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体育生爱在厕所照!

2019年3月10日14:39:20痞子体育生爱在厕所照!已关闭评论浏览:65

痞子体育生爱在厕所照!

五行缺爱

我叫张旺财。

在出生的时候,天生异象,爷爷说这是要“成龙成凤”的征兆。

自古以来,王侯将相,但凡出生必生异常。

结果,这话还没说完呢,天空就是一道闪电,倾盆大雨而下,阴风阵阵。

是不是成龙成凤的征兆我不知道,但至少我知道这是爷爷“装比”被雷劈的下场。

出生后,产婆给我包片时,发现我后背上天生长了六颗黑痣。

爷爷当时是村里的村长,可以说在这个村儿里面,他是老大!

在我的满月酒上,自然而然,“亲朋满座”。

当时爷爷有个朋友叫“吴老狗”。  

吴老狗是个“盘爷”。

盘爷说得好听是搞风水的,说得难听其实就是个盗墓贼。

古墓之中,除了机关、险要,还有粽子和灵异事件频出。什么血尸墓、青铜甲尸墓,太多太多了。

风水先生不仅要“探穴”,还得负责治鬼,这些“绝墓”里面没有这么一门手艺,进去就得死。

一个绝墓给“盘活”了,所以也就有了“盘爷”这个称号。

吴老狗的日子也不好过,早些年靠着做盘爷发财发富,可惜他大手大脚惯了,钱很快就花光了。

盗墓是很损阴德的一件事情。

吴老狗盗了这么多墓,也遭到了报应。

在一次下墓的时候,他老婆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孩子也没有救活。

吴老狗心绪不宁,在墓里面中了瘴气,双眼给瞎了。

从那以后也就退出了“盘爷”这个活计,当个盲人算命,勉强够糊口。

爷爷说吴老狗本事是有的,可惜这命不好。

在我满月的时候,让他给我算算。

吴老狗瞎了,就让爷爷将我背上的黑痣形状说给他听,再配合八字算一算。

我身上的黑痣也真是奇了。

呈现“北斗七星”状!

吴老狗欣喜不已,说这是将才之命,将来肯定最次都是个省委书记。

但别忙,北斗七星要七颗,我只有六颗!

得,吴老狗掐指一算,吓得脸色苍白。

只说了一句,这孩子前世为“飞将军李广”、还有一世为“唐高祖李渊四子李元霸”。

一听到这里,我爸和我妈乐乎得不行。

这不挺好吗?

飞将军李广,隋唐第一英雄李元霸!

只有我当村长的爷爷和吴老狗,脸色不好看。

怎么说呢?

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难封缘数奇。

这诗的意思是,卫青卫大将军这么厉害,是天在宠幸。

李广终身无法封侯,因为“命数奇”。好听点叫运气差,难听点就叫点背。

最后,李广将军沦落为羞愧不已,自己拔剑自杀了。

李元霸呢?

举锤骂天,然后被雷劈死。

注意看就会发现,李广缺运气,李元霸“缺心眼”。

吴老狗的意思是,将来我也会缺一样东西,估计不是脑残就是点背。

我爸当时就恼了,要不是吴老狗是爷爷请来的客人,他都想提着板凳丢他了。

吴老狗看着我这一家人难看的脸色,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解。

爷爷一听这话,开心得不行,立即好烟好酒招待着。

办法呢,其实还是在这“命数奇”上,配个“双”就可以了。

等于是说,要给刚出生的我,找一个媳妇!

八字还得配上。

还别说,爷爷作为村长,自然有登记册,一查就真查到了一个。

陈春贵家的女儿陈莹莹,八字跟我刚好配上,她已经两岁了,比我大。

但为了救我,爷爷亲自下聘,两家结了亲家,也就是订了“娃娃亲”。

有个当村长的爷爷就是好啊,别人成年了还在当吊丝呢,我刚出生就已经有了一个老婆。

可惜,命数奇,命数奇,点背到了没药医!

我运气太差了。

陈莹莹在五岁的时候,就被我给克死了,等于我三岁就当了“鳏夫”。

爷爷急了,就指着这个孙媳妇改命呢。

她倒好,提前死了!

当天晚上,爷爷急急忙忙的又去找吴老狗。

两人谈了一夜,不知道说什么。

只知道回来之后,爷爷再三叮嘱,说这孩子的老婆还在,以后长大了,千万不能让他再娶!

