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童年喂猪

2019年3月15日12:18:56回忆童年喂猪已关闭评论浏览:40

回忆童年喂猪

按:有读者让我发表意见,我木有意见 。 正好今天友牛山野夫君写了个小时候养猪的趣文,很有意思,让我这个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大开眼界,获益匪浅。

文:牛山野夫

算了,写点别的。

 

写写我小时候喂猪的故事吧。

 

我喂过猪,也喜欢看猪吃饭。

 

当时很多人家都养猪,养猪是重要农事。

 

毕竟所费不多。

 

因为猪是杂食动物,一般不与人类争抢吃的,好对付。

 

当时历史进步,据说大部分地方都温饱了。

 

余粮渐多,诸事从容,倘人偶尔偷懒,不肯费劲备办传统猪食,直接拿些粗粮出来喂,也不是什么暴殄天物的事。

 

对猪来说,这就打了牙祭。

 

怎么说呢,历史一进步,连猪都跟着开心。

 

我至今都还记得,当一大桶混合着整片白菜叶、散碎白菜帮的“地瓜粥”,热乎乎的倒进猪食槽时,猪们一起拥上来,那欢悦的神情。

 

它们甚至会先朝人晃晃脑袋,摇摇尾巴,然后再埋头抢吃。

 

哼哧哼哧,呱唧呱唧。

 

倘你站着看一会儿,心里闲,也可以当音乐听。

 

多年以后,我读鲁迅的《故事新编》,记得里面有一篇叫《理水》,一上来说有几个上面养着的老夫子,出来看了看下面的情况,摇着扇子,说什么“真是农家乐啊”之类,我一下子就想到当日看猪吃地瓜粥时的感觉。

 

孔颜有乐处,猪亦有乐处。

 

有情众生?

 

不扯远了,继续说喂猪。

 

以我的经验,猪确实是杂食,简直太杂食了,荤素不忌,咸甜都行,几乎给什么吃什么。

 

有时候,看着猪热烈地抢吃,一恍惚,我甚至会想,它们吃不吃自己的屎啊?

 

也颇从大人那里听了些“掌故”,比如,说倘人随便拿猪肉猪杂碎之类混在猪食里,则猪吃了,一定会得病不治等等。

 

当时觉得很神秘,也不知道真假。

 

后来读了点书,知道了一个说法,叫“同类不食”。

 

再后来读旧史,又常见什么“人相食”、“易子而食”种种。

 

觉得人不愧是“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就像莎剧里的那段词。

 

“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

 

又扯远了。

 

还是说喂猪。

 

喂猪喂出农家乐。

 

记得妈妈对我说,猪全靠喂。

 

现在想,这话太深刻了,真是于平常朴素中见真理。

 

妈妈真是很懂猪。

 

猪确实是这样。

 

它们大部分时间好像都是用来吃和睡,很少见它们运动,偶尔会躺在泥里晒太阳,但晒着晒着,就又睡了。

 

猪会打呼噜。


它们这么喜欢睡,不知道做不做梦。

 

后来读到王小波那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说南边有一只猪特别爱运动,还上房翻墙的,我觉得假。

 

在我的印象中,见过的猪好像连交配这种事都不太积极,哪来那么多运动的精力呢?

 

也许猪也分南北?

 

小时候,家家都养点猪,养得很“功利”。

 

养肥了,卖钱,或者自家杀了吃肉,邻里也过来买,大家都开心。

 

确实是不需要考虑猪的感受的。

 

这个心态,可能也是文化吧。

 

比如,我小时候见人杀牛,绳捆棒击,再上刀子,就觉得心里难受,不忍心看。

 

但见人杀猪,就不这么多愁善感,因为不忙,就也围观。

 

感觉像上一堂生物解剖课。

 

不知算不算“看客”。

 

庄子当年写过一段“庖丁解牛”,倘若他能稍稍换下题目,换成“庖丁解猪”,我会更喜欢他。

 

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装了?打住。

 

今天主要说喂猪。

 

养猪是一年四季的事,我最喜欢的,是在冬天喂猪。

 

冬天早上,早早起来,屋里冷,屋外也冷,但觉得冷得清凉、畅快。

 

早上最隆重的事,就是开饭。

 

人和猪都一个点。

 

回忆童年喂猪

有时候,因为我要喂猪,所以会比它们吃得晚一些。

 

不知道猪在写它们的传统文化和思想史时,会不会把这颂为我的责任感,或者担当。

 

通常是从大锅里舀出刷锅水,热热地倒进一个桶里,把地瓜叶、地瓜藤、人吃不了的煮地瓜、还有别的什么叶子,乱糟糟的全泡了。

桶是铁皮桶,或厚实的橡胶桶,没用过传统的那种木桶。

记得黄仁宇在《黄河青山》里,说当年他从军在大西南后方,惊觉当地农人生活条件、诸般农事工具和明朝时候差不多。

我生也晚,体会就不深。

 

然后,是我最喜欢的部分:

 

在寒冷的冬晨,高高地挽起袖子,使劲往上撸,最好撸到肩膀处,倘穿的是厚棉衣,能不能撸到位,就又考验耐心和技艺了。

 

我一没耐心,二没技艺,总是胡乱一撸,完全不担心衣服会被猪食的汤汤水水弄湿。

 

只管把胳膊插进去,深深浅浅,认真搅动,一会儿疾如风,一会儿徐如林,体会里面那热乎乎的温度。

 

直到把猪食搅到绵软醇厚、黏黏糊糊的状态。


今天再想,就是一桶蔬菜地瓜粥嘛。

 

然后就提到猪食槽去。

 

一倒,猪们哄地过来了,成就感。

 

难忘啊。

 

冬日清晨,一条胳膊被热乎乎的猪食包裹着。

 

与猪食相濡以沫,与几头猪相望于槽前,几乎可以拿来注疏岁月静好。

 

但就这样吧,其实没什么故事。

 

在我的喂猪经历中,我从没见过什么“特立独行的猪”。

 

在我看来,猪都很老实,对食物总是充满激情。

 

在它们的历史条件下,也算是热爱生活、会享受生活的物种。

 

我喂过的猪,食谱以地瓜为主,准确的说,是一大锅里,人不吃的那些地瓜。

 

倘以今天的趣味,可谓很“纯天然”了。

 

唯一的“人工”,就是我那条胳膊的搅动。

 

也感谢下从前那些为家人和乡邻们提供了新鲜肉食的猪吧,它们最后都鬼哭狼嚎地接受了命运的裁夺,死得一点也不平静。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圣谛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美国进口米仔纯天然玉米材料宝宝碗筷3件套
iphone 5/5s/6/6s/7、苹果plus渐变手机壳
兰芝 多效洁面乳
探璞太空记忆棉枕头枕芯慢回弹记忆枕头成人护颈椎枕单人学生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