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醒来老公不在身边,卫生间里传来奇怪声音

2019年3月22日22:29:31 发表评论浏览:512

  夜深人静。林瑜翻了个身,手习惯性地往身边摸一下,摸了个空。朦胧中她往边上再去探,还是没人。意识慢慢清醒,她对着空气喊了两声“老公”,没人答应。

  林瑜起来,打着哈欠往外面走。空气微冷,她裹紧身上的睡衣。客厅也没人。她刚要转身,一声压抑的喘息从右手边传来。

  那是老公的声音。

  她的心突然就沉了一下。不想动,脚却不受控制往卫生间的方向走。手在大脑做出决定之前就推开了门,正撞见还坐在马桶上的老公,和他手上,手机发出的盈盈的光。

  那点光微弱,却刚好能照见他的惊慌的脸,还有来不及提起的裤子。

  等他从惊愕中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处理好一切,林瑜才慢慢从轰然作响的情绪里挤出一句话。

  “你在做什么?”

  老公沉默地站起,去洗手。林瑜的泪水涌出来,她走近一步,掰正他,几乎是在逼问他:“你不是说累吗?不是不想吗?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老公很狼狈。他的腰靠在洗手台上,上半身被迫往后仰。灯没开,手机暗了,她却仍能看到他眼中的光在不安地闪。“我没……”他刚嗫嚅出一句,林瑜就把他的话打断掉:“你不是想做吗?来啊!做啊!”她的手探到他底下,扒他的裤子,老公忙伸手护住。牵动中,原本塞在老公耳朵里的耳机也掉下来,里面传来陌生女人甜腻的声音:“谢谢哥哥送的飞机,哥哥还在吗?……”

  原来,老公看的不是片子,而是直播。

  林瑜的心,一寸寸凉下来。

  她的手松懈开,老公立刻如蒙大赦,慌不迭提好裤子,从她和洗手台的缝隙里挤出去。“我先去睡了……”他尴尬而不知所措地吐出这句话,就犹豫着退出了卫生间。而林瑜,一动不动,如同木头。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随即响起的,是男人逃跑般的脚步声。林瑜的身体突然发软,再也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

  失声痛哭。

  以前,她和老公,不是这样的。

  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多相爱。有时老公出差回来,夜里两三点了,她要老公别再闹,第二天还要上班,他也不肯。“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他说。后来林瑜就学乖了,夜里睡觉时也穿着特意选来的最保守的内衣,他却还是伸手进来。林瑜瞪他,他就嬉皮笑脸地说:“都怪你,不管你穿什么,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诱惑。”

  那时俩人真好。夜里她叫,老公一边流汗一边啃住她的嘴,在她耳边喘气恶狠狠地放话:“以后买房子,一定要买一个隔音好的,你太浪。”

  而现在,房子隔音不错,却再也不用被用来,发挥它“隔音好”的特性了。

  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公和她在一起的次数便越来越少。开始时一周一回,后来更甚,两三个月也难得一次。林瑜平常也不那么能想起这件事,一回在网上看到一个笑话,说是中年男人的欲望低迷,朋友老公和朋友约定好一月一次,有回朋友加班回家,老公问她要不要做,朋友说太累了再说吧。第二天晚上朋友说可以做了,老公说,昨天已经问过你了,是你自己不做的,这个月的额度已经没有了。

  那时林瑜还看着段子哈哈大笑,觉得有趣。晚上回来她把笑话跟老公分享,看着老公的样子突然想起来自己也很久没有过,于是凑到男人身边,故意逗他:“那我今天可没加班,要不要……?”

  林瑜到现在,都还记得老公的尴尬的脸。他推开她,有些支吾着说:“我今天加班了……”

  再往后,就是无止尽的疲累,永远加不完的班,永远忙不完的事。有时林瑜都想问他,以前你也加班,也忙,出差回来都是凌晨,那时为什么却精力充沛,兴致盎然?