就这个叮嘱,从小到大,一直被父母教育着。

从此,我点背的日子开始了。

上初中那会儿,对于异性,大家朦朦胧胧,班里不少人也交了女票。

我是个与时俱进的人。

心说咱也不能落后啊,赶紧找个女票吧。

但就在这里,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但凡是我喜欢的女孩儿,都没有好下场,甚至连靠近我的女孩儿,也跟着要倒霉。

我们班当时有个班花,我特喜欢她,还给她写过情书。

我遗传了父母的基因,小模样还是挺帅的,当然最大的可能是我爷爷是村长。

那些年,村里搞开发,爷爷的油水很多。

对我这心爱的孙子,零用钱也给了很多,大手大脚,我在学校还是很受欢迎的。

班花同学立即就给我写了回信,约好了放学后,去学校外面的小广场见面。

第一次谈恋爱,我心中忐忑不安,一直等到了放学。

好不容易等到了,我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广场上去,却“撒比”的等到了大半夜,也没有看到班花来。

气得我不行,日了狗了,班花敢放我鸽子,明天去学校我不找你麻烦才怪。

结果,第二天,跑到学校去,那一天都没看到班花来上课。

最后,班主任通知了我们,班花同学昨天晚上一个人去广场,鬼使神差被一辆三轮摩的把她给撞死了。

一听到这消息,我脸都白了!

她居然就这么死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高中,我那会儿长得人高马大,加上喜欢打篮球。

追求我的异性不少。

给我写情书的很多。

可怪事连连,但凡给我写情书的,喜欢我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不是拉肚子就是莫名其妙的发高烧。

据说,夜晚的时候,她们总看到一个批头散发的女孩子站在床前。

每个人都吓得要么丢了魂,要么就发高烧。

直到这些女孩儿转校了,她们的病才好了。

那一年,我终于明白我五行里面缺什么了?

五行缺爱!

女鬼压床

读完高中后,我没心思上学了,出身社会。

那一年,倒霉的运气也开始了!

首先是家里面,村里搞开发,爷爷捞了不少油水。然后,某大上台了,大家都懂,开始严查。

爷爷的村长也没逃脱,直接被下了课。

爸爸为了支撑这个家,出去跑三轮,车子还翻了,压断了一条腿。

硕大的家,靠着妈妈种地来养!

我辛酸得狠,出门去打工,想要挣点家用。

真心点背。

我去帮人跑快递,结果这家公司被查出来运送违禁品,被查封了。

好吧,我去上班!

结果,这家公司是个空壳公司,套合资人的钱跑路。

我上班一个月,一分钱没拿到,还被那些冲上公司来讨债的人打了一顿。

我一来气,这不行那不行,我特么去工地搬砖,总是可以了吧?

结果,跑到工地搬砖,豆腐渣工程,楼房给我“搬塌”了。

老板进去坐牢了,我还是一分工钱没拿到。

我无奈了!

这事儿让我不相信运气不行,点背了走霉运也没有办法。

我一瞧这么倒霉,找个算命先生看看吧,兴许能帮帮我呢。

结果,仅剩下的那点钱还给算命的骗了,屁都没有算出一个。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饭都吃不起了,每天吃一个馒头就着自来水过日子。

混了大半个月,爷爷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家了。

我寻思着这一分钱没找到,还把他们给的钱花光了,哪里有脸回去?

就推脱说很忙,来不了!

爷爷鬼精鬼精的,当即就拆穿了我,说命数奇,点背,你哪有什么可忙的。赶紧回家,给你找媳妇了!

一听这话,我就乐了。

这些年来,过着穷吊丝的生活,自给自足,我也想要一个媳妇啊。

学校里面,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看来家里是要帮忙张罗对象了。

当天,我把压箱底的钱拿出来,买了车票,归心似箭的跑了回去。

当时正赶上农季,家里收包谷,忙活着呢。

得!

回去我就当了苦力,天天顶着太阳,在包谷林里面钻来钻去,身上还给割出了好几道口子。最要命的是,我那俊美白皙的脸,直接晒成了“包青天”。

天天这么累,我原本读书的人,哪里受得了?

我就寻思着,什么时候给介绍的妹子能来,处完对象赶紧朝着城里面跑得了。

但是,回来这么些天了,家里人对于介绍对象这事儿闭口不谈。

我也没有恋爱经历,出于“童子鸡”状态,家里人不说,我也不好开口不是?

就这么的干耗着!

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了一身黝黑的皮肤,以及满身的伤口。

日子就这么过着,就在我自己都习惯了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客人。

谁呢?

吴老狗!

