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名士们,终究没能在咪蒙身上多停一会

2019年3月4日15:19:17魏晋名士们,终究没能在咪蒙身上多停一会已关闭评论浏览:51

终于,制造流量的咪蒙,也被人制造成了流量。

让这个死那个死的咪蒙,也“热泪盈眶”的死了。那个让她感觉到无比方便无比强大的东西,同样也强大到能够瞬间秒杀她,即使“状元之死”并不是她写的她发的,结果也一样,这只取决于需要。被秒杀后,围观吃瓜群众纷纷拍手称快叫好,倒也应了她那篇“ 世界很坏....还好有你们 ”。

魏晋名士们,终究没能在咪蒙身上多停一会

这些暂不说了,懂的自然懂,不懂的再多说也白搭。

今天要说的,是咪蒙们,或许也包括你我的心态演变,这也是能作为一个观察的窗口。

她是山大的,山大数学系听说很强,其实文学系更强,到底是儒家兴起的地方,文运还是深厚的,随随便便拿出个咪蒙,就是自媒体头部大号,更别说还有另外一个山大的,老早就被判定不能转世的吃鸡队友王大妈。

人总是一步步变化的,山大硕士时代的咪蒙,写的论文是《阮籍诗歌与玄学本体论》,她的研究方向也是魏晋文学。了解一点中国文学史的都知道,魏晋是玄学盛行,名士风度、峨冠博带、大袖临风的时代,这是中华文人自由风骨最后的绽放:

司马政治皆混沌,好在还有五石散,两汉儒家皆灰烬,竹林深处酒尽鼾。

魏晋名士们,终究没能在咪蒙身上多停一会

学习这些的咪蒙,不可能不对这些有倾慕之心,这个时代的咪蒙,跟后来熬制毒鸡汤的咪蒙,应该不是一个人。

然后呢,然后走向社会,走进媒体,走进真实的生活。

冷暖起伏几朝许,不见佳人难尽欢。

这里不认你的风骨,也没有五石散能忘却人间事,何况就算在魏晋时代,能吃得起五石散的,又岂是一般人。

当一个正常人,当一个有节操的人,想红是基本不可能的。还有那么多好东西要买呢!要活下去啊....

我相信,咪蒙悟了,这也是许多进入社会良久的人,都能悟到的道理。更何况,遍地绿油油的韭菜,你不去割,自有人割,你不割韭菜,韭菜也不会感谢你。

当然,即使悟到这个道理,底线也不那么容易突破,只有既能悟道,又能践道的,配上才华和机会,方能一登风口。

咪蒙正好这些都不缺,于是飞起。利用人心中的焦虑,虚荣,不满和对他人的恶意,放大放大再放大,虚构虚构再虚构,炮制出一篇篇大规模刷屏的爆红文章,比如《致贱人》。

讲真,这篇的水平极高,把每个人心里都闪现过的,偶尔在人际交往中遇到的不爽综合、集中、加强、放大。调配出人人都觉得身边人才是贱人,而自己总是被贱人利用的那一个。

再然后呢,再然后咪蒙就“热泪盈眶”了,这既是投名状,也是自保术。聪明的咪蒙,以为这样就能既收割了情绪,又站稳了立场,你要说她不聪明,还有谁更聪明?你要说她不深谙世情,还有谁更深谙世情?她有没有成功?当然有,否则去年那种场合她能参加并发言,可不是一般写字的人能做到的,在会上,咪蒙说:

魏晋名士们,终究没能在咪蒙身上多停一会

可是深谙世情的咪蒙,还是踩雷了。状元之死不是她亲手炮制的,但也是她这条生产线下来的。她的助理名气太小,根本不足以承担这篇文章带来的不佳联想——一个状元,聪明也够努力也够,只是因为正直所以活不下去活不好。请问,这是什么世道?

当然,炮制这一篇的小杨助理,根本没想到会引发这样的联想,她想的,就是收个人们的负面情绪而已。本来她们这条生产线上下来的文章,无论是骂贱人、骂渣男,还是热泪盈眶,都是一股塑料橡胶味,但这次不同,状元之死踩线了。

她的徒弟杨乐多,还不如咪蒙的老道,在接受采访时,题目是:专访才华有限青年杨乐多:我不能代表95后,我只是个年入百万的95后 。

魏晋名士们,终究没能在咪蒙身上多停一会

你看,这种说法,符合当下的主流价值观吗?所以杨乐多的倒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她在等待她的滑铁卢,状元之死就是她的滑铁卢。但这个滑铁卢太大,杨乐多胸不小名气太小背不动。

所以这口锅只能咪蒙背,必须背,不得不背,不想背也得背。如果她觉得委屈,说明她并不真正理解她赞颂的“强大”。

这也是连同咪蒙在内的许多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所遇到的终极悖论:在她所理解的强者为王的森林里,其实她并不强大,在她致力于让自己强大的时候,其实森林得到的养分更多,强大的速度更快,于是她最终在这个强者为王的森林里,沦为了弱者,沦为她口中该死的那一个。这真是个终极、黑色、狂乱的幽默故事。

当然,即使鸡汤女王死了,只要吃瓜群众好这口,就总会有人负责烹饪出来的,这是需求,有需求,就必有供给。只是供给的可能就改成人民拥有的xx大饭店了。

(完)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圣谛

  • 信用卡申请/额度变现
  • 申请返利,无需POS提现
  • weinxin
  • 聚卡付代理,永久返利
  • 三级分润,升级会员高收益
  • weinxin
voice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