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送我的镯子上,刻着他“女哥们”的名字

2019年3月22日22:29:35 发表评论浏览:90

  林玥下了班,匆匆忙忙往约定好的餐厅赶。刚从餐厅进去,就看到男友岳青正坐在椅子上朝她招手。而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女人,看到岳青的动作,也转过头来,朝林玥点头笑了笑。

  林玥的脚步慢了下来。

  那个和岳青坐在一起的女人她认识。是男友的“女哥们”,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郑瑶。

  说起郑瑶,俩人已经因为她吵过许多次架。在一起前,林玥就知道岳青有一个女性好朋友,当时并没有太当回事。生活中谁也不可能避免和异性接触,只要把握好度就行。但真正在一起之后,林玥才知道,这个所谓的“女性好朋友”,简直就是“女朋友”的简称。

  第一次和郑瑶见面的时候,林玥就觉得不太对劲。虽说看上去有说有笑的,但那都是对男友岳青。对自己,郑瑶只是开始时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夸了几句“真漂亮”“岳青这回捡便宜了”之类的话,随后,就开始和岳青热火朝天聊起来。按理说,两个女生,第一次见面,就算从前素不相识,也有许多话题可以聊。化妆品、衣服、工作……但郑瑶不是。她和男友聊的,都是他们从前的事情。那时林玥和男友刚在一起不久,对男友的了解还不深。在他们的谈话中,林玥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局外人。

  林玥压着心里的火气,一直到吃完饭,和郑瑶分开才表现出来。岳青听完她的讲述,却很是不以为然:“你是不是对郑瑶有什么误会啊?她很好的,我们从小就在一起。再说,人家都有男朋友了,怎么可能对我有想法。”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林玥的火气更是腾腾往上冒。她甩开岳青拉着她的手,负气道:“你什么意思?她没问题难道我有问题吗?”岳青忙说不是这意思。哄了老半天,林玥叹了口气:“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注意着点,毕竟现在,你也说有女朋友的人了。”

  然而,岳青答应地好好的,却还是让林玥发现了端倪。

  那天,岳青和林玥出去玩。俩人一起拍了些照片,挺漂亮,岳青于是发了朋友圈。林玥抢了他的手机要去看下面的评论,就发现一个漂亮女生头像的人回复岳青说:“女朋友不错啊,小心别肾虚了。”

  带着点黄色的调侃,明显是女生的昵称和头像。林玥瞬间心中警铃大作,拿着手机去质问岳青。岳青看了一眼,松口气,说:“嗨,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什么时候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还加了谁呢。这是郑瑶,上回你见过的,我好哥们,她也就是开个玩笑,没别的意思。”

  “郑瑶?”林玥回想了一下就记起了那是谁,眉头也皱了起来:“她一个女生,怎么能跟你开这种玩笑?”

  “这有什么!我们从小玩到大,什么样子没见过,在我心里头,她就是一男的。男生之间说点小荤话也正常,你别多心了。”岳青说。

  林玥气不打一处来,把手机摔在床上:“可她不是男的!她是女生!”手机在床上弹了两下,安静下来。林玥指着手机跟岳青说:“回她,现在就回复她,告诉她你不喜欢这种玩笑。”

  “干嘛啊……”岳青站起来去抱她,被林玥挣开。林玥抬起头望着他,眼神倔强。岳青面色无奈:“我跟她那么多共同好友呢,我要这么回,还要不要面子了?多尴尬。”

  林玥不为所动:“那你可以私聊她。”

  岳青明显不想私聊,但林玥不依不饶。她把手机放在岳青手上,双眼紧盯着他,不让他逃避。“你必须发。”她说。岳青难堪地别过头去。林玥很冷地笑了一下:“不发也可以,那我走。”

  林玥转身,岳青拉住了她。他的嘴唇有点白,面色看上去很虚弱。“我发……”他像泄了气的皮球发出一串低音,重重呼出一口浊气:“我发,你别走,我发就是了。”

  岳青走到厕所,关上门。那是他每次心情不好或者需要想事情的时候惯常爱待的地方。林玥没管他。过了半小时,岳青走出来。“我发了。”他说,带着一身烟味。

  林玥抬头看他,问:“那以后,你和她能不能保持距离?”

  岳青很疲倦地点了点头,坐下来,揽住林玥。他的身体很重,靠在林玥身上。林玥的心软了一下。

  算了,也别逼他太紧了,慢慢改变就好。

  但,第二天,林玥就接到了郑瑶的电话。

  是个陌生号码。开始时林玥还以为是推销的,没接。但那电话锲而不舍,响了好几遍。林玥接起来,里面就响了一个略有些熟悉女声:“你好,是林玥吗?”