这老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又去当“盘爷”了,一只脚竟然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得,瞎子、瘸子,不知道他后半生该怎么过。

爷爷赶紧带着他进了屋,两人关上了门,在里面一通的谈。

也不知道谈了多久,反正晚上了也没见他们走出来。

白天干农活儿,压榨着自己的体力,我已经不行了,实在等不了,自己跑到房间里面去睡觉去了。

睡到大半夜,我觉得呼吸很困难,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一样。

但实在是太累了,我眼睛睁不开,伸手就想把身上的玩意儿给推开。

真是遇到怪事了!

伸手出去,空荡荡的,我除了摸到了身上的被子之外,什么东西也没有。

但那玩意儿,就是压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死沉死沉的。

憋得实在没办法了,我使劲儿的睁开了眼来,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差点没把我给吓尿过去。

眼前黑乎乎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也是,这农村不像是城里面,即便是晚上也有路灯照明。

四周静悄悄的,冰冷得可怕,一股压抑的气息在弥漫着。

我想不明白,大热的天,这个季节还在收包谷呢。夜晚也不可能冷成这个样子啊?

我挣扎着想要起身,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我身体根本动弹不了。

无论如何挣扎,身体还是躺在原地一动不动,呼吸也变得开始困难了起来。

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鬼压床!

一直以来,我都很点背,我寻思着再怎么着,也不会点背到这种程度吧?

我张大了嘴想要叫我爸我妈,但嘴巴张开,一点声音都没有办法发出来。

一身冷汗,从后背里面不断的冒了出来!

恐怖的事情,这才刚刚开始……

那黑色一点点的抬起,一丝丝的月光通过窗外照了进来。

这一下,我看明白了。

刚才不是屋子里面太黑了,而是有个东西凑得太近,遮挡住了我的眼睛。

我眼中满是恐惧,就看到那黑色一点点的抬起,头皮阵阵的发麻,这一会儿终于看清楚了。

那遮挡住我眼睛的东西是……头发!

眼前浓密的黑色长发,如同瀑布般倒垂,遮住了我的眼。

随着它的抬起,我清晰的看到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和我面贴面,眼对眼的盯着我看。

我张大了嘴,想要呼救,结果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反而,那嘴里面的一股气体,被这恐怖的女人一点点吸食进了鼻子里面去。

我心里叫苦不迭。

太他妈的点背了!

被一个女鬼给缠上,还在吸我的阳气,在这么下去,恐怕我非得被她吸死了不可。

但出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那女鬼不知道是不害我,还是吸饱了。起身,飘飘荡荡的,一点点离去了。

而就在这时,我感觉刚才那种压迫感消失不见了,手脚也恢复了力气。

“妈呀,鬼啊!”

于是,我挣扎着爬起来,喊了这么一嗓子,转身就想离开这间黑屋子。

但没想到这一起身,一股血液涌上了脑门,疲软和乏累一起涌上来,我当场晕死在了床边。

直到第二天天亮,外面已经日上三竿,太阳斜斜的照进来,刺眼得打紧。

我睁开眼睛,捂着头疼欲裂的额头,坐在床边一阵的发呆。

看了看四周,哪里还有什么批头散发的女鬼,四周空荡荡的,还是那间屋子。

 鬼新娘

我挣扎着一点点的爬起来,穿上鞋子准备出门,但双腿发软。

怪事!

那感觉就像是看着片子,一晚上自来了三四发一样。

虚虚晃晃的出了门,走到了外面,现在已经是正中午,太阳温暖得不行。

我去了前面的房子,发现我爷爷、吴老狗、我爹他们都在等着我。

一看到我平平安安的出来了,他们脸上都露出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我也不明白他们到底在笑什么,就把这事儿给说了,哪曾想我爸说一定是眼花了,看错了。

我觉得也是。

毕竟也是读过书,受过教育的,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呢?

爷爷叫我今天在家休息,不用出去干活儿了,好好养养身体。

我点了点头,吃了饭,因为浑身没力气,就再次回去睡觉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

不知道为什么?

在太阳落山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榻上,好像是多了一个“人”。

而且,应该是个女人!

她就躺在我旁边,还枕着我的胳膊,因为醒来之后,我胳膊酸得不行。

晚上起来之后,我发现整个家里面都不对劲儿了。

最奇葩的就是,在我的房间门上,张贴了一个“喜”字。

而且,门口的梁上,挂着两个大红灯笼。

我一看这情况不对劲儿啊!

怎么?谁结婚吗?

难道我爷爷还要来个“老来春”?

也不对啊,奶奶很早就死了,爷爷要再娶的话,早就娶了。

难道是我爹?

呃……

一想到这里,我就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怎么可能?

