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吧,妈妈!(2018年12月11日—16日)

2019年3月4日12:42:12加油吧,妈妈!(2018年12月11日—16日)已关闭评论浏览:24

加油吧,妈妈!(2018年12月11日—16日)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加油吧,妈妈!(2018年12月11日—16日)

1

公元2018年12月17日,今天是妈妈生病的第七天,入院的第六天。

从今天开始,我要写一个日记,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写日记,为了一个永远无法忘却的纪念。

昨天晚上血液科医生过来会诊时,所带来语焉不详的希望,在今天早上淋巴彩超面前,变的支离破碎。

此时此刻我在血液科骨髓穿刺治疗室门外,妈妈在门里。

我不知道妈妈疼不疼,医生说打麻药,不是很疼。可是妈妈怕疼,真想在里边陪着她。我知道,只要我在身边,妈妈就会有最大的勇气。

妈妈老了,就我一个儿子,越来越依赖我。

特别是独生子女家庭,无论是父母还是子女,在面对疾病面前都是异常的脆弱。

妈妈老了,只有我一个儿子。

先写到这,妈妈出来了……有时间再继续写……

2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我躺在妈妈病床旁边的折叠躺椅上,静静的看着她,隔壁病床的光透过遮帘,在朦朦胧胧中,我竟然看清了妈妈满脸的皱纹。

一天的忙碌和揪心,瞬间化作漫框的眼泪,妈妈已经这么老了。而老天爷到底还能给我多少时间,陪在她的身边呢?!

今天下午从血液科监察室回肝胆科的病房,和妈妈坐在病床上聊天,边聊天我边抚摸着妈妈的手,在我的记忆中,妈妈的手是那么的细致滑嫩,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满是皱纹和粗糙呢?

我是有多久没有摸过妈妈的手了?!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想每天都要用触觉,感触妈妈的岁月流逝。

下午妈妈哭了,她说她不怕死,就是还有不甘,不担心我爸,我不担心我们两口子,你爸有退休金,你们两口子有工作,就担心宝宝!

要不她不在了,怕我们不能那么细心的带宝宝,怕宝宝吃苦。

听到这些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要涌出来,我不知道我是使用了什么力量,硬是把在眼睛边的眼泪憋了回去。就像这两天所有的亲人告诉我的:你爸妈就你一个儿子,你是顶梁柱,你一定要顶住!

对,我要顶住,我现是他们遮风挡雨的棚,是他们唯一且唯一的支柱。

所以我只能轻轻的抱住哭泣的她,就像我小时候生病,她抱着我一样。我不敢用力抱着她,怕会挤破她肚子里那个可恶的肿瘤君。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竟然在不经意间,我已经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用力依赖的抱着妈妈了!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真想每天上班前,都要抱抱我的妈妈!

我轻轻的抱着妈妈,我轻轻的说:你养我小,我养你老,你给我了我一条命,我就要尽最大的能力救你的命。此时此刻,我恨不得把这三十来年所有好听的话,都对着我的妈妈说一遍。

曾经的我认为只要对妈妈好,不一定需要说那些善解人意好听的话,可是我现在悔恨,为什么不趁着原来大把大把的时间,多说几句妈妈爱听的话呢?!

妈妈睡着了,我躺在她旁边的折叠躺椅上,病房静悄悄的,大家都睡着了,可我还清醒着。我忍住哭泣的声音,可是眼泪还是顺着脸颊往下流。

我怕忍不住哭出声来,把妈妈吵醒,可是我又舍不得走出病房,去楼梯间哭,因为我不知道我还有会多少时间,可以这么静静的看着我的妈妈。

我坚信,我和妈妈可以战胜可恶的肿瘤君,我有这个信心,更有这个信念。

可就是忍不住恐惧。

我怕失去我的妈妈,在我刚过三十岁的时候;我怕成为一个没妈的孩子,虽然我已经长大!