  林玥有些奇怪,说:“是。”

  “是你就好。”电话那边说:“我是郑瑶。昨天,岳青告诉我,因为我的缘故,你们闹了些不愉快。”

  林玥有点懵。被郑瑶的电话打上门来,这是她之前没想到的。她戴上耳机,边听着电话,边给岳青发微信,他没回。电话里,郑瑶还在继续说着。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那样的误会,但是,我想跟你说,我和岳青是从小玩到大的。我们之间要是能发生些什么,早就发生了,根本等不到现在。”郑瑶轻笑一声:“我们就是朋友。岳青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出去旅游,为了省钱,住同一间宾馆睡同一张床呢,不也还是清清白白的吗?说句不好听的,我要有心思,那也轮不到你。”

  最后那几句话的声音又轻又细,听在林玥耳朵里却如惊雷。她的脸腾的烧热起来,不是羞赧,而是愤怒。“你说什么!”她压低声音吼道。郑瑶却依旧不慌不忙:“林小姐,请你认清楚您的位置,您只是岳青的刚刚交上的女朋友,不是他母亲。而我,则是他青梅竹马,好了二十多年的好朋友。我俩的关系,你,管不着。”

  放下电话,林玥的手还在颤抖。有同事过来问她怎么回事,被她敷衍过去。林玥走到卫生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烧红,双眼怒意勃发,忽然感到晕眩。这是第一次,她因为这样的羞辱,这样的愤怒,而被情绪影响到生理上都产生这样大的不适。此时,岳青的微信才姗姗来迟。

  “对不起小玥,刚刚我在开会。瑶瑶她说她来跟你解释,问我要你的电话号码,我就给她了。”

  瑶瑶。

  林玥简直想摔碎手机,从网络中爬过去,现在就正对着岳青那张脸,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和谁过。她打字,打了又删,半天,到底没发出去。

  林玥回到座位,瘫坐在椅子上。

  自己无知地,简直像个小丑。

  晚上回家,岳青已经做好一桌子菜。他喜孜孜地,把筷子递给她:“我们今天发奖金了,你猜我得了多少?”林玥一言不发。岳青察觉出她的不对,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公司里谁欺负你了?”

  林玥很累,不想说话。岳青迟疑了一下,跑回卧室,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手镯。精美细致,小巧可人。岳青把镯子拿起来,套在林玥手上。

  “别不高兴了,给你买的礼物,喜欢吗?如果工作让你这么不开心,就别做了,老公养你。”

  他蹲在她面前,言语温柔,肩膀踏实。本来已经下定决心回来就提分手的林玥心里颤了一下,那句话含在嘴边,终于是没有说出口。

  而岳青,见她表情有些松动,赶紧站起来,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的嘴里。

  “好吃吗?”他问。

  林玥嚼动一下。酸酸甜甜的,是糖醋鱼。

  而岳青,正一眼不眨地望着她,满含期待。

  算了吧。糖醋鱼。生活或许就像糖醋鱼一样,有酸有甜,而每个人都是调味师。她想要甜一点,但无论如何,到底也避免不了,还是会有的酸。

  林玥点头,很慢地眨了一下眼,说:“好吃。”

  但原来,到底,再多的甜,也仍是遮掩不住,这一份食物,原本就要腐败掉的酸臭滋味。

  今天是林玥和岳青的恋爱纪念日,俩人早就约好要一起吃饭,去的,还是他们原本一直想去,但舍不得的餐厅。林玥早上五点就起床,悉心打扮,临到马上要下班,还去卫生间再整理了一番。

  兴致勃勃,满含期待,看到的,却是岳青和郑瑶一起出现的身影。

  林玥慢慢走过去,脸色已经冷下来。岳青忙站起,拉住她的手,在她耳边悄声说:“瑶瑶失恋了……心情不好,打电话给我,咱们一起安慰安慰她。”林玥一言不发。而此时,郑瑶已经看到了林玥手上岳青送她的手镯,惊讶地叫道:“岳青,这不是上回我跟你说,我特别喜欢的那个手镯吗?”

  林玥的眉头跳了一下。转头望向岳青,他眼神躲闪。林玥忽然想到了什么,把手镯褪下来,仔细端详。果然,手镯内侧,有一行小小的刻字:“ZY”

  ZY,郑瑶。

  林玥惨笑。心终于在一刻完全碎掉,再不留一丝幻想。郑瑶还在看她,那眼神,带着探究,带着嘲笑,林玥再不想管。她把手镯扔在桌上,干脆利落,发出“叮”一声脆响。或许之后还会心痛,还会在夜深人静时想起岳青的好,但那已是她一个人需要面对的事情。那是痛,但不是这般绵长的折磨和苦楚。她的人生还很长,该精彩,不该在这样无止尽的猜忌和试探中,了却余生。

  林玥转身,甩开那只还试图牵过来的手,大步往外走去。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到这里结束啦~

好啦,晚安啦~


讲故事的大熊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信用卡代还/额度变现
  • 扫码获得还款券
  • weinxin
  • 支付牌照+资金托管
  • 扫码获得永久分润
  • weinxin
voice 站点
fourLoko四洛克four调酒师系列紫枭粉蝎进口预调鸡尾酒两罐套装
美国Aveeno baby艾维诺天然燕麦婴儿无泪洗发水沐浴露236ml
空姐可儿飞机杯娇滴语音互动发声男用自慰器成人情趣性用品工具
探璞太空记忆棉枕头枕芯慢回弹记忆枕头成人护颈椎枕单人学生枕头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