我妈还在呢,他要敢乱来,不闹翻了天才怪。

出了门,还是去前房,一家人都等在了哪里。

到处张灯结彩,虽然比不上大富人家的结婚方式,但一看也知道我们家今晚是有喜事。

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美食,两支喜庆的红蜡烛。

爷爷坐在最上首位置,左手边是我爸我妈,右手边就是吴老狗。

接着,还剩下一方,自然是我的位置。

农村的规矩多,穷讲究、穷讲究,越穷的地方越是讲究。

他们都是长辈,自然要坐上首和左右位,晚辈只能坐在下首位。

我坐了过去,他们也没反对,然后我妈说饿了吧,那就吃饭吧!

一家人开始吃饭,吃着吃着,我觉得不对劲儿。

吴老狗、我爷爷、我爸爸、我妈妈加上我,一共是五个人,但桌子上却摆放了六副碗筷。

在我旁边有一个空碗,一双筷子。

奇怪的不止这点,他们都是用的老碗老筷,我和旁边的位置则是喜筷喜碗。

先是张灯结彩,贴喜字,用喜烛,现在摆在面前的还有喜筷、喜碗,偏偏是我用。

我一看不对劲儿啊,就问我爷爷,是不是还有客人要来?不然,这旁边空着的位置,是留给谁的。

哪知道,这一问戳中了他们的软肋似的,一个个脸色大变。

我爸当即就冷着脸,呵斥着,“喜庆的日子,小孩子别乱说话,吃饭就对了。”

农村是有这个讲究。

逢年过节,上了桌,有孩子的,大人会告诉你不准说话,只管吃就行。

因为,孩子容易说错话,一句不对,大人们会觉得第二年过得不好。这日子,你只能说喜庆的就对了。

所以,大小在农村长大,我也就不说了,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吃。

奇怪的事情又来了。

家里那会儿穷,但这种喜庆的日子,还是会弄点饮料,好吃的。

我妈呢?

坐在旁边,她没给我夹菜,也没给我倒饮料,反而一个劲儿的往空碗里面夹菜,也给倒了一杯饮料。

我觉得我妈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要不明年打工回来,我给她买盒“脑白金”补补算了。

虽然奇怪,我也不敢乱问,自顾自的吃着。

吃着吃着,我夹了一块儿鱼肉,结果被刺噎着了,将鱼刺吐出来。

不经意间瞄了一眼身侧的空位,顿时吓尿了。

什么呢?

那杯满满的饮料,现在只剩下了一半。

我脑子当时就像让屎给蒙了一样,转不过这弯儿了。

仔细看了看桌子上,杯子也没漏啊,这饮料是谁喝的?

怪事!

兴许,是我妈或者谁口干给喝了,我没注意到吧。

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潜意识的影响,我觉得那碗菜好像也少了点。

吃完了饭,一旁的吴老狗笑呵呵的,一个劲儿冲着爷爷和爸爸,说着“恭喜恭喜”。

两老笑呵呵的,什么也没有说,弄得我再次的蒙圈。

我看这一家人难得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今天他们都开心得不行,自己即将要回城里面去了,再相见不知道什么时候。

当时,脑筋一热,提议大家照张全家福得了。

他们都点头同意。

可惜,农村里面,哪来的照相机。

不过,我那山寨手机不错,照好了发朋友圈里炫耀一下。

然后,我让他们挨着坐好,吴老狗和爷爷坐中间,我爸站在左侧,我妈站在右侧,我就站在中间呗。

设定好了延时拍照,我赶紧跑到了中间去,又一次莫名其妙。

在中间的位置,竟然是两个空位,一个我的,另外一个就空着,我也不知道我爸闹哪样。

“咔擦”一声,照片照了下来。

我妈收拾碗筷去洗碗了,我爸腿不好,就去休息。

爷爷则和吴老狗说说笑笑,送那家伙回去。

倒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无所事事。

开了流量,准备翻出照片,发朋友圈里面去炫耀一下。

这一发,出事儿了!

我准备等着看那群猪朋狗点赞呢,结果下面的评论,却一个个写着。

……

吓死爹了!这是灵异照片吗?

你小子跑哪儿去了,工头叫你搬砖呢,还有你这PS技术太差了。

大半夜发这玩意儿,你渗人不渗人啊!

……

未完待续……

痞子体育生爱在厕所照!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次元机动队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voice 站点
给大家分享一款男同性恋(gay)的羞羞软件
【香港直邮】澳洲G&M 绵羊油保湿霜含VE 绿色
牙膏一件代发,澳洲comvita康维他 蜂胶牙膏
韩国LG睿嫣燕窝润膏舒盈滋养洗发水 丰盈蓬松 改善毛躁 强韧防断发滋润 250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