妈妈睡着了,时不时的会轻轻呻吟两声,我真想伸手轻轻握住妈妈的手,可又怕吵醒她。这个时候妈妈的睡眠是那样的珍贵。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我们每一个人和妈妈之间,最恐惧又无奈的故事。肿瘤君虽然可怕,但是我和妈妈一定会战胜它、击败它、粉碎它、毁灭它,把它狠狠用一记左勾拳打趴在地上,还要狠狠的踩两脚。

3

公元2018年12月11日中午,妈妈在市外的一家小医院因为腹痛做了B超,结果显示脾脏内有数个不明占位,最大的将近六厘米,做B超的医生说考虑是肿瘤。

具体是什么肿瘤,良性还是恶性都不好说,不过原来他就做出来过这个部位的血管瘤。

在这之前妈妈已经腹痛了一个多星期,将近两个星期。开始的时候是胃痛,吃东西烧心,就当是胃病犯了,吃了好多平时吃了就见效的药,这次也没好转。

接着妈妈说是胸的部位痛,拍了胸透,也没有见到异常。

直到做了B超,发现了脾脏的异常。

刚做完B超,妻子就给我打了电话。我拿起手机,看到是妻子的电话,心跳就莫名的加快,深呼吸了两口感觉稍微平稳了一下,才接起电话。

“刚才给妈做了B超,妈的肚子里可能长了瘤子,在脾脏里。”

后边妻子又说了几句什么,我都没有听清,脑子瞬间处于空白的状态,直到她说:“我马上请假,我们今天就回去,你现在就联系医院。”

不过爸妈不同意我妻子现在请假一块回来,理由是孩子没办法带。带着孩子回来,妻子也没有精力和时间跟在医院,只能在家看孩子,还不如留在学校这边,还能有办公室其他老师帮着带带。

宝宝还能少吃点苦,毕竟这边天天忙着治病手术之类的,也没那么多时间精力好好带她。

没有办法,独生子女家庭,家里人实在太少了……唉……

当天晚上七点多,爸妈就驱车赶了回来。

在这之前,我已经和一位医生朋友取得了联系。

我当时因公负伤,这位医生给我做的手术。后来成了莫逆之交。他就是我在之前文章里数次写到的那位好医生。

他帮我打听并介绍了一位手术做的很好的肝胆外科医生,因为这个时候,所有看到片子的医生都在怀疑是脾脏血管瘤。

爸妈到家的第二天我们就去医大一院重新做了B超,理由是普外主任认为之前小医院的报告描述不清,不能很好的描述脾脏占位物体的信息。

12月12日早上起来,本来是我带着妈妈去医院拍B超,结果刷牙的时候一声咳嗽,竟然闪了腰。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我是一个无神的唯物主义者,从不信鬼神,但是今天神秘主义让我战栗。

父亲领着妈妈去医大一院,我去社区医院看腰。后边妈妈的治疗过程,这个腰还要撑住这个家,现在要对它好点。

在社区医院康复科针灸赵医生的回春妙手下,第二天我就奇迹的可以带着妈妈整个医院四处检查了。

因为写公众号的原因,认识了全国各地很多医生。下午父母带回来报告后,我就四处发微信,让医生朋友们帮忙看一下。总结起来就是,大家都初步判断这是一个脾脏血管瘤。我把聊天记录拿给妈妈看,妈妈很开心,笑容很慈祥。

现在回想,这有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到真正康复以后,我见到的妈妈最真实的笑容吧。

12月13日上午妈妈办理了入院手续,做了胸透和心脏彩超,预约了第二天下午五点的增强CT。

这一天我们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好,顺利入院,应该不是什么重病,手术就可以彻底治愈,没有后顾之忧。只不过少了一个不会马上要人命的器官,以后生活注意些就是了。

妈妈入院第一天,把我和父亲全都赶回了家。

第二天也是平常的一天。一个病房的病友告诉我们,提前一个小时过去,一般可以提前做。

妈妈在里边做CT时,一位病重的老人被一家人围着,推进去做检查。那时候我想,活到这个岁数,一般都是子孙满堂,甚至是四世同堂,多幸福!甚至病了,也有更多的人为他担心流泪。

多子多福这句话被中国人信仰了数千年,也就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被鄙夷。可是当中国的婴儿潮一代逐渐老去,当年的小皇帝小公主,独生子女们开始变成上有老下有小,变成一家人的支柱。我们才知道有更多的兄弟姐妹,就意味着更多的依靠,更多的信赖,更多的互相拥抱取暖。

我羡慕的看着这一大家人,担心着CT室里边的妈妈。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好,向着白色的天花板挥了挥拳,骂了一句“他妈的”。

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边就躺出来,一小段儿无头无脑的恐惧:明天出结果的时候,会不会是一个我们都不希望的结果?马上呸呸呸,那么多医生都说了,就是一个脾脏血管瘤,血管瘤都是良性的,切掉了就好。主治陈医生也说了,这个部位很少长东西,长了一般也都以良性居多。

