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育壮碩大的高校学长

2019年3月10日14:39:24发育壮碩大的高校学长已关闭评论浏览:15

发育壮碩大的高校学长

求皇上赐死

“皇上,求你,请赐臣妾一死!”

充满血腥味的宫殿内,云浅月衣衫不整地跪趴在床缘,她的一手死死地攥着床柱,另一手拖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

她的身体被一遍遍地撞击。

她能感觉到一汩汩的血从她的下体流了出来。

她的孩子已经九个月了,再不久就要生了,可身后的男子,却以弄死她的孩子为乐。

三个了,她已经被他弄死了三个孩子!

而这,即将是第四个!

“皇上,臣妾愿意将皇后的位置让给烟妃,臣妾愿意以命换命,只求你不要再伤害臣妾的孩子……啊!”

“皇后何来‘让’这个字?”

轩辕凌嗓音肆虐,“皇后的位置本来就是烟儿的,而你靠着母后的宠爱逼朕娶你,朕又岂敢杀你?所以这皇后的位置,朕自然要你死也坐个够!”

伴着那痛恨的讥诮,轩辕凌抓住她前缩的身体,一次比一次狠地撞到了她的最深处。

“啊啊——”云浅月叫声凄厉,血水从她的腿间蜿蜒,将整片地面都染红。

“希望这孽子这次能快点死下来,知道朕每次为了弄死你的孩子而碰你,有多厌恶吗?”

轩辕凌嫌恶地说着,一把推开云浅月,擦拭干净,转身。

云浅月气若游丝地抬眸,“皇上,那些死掉的,都是你的孩子,你的心,难道不会痛吗?”

“呵。”轩辕凌讥笑,“那些,不过是长在你肚子里的毒瘤,配称朕的孩子?我碰你,不过是要你每日每夜活在痛苦里,云浅月,杀死你孩子的人不是朕,是你。”

无情的背影离开。

云浅月再也支撑不住地瘫倒在地,血水将她浸泡,她甚至能感觉到子宫在以一种跳脱的速度收缩,她知道,她的这个孩子,也快要死了。

“呵呵,皇后,怎么倒在一滩血水里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只要被开膛的母猪呢!”

伴着一道娇嗲的嗓音,华衣的女子走入,精美的发饰和坠饰,不正是如今最受皇上宠爱的烟妃,温如烟。

云浅月冰冷地看着来人,“出去。”

“啪!”

温如烟一巴掌扇上云浅月的脸,“贱人,不过就是个被皇上唾弃的皇后,还敢目中无人,信不信我一句话让皇上休了你!”

云浅月嘴角带血,近乎痛恨地道,“温如烟,若不是本宫当年救了你,你早已死在街头,可如今,你竟如此待本宫,你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呵,报应是什么东西,本宫只知道,皇后的位置总有一天是我的,而你这个贱人,有什么资格再自称本宫?还是赶紧和你的孩子一起去死吧!”

悻悻地说完,温如烟抬脚,就往云浅月的小腹踹去。

你后悔吗?

“温如烟,你敢伤害浅浅!”

伴着一声怒喝,温如烟的身体被推开。

温如烟踉跄着站定,待看清来人,瞳仁一瞠,“白子珏,怎么是你!”

白子珏置若罔闻,快速地将云浅月自血泊中抱起,又放上床,开始把脉。

云浅月气息微弱,用力地道,“师兄,替我……保住孩子……”

尾音未落,云浅月昏厥了过去。

“浅浅!”

白子珏低喊,快速地自医药箱中拿出一罐药丸,塞入云浅月口中。

温如烟盯着白子珏身上的太医长袍,若有所思,快步离开。

须臾,太医院。

温如烟对着太医院之首李牧就是一顿炮轰,“我不是让你找机会把那贱人弄死吗,她怎么还活着!你知不知道本宫每次看到皇上去凌辱那贱人有多恼火!就算是泄恨也不行!”

李牧战战兢兢,“娘娘,皇后虽然多次流产,但她身子骨好,再加上她本身懂医,事后都是自己调养,微臣就算想下手也没有办法啊。”

是的,云浅月出生医道世家,在未进宫前,和白子珏还是师出同门的青梅竹马,而她温如烟就是被云浅月在街头救下的可怜孤女。

可她怎么甘于当云浅月身边的小婢女?所以她想尽办法偷得了皇上的宠爱,如今她要的,就是云浅月的皇后之位!

“还有那白子珏是怎么回事?”温如烟拧着眉问。

李牧回,“白子珏是新招进来的太医,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有那个白子珏护着,那贱人的孩子要是真生下来了怎么办?

温如烟面色狰狞,突地,又自嘴角露出阴毒一笑,贱人,别怪我,是你自己要找死的!

……

云浅月昏昏沉沉地醒来,待看清眼前那张儒雅的脸,瞳仁一瞠,立即抚上自己的腹部,待触及那高隆的腹部,才轻吁一口气地道,“师兄,谢谢你替我保住了孩子,不过,你怎么会出现在皇宫?”

