得翡翠圆滑,而是纯天然的艾草叶被水煮碾压后些些褪白的绿,沾满艾草的叶渣,包心的豆沙是真正红豆压出来的样子,还有小半颗的豆粒。尝一口,真心不甜。香香糯糯个头好实在。感叹乌镇人实诚!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手工作坊的匠人精神,在东栅里早已默默生根发芽,土生土长的乌镇人,在清清静静的东栅水阁小道里,编织着传承着老祖宗的文化。中国的蓝印花布在宏源泰染坊的老妈妈不停地扎棉籽、纺纱线、织棉布的娴熟手法里被沿袭给后人。

       乌镇是蓝印花布的主要发源地之一,蓝色来源于蓝草,一种植物染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抵出自于此吧。将近十米高的竹竿撑起纤长的蓝色印花布,约莫应该是晾晒的过程吧。微风习习,蓝印花布在大院里随风摇摆的样子,格外活泼可爱。伴着上面的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的画面图案,乡土气息是如此亲切朴实动人。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深入小巷弄是三白酒坊,最原始的酿酒方法带来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浓浓三白酒香味。《乌青镇志》上写着:以白米、白面、白水成之,故有是名。大院里的坛子映着古老斑驳的墙面,全是平常人家的样子。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木心故居在东栅。因此,我总觉得东栅比西栅来得更加纯粹,清净单调得让人心安。就连故居的名字也清冷地像一曲小调:晚晴小筑。

        游人来此大多去了矛盾故居,我偏不。木心要明要利,要功成名就,却不止于此,高于其他有名的大家之处,正在于:要名利后的两袖清风,要功成名就后的利落弃之。

        此生,光明磊落。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要脱尽名利心,唯一的办法是使自己有名有利,然后弃之如敝履。我此去美国,就是为的争名争利,最后两袖清风的归来。”

        —— 他是真正在红尘中跌打滚爬过来的人。

       我不爱一般名人总爱说的“不求名利,只求尽心”,太虚,太作。说此话者,不如直接隐秘于江湖岂不更绝缘于名利?可偏偏又要徘徊在名利场里,做着清高的隐士的样子。

       我爱那份坦荡荡赤裸裸地叫唤着野心,拥有名利后真的弃之如粪土。生命太短,人生这场戏太虚,何不直白些?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整个故居只有生平馆、绘画馆、文学馆,留下来的书法绘画作品也不过三四十件。一名被纽约的报纸反复报道惊叹的大家,精通文学、绘画、音乐。我被文学惊叹,更被文学里的哲学惊叹;我被木心的绘画作品打动,更为其中风起云涌的人生缩写感动;我因木心的音乐凡心而满含热泪,更为他通明的倔强深深心痛。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没有和木心风格相近的作家,起码目前都没看到。鲁迅一分,用作人王钱,红楼梦半场,金瓶梅二枝,老庄两瓣,京剧昆曲评弹各一曲,李白杜甫苏东坡张岱二两,水墨一方,八大与金农三点,约等于木心。”

       被陈向宏和陈丹青接回来故乡安度晚年的木心,满头白发依然每天挑剔地穿扮着,笔挺的呢子大衣,绅士的小帽,他从不把自己包装成陶渊明般的清高圣洁之人,连鲜少的游人到此都以为木心是一位隐士,大隐隐于世。甚错!

        “木心从未隐过,他从不把自己说成世外高人,因为他从未在这“世”外。”

       年轻时代就历经抗战,从中西方文化的交融缝隙中走来,吞文革浩劫的苦果看着满车的文学作品被烧之,却坦荡地叫唤着“且把纽约当长安”,别人从死立文学家之忠心,他偏偏从生,从牢笼中走出来木心更懂得这个世界黑暗缝隙中的浩劫和满目疮痍后的圣洁重生。

       离开东栅时的我,泪流满面。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我辗转叩拜,

闻之,舞之,嗟叹之

 “天共水,水远与天连。

天净水平寒日漾,水光月色两相兼。

    月映水中天。  

人与景,人景故难全。

景若佳时心自快,心还乐处景应妍。

    休与俗人言。”

—— 赵师侠《江南好》

        太多人在这里找到了马致远《天净沙秋思》的最好诠释。我却不以为。

        “小桥流水人家”描述乌镇太小气不过,这不只是120座桥和水的平衡构造,光“江南水乡”四个字怎能道出乌镇精神。这里浓缩着乌镇人质朴生活却又微微带着小傲娇的真实态度,浓缩着陈向宏的坦然恭敬和作为江南汉子的敬与正。对,是江南汉子,而不说江南君子。无老辈面前的唯是恭谨和冗长的虚礼。乌镇万万不是小家碧玉的婉转,恰恰是一派磊落光明的范儿。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古道西风瘦马”来的断肠人,用在此处未免格局太小。乌镇的精华来自于木心的回乡,这仿佛是天定的伏笔,在陈丹青的用一生步履追随的恩师木心回归东栅后,乌镇不再是一个中国古镇,它藏着木心文学家的气质,并且超脱着文学,以一种温暖的人文美学的方式,克制而艺术地活着。

        是的,乌镇是活着。活着的艺术,艺术地活着。

        陈丹青曾问木心:怎么才能成为艺术家?

        木心:连生活都要成为艺术。

        于是,乌镇在木心辞世后,傲娇地、孤独地、清净地、真切地、克制地在苍穹之下时光之中,艺术地活着。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风啊,水啊,一顶桥。

        —— 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初。

        鞋履轻扣青石的声音,你知道我在读懂你。

        言之不足,则嗟叹之;

        嗟叹之不足,则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天青色等烟雨,初妆只为你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记录小小确幸,铭记大大欢喜,在行走中,写下生活最美的样子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

  • 信用卡申请/额度变现
  • 申请返利,无需POS提现
  • weinxin
  • 聚卡付代理,永久返利
  • 三级分润,升级会员高收益
  • weinxin
voice 站点
【香港直邮】澳洲Goat 山羊奶手工皂瘦羊 原味 100g*3块
腹肌贴男健腹贴腹懒人收腹机运动健身器材家用锻炼肌肉智能健身仪
全自动撸飞机杯男用自慰自卫慰器工具成人情趣性用品四维空间抽插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