想这么多干嘛?吉人自有天相,我的妈妈一辈子都是一个好人,不坑人不害人,尽可能的帮助周围所有她可以帮助的人。这一定会使她健康生活当中的一段小插曲,她会平平安安的出院。

这天晚上,妈妈还是把我和父亲赶回了家。多亏家离医院也近,我们比这个医院绝大多数的求医问药者,都更方便一些。出了病房,我看了一下手环,到家又看了一下,3000多步而已,权当锻炼身体。

12月15号就不是平凡的一天了,这一天让我如坠深渊。好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步行,好像在狂风巨浪的大海中航行。甚至可以说是从我记事起,到现在这短短三十来年人生当中,最为灰暗的一天。

早上醒的很早,早早的就去自助机上扫描二维码,看结果。上午没出来,下午继续去。同病房的3号楼,到ct检查室的5号楼,来来回回总又跑了三十多遍。

后来同病房的病友告诉我们,医生办公室那里也能看得见,他们的系统第一时间就会收到片子。

我又急匆匆的赶往医生办公室,刚好与我们主治陈医生同组的贺医生也在,他看了片子以后跟我说,不像是血管瘤,他的经验应该是一个坏东西。

我反复追问他什么是坏东西?是恶性的吗?

他歪头瞅了我一眼说,根据他的经验,大概率是恶性的,好像是恶性淋巴瘤。

我当时头皮都快炸了,因为我想到了滚蛋吧肿瘤君,我想到了失恋三十三天……

这一天是公元2018年12月15日,星期六。

从这一天开始到现在我接了无数个亲朋好友的电话,收到了无数条微信。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你一定要挺住,你是家里的顶梁柱。

从医生办公室回来的时候,我自己没有发现,但是妈妈已经发现了,我神情恍惚。我还以为自己遮掩的很好,还是满脸的笑容。为了不让妈妈怀疑,今天也没有硬留在病房陪着她。稍微一赶,我和父亲就走了。

走出病房大楼,第一股凉风吹过我脸颊的时刻,一直强忍着的情绪,突然就崩了。我迎着风,泪流满面。我哽咽着跟爸爸说,我妈是恶性的,恶性淋巴瘤!

父亲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钟,然后嚎啕大哭。我们就这样一路哭着,一路走回了家。

我们坐在沙发上,他坐在那头,我坐的这端。父亲不厌其烦的絮絮叨叨的回忆着,回忆着他和妈妈从相识相知到相守,走过来的这一生。回忆着我妈妈的好,甚至回忆着她的不好。然后颤抖着突然说到,你妈一直想去张家界,不知道这一次还能不能去的成了?!

听到这句话,我又一次情绪崩溃,不能自已。

就在那一刻,我深刻的像手术刀划过所有的心房和心室一样的体会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要对她更好一些、更好一些、再好一些、再好一些……

我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妻子哭的声音好像从30亿光年的距离飘来,悠远而又清晰:我们家人口本来就少……妈妈岁数也不大呀?!

我们隔着手机抱头痛哭。

这个时候父亲的手机响了,是妈妈的。我和父亲惊恐的互相望了一眼,父亲擦干眼泪,就好像隔着手机屏幕,妈妈能看到他的眼泪一样。

妈妈跟父亲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有事儿就告诉我吧,我不怕死!

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妈妈既然已经猜到了,会不会……?!

背上包穿上鞋,往电梯飞奔。在出租车里,还在给大学最好的哥们打电话,不为了别的就是让自己镇定,耳朵边只要有个声音就行。

拖着一条伤残的腿飞奔上三楼,听见妈妈细微的呻吟,心才放到了肚子里。我站在病床旁,看着妈妈轻皱的眉头,心里在滴血。

我暗暗发誓,肿瘤君,一定要干掉你!我已经关掉了妈妈的朋友圈,等妈妈康复以后,再阅读从今天开始的这些日记,一定能感受到最终胜利的喜悦!

加油吧,妈妈!

(编辑之后准备群发的时候,我静静的看着妈妈的那些化验单CT报告单之类的图片,还是默默的删除了,因为这将是一部日记,也仅仅是一部日记)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加油吧,妈妈!(2018年12月11日—16日)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宝贝熊同志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voice 站点
日本 Zojirushi 象印 保温杯SM-SA48红色480ml
防晒霜一件代发,美国Coppertone水宝宝 水嫩防晒乳
日本naturie imju薏仁水/护肤水(本土版)500ml
牙膏一件代发,澳洲comvita康维他 蜂胶牙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