  俩人感情好时,因为这事儿开玩笑,是情趣。俩人感情淡了,相处时间少了,再想起这件事,就是锥心的痛。有时林瑜忍住自己的羞赧,买了些内衣穿在身上,夜里睡觉了,她的身体滚烫着往他怀里钻。她喘息,他却呼吸骤然变粗,转而便是刻意的打鼾的声音。林瑜不甘心,去推他,他却在俩人都心知肚明的情况下翻过身去,假装神志不清地咕哝出一句:“……睡吧,好晚了,真累。”

  俩人的身体隔开好远,被子被扯直。夜晚的寒凉的空气从被子巨大的缝隙中堂而皇之地钻进来,一点点冰透林瑜温热的胸膛。林瑜在黑暗中睁着眼,心里一片荒芜。

  后来,她就强迫着自己去想,去以为。去以为男人是年纪大了,时间久了,没有欲望了。腻了。可她却还有欲望。有时洗澡,水流淌下来,温热,如情人的手,她的指尖划过自己的身躯,抚摸到那一片泥泞。镜子里她看到自己酡红的脸,似被淹没的沉醉,突然触电般把自己的手弹开。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会有这样的欲望?他已经不要了,她还想。在如山般一动不动的男人跟前,她忽然觉得,还心存“妄念”的自己,恰如一个小丑。而这欲望,也在一瞬间,从水乳交融的美好,变得肮脏不堪,丑陋狰狞。

  男人对她兴趣的消失,对林瑜的自尊和自信,是致命的打击。

  有时她去聚会,还会有人夸她,说她更美了。林瑜会有些恍惚。回家来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是还年轻吗,还漂亮吗,笑起来眼角有几点细纹。皮肤还是滑的。她对着镜子努力露出一个妩媚的表情,却发现自己好像忘记妩媚是什么模样。

  原本以为是她和男人一起沉沦。但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只有她,只是她,只是她如同一个结了婚丈夫如生也如死的寡妇,而男人则仍有欲念,仍兴致勃勃,爱着女人。

  只是,他欲念的对象,再不是她。

  他没有出轨。他的加班她去查过,是确确实实的加班,正如俩人在一起以来,一直都很忙。他也没有别的女人,否则不会在半夜还要到厕所来,用这样的方式解决自己的问题。他们的婚姻好像还可以继续,没有不可调和的原则性问题,只是原本的爱情,就在这样的一次次淡漠中,枯萎坏死,味同嚼蜡。

  他便如一个室友。便如寻常所说,搭伙过日子,平凡夫妻,平凡生活。

  林瑜站起来。泪已经干了,脸也因此变得紧绷。多久没吵过架了。原先是还可以吵起来的,到后面,连一句话也不堪多说。多久没在一起看过电视剧了,熙来攘往,偌大的城市里谁人不忙,谁又不是在疲惫一天后,期待着在楼下看到的家里那一盏为他而留的橘色的夜灯。多久没一起吃过饭了。厨房冰冷,不用收拾,也不带一点人间嘈杂烟火香。人情冷漠,世事薄凉,唯有从前,他们一起睡在出租房里,他在她身上闷笑,说要买个隔音好的房子时,那一刻的温暖笑闹,如昨日,如前生。

  卫生间的门开了,很轻地一声响。林瑜走过客厅,来到卧室。推开门,里面已经响起男人的鼾声。她不知这鼾声是真是假,从前还情愿去猜,现在竟连猜都不想。他要睡,便当作他已睡。等明早起来提出分开,或许他会觉得自己是疯了吧,男人并没有做错事。或许母亲会觉得自己好日子过到头了吧,想一出是一出。或许知道内情的人会觉得她是欲念上头了,为了这种事情竟然要走到这一步,多少对夫妻到最后都是分居了还在维系着婚姻关系——可她不想将就,不愿将就。煎熬已经过够,她知道爱情易逝,她接受,但也可以选择离开。她只愿余生,不再有这样难以启齿的痛苦猜忌,辗转难眠。人生不长,她,只想多快乐一些,仅此而已。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到这里结束啦~

好啦,晚安啦~


讲故事的大熊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信用卡代还/额度变现
  • 扫码获得还款券
  • weinxin
  • 支付牌照+资金托管
  • 扫码获得永久分润
  • weinxin
voice 站点
日本Biore/碧柔 防晒霜50g
空姐可儿飞机杯娇滴语音互动发声男用自慰器成人情趣性用品工具
资生堂 洗颜专科洗面奶
精油一件代发,法国Florihana 荷荷巴油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