白子珏轻叹,他来还不是为了她?早知她这个皇后当得如此不堪,当初,他就不该让她进宫。

“浅浅,你后悔吗?后悔爱上轩辕凌吗?”

云浅月眼眸怔怔,眼底掠过痛意,后悔……该是后悔的吧,因那被轩辕凌亲手弄死的三个孩子……纵然她多么想要靠自己的医术保住他们,他们还是都夭折了……

她在一次从的痛楚中绝望,她恨不得去死了陪那三个孩子。

可现在,她的第四个孩子,靠着白子珏保住了……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再拼一次?

“师兄,我不知道,可是,我想生下这个孩子,我想要一个皇上的孩子……”

太傻的执念。

看看这偌大的皇后宫,连个婢女都没有,轩辕凌都如此待她了,她为何还不愿醒?

白子珏摇头,但还是起身煎药,然后喂云浅月喝。

就在此时,传来一声响,“皇上驾到——”

云浅月瞳眸一乱,下意识地推开了白子珏喂她喝药的汤匙。

轩辕凌挺拔的身姿走入,那俊美的面庞冷峻,且在看清云浅月和白子珏靠得极近的身子时,迸射出浓浓的怒意。

云浅月心下骇然,急急解释,“皇上且听臣妾解释,臣妾和白太医只是……”

“闭嘴!朕对你的放浪没兴趣,但你竟敢令人给烟儿下毒,皇后,你真是好狠的心!”

什么下毒?

云浅月摇头,“皇上,臣妾没有……”

“还说没有,那婢女都承认了,是你令她往烟儿的食物里下毒,烟儿如今咳血不止,都是受你所害!”

轩辕凌怒意满满,对着身后的侍卫道,“立即把皇后打入天牢,先以鞭刑再丢入毒池!”

给你两个选择

云浅月震惊地听着轩辕凌的那声鞭刑加毒池。

毒池,养以千百种毒物的池子,而鞭刑,这么皮开肉绽地丢下去,他是要她死无全尸!

白子珏拧眉上前,“皇上,您不能仅凭一言之词就定皇后娘娘的罪……”

“你算个什么东西?”

轩辕凌冷笑地睨向白子珏,“听说你是新来的太医,和皇后还师出同门,身为臣子,敢亲手喂皇后喝药,如此有违臣礼之事,信不信朕当下就赐你一死!”

云浅月面色一白,“皇上明鉴,臣妾和白太医并无任何逾矩之事,还请皇上不要错怪白太医。”

“呵,皇后还是先担心自己吧。”轩辕凌冷笑一声,“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皇后打入天牢!”

“是皇上!”

“皇上万万不可!皇后是无辜的!恳请皇上明察!”

“皇上,太后娘娘身体不适,喧皇后入殿!”宣声中,有太监走入,觑见这场面,心生不解,但还是斗胆上前。

轩辕凌蹙眉,太后向来有头痛的宿疾,连太医都治不好,可这云浅月,不知道哪来的法子,几瓶香薰几只针灸,就能让太后舒心。

也是因此,太后欢喜云浅月,令他娶其为后。

想到这里,轩辕凌眼底的憎恶就再浓几分,“云浅月,朕今日就饶你一命,但你若敢在太后面前胡言乱语,小心朕割了你的舌头!”

轩辕凌拂袖而去。

云浅月惨淡一笑,她哪敢在太后面前说一声轩辕凌的不是,她每次都说轩辕凌对自己很好,就连那三次流产,她也只说是自己身子骨不好滑了胎。

她将自己低入尘埃,可原来在轩辕凌的眼里,她不过就是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她真的还要爱下去吗?

是夜。

云浅月朦朦胧胧快要入睡,门扉却突地传来一记重踹。

她被惊醒,抬眸,就又见轩辕凌那道怒极的身形,“皇上……”

“烟儿久咳不止,你究竟给烟儿下了什么毒,快把解药拿出来!”轩辕凌一把掐其脖颈,眸光如刃。

云浅月凄凄地摇头,“皇上,臣妾真的没有给烟妃下毒……”

“呵,你以为朕会信?”

轩辕凌将云浅月攥至紫烟宫。那是轩辕凌特意为温如烟打造的宫殿,其之奢华,比皇后宫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婢女,都是好几个侍奉着。

床榻上,温如烟不停地咳着血,那苍白的面庞,看着楚楚可怜,“皇上,臣妾说了,皇后不可能给臣妾下毒,皇后曾对臣妾有救命之恩,这次下毒,定是有人栽赃,还望皇上不要错怪了皇后。”

“有种人就是假装伪善,烟儿你莫再多说,皇后其心歹毒,朕是不会放过她的。”

轩辕凌说完,将桌缘的一包药粉丢给云浅月,“皇后,朕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么拿出解药,要么你自己服下那毒!”

未完待续……

发育壮碩大的高校学长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发育壮碩大的高校学长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次元机动队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voice 站点
日本 Zojirushi 象印 保温杯SM-SA48红色480ml
防晒霜一件代发,美国Coppertone水宝宝 水嫩防晒乳
英国博姿boots小黄瓜三分钟面膜50ml
日本KATE/凯朵 造型三色眉粉 浅棕 EX-4 3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