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为野花不顾成本要离婚,生下来后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

2019年3月22日22:29:36 发表评论浏览:110

  方娟和庞庆生结婚那年,是08年奥运会的前一年,两人相识数载,大学毕业后顺理成章的结婚。

  方娟和庞庆生的家庭条件都不算富裕,在当地也就是小康水平,两人在北京毕业后,直接租了房,并在同一家设备公司上班。

  方娟和庞庆生都是学机械专业的,刚工作的那一年,方娟就怂恿庞庆生自己出去单干,虽谈不上开公司的地步,但自己单干总比给公司服务强。

  庞庆生是个老实木讷的人,他倒是很听方娟的话,方娟让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

  07年的那一整年,方娟和庞庆生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就开着小电瓶车四处跑单子,给人做杂活,两人的人脉资源就是这么慢慢积累起来的。

  那一年,庞庆生瘦了十多斤,方娟心疼他,就每天三餐的给他做好的,方娟觉得公司的工作餐太清淡,就每天换着花样的给他做肉食,带盒饭。

  07年一晃而过,方娟和庞庆生当真开了属于自己的小公司,两人从原来的工作单位离职,专心做着自己的小事业。

  但没成想的是,因为方娟太拼了,以至于她怀孕的事,压根就没有被发现,而发现时,孩子已经胎停在腹中了。

  因为这件事,庞庆生生了好几天的闷气,他为人朴实话少,遇上这事又不好跟方娟发火,等他脾气渐渐下去的时候,他跟方娟下令说,以后不许她参与公司的事了,就好好的在家呆着,他们也该要个孩子了。

  方娟听了这话,心里自然是暖的,但她也没闲着,她继续帮庞庆生约见客户谈判,她知道庞庆生嘴笨,所以对外的事,还得她亲自上场。

  生意越做越大时,方娟和庞庆生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借上了08年奥运会的光,接手了一个跟奥运相关的单子,一批专攻物资零件找到了庞庆生的公司,而借着这一单子的合作,庞庆生的公司,就当即崛起了。

  不到一年的光景,越来越多的合作对象找到了方娟和庞庆生,而隔年,他们小两口就在北京三环买了房。

  周围的人都说方娟捡了大便宜,谁都看不出来庞庆生这小子能这么快就出人头地,结果这一结婚,就发达了。

  只是旁人不知,当初这个项目送到庞庆生面前的时候,庞庆生并没打算接手,还是方娟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他才勉强答应做下来的。

  方娟倒也不在乎外人怎么说,反正庞庆生好了,她也就跟着好了。

  日子就这样顺风顺水的又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庞庆生一只想要个孩子,但正是因为当年方娟的那一次意外胎死腹中,导致方娟很难再怀有身孕,医生倒也没把话说死,但方娟就是怎么都怀不上。

  起初庞庆生是不在意的,但后来时间久了,加上庞庆生父母的念叨,庞庆生也就坐不住了。

  现在医术发达,庞庆生想找人代孕,但方娟总觉得借用别人的肚子是一件很别扭的事,她犹豫着一直不肯答应,直到庞庆生的母亲哭着闹上了门,方娟百般无奈下,才同意了这一档子事。

  代孕的姑娘是方娟和庞庆生一起选的,姑娘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人也朴实,但因为方娟和庞庆生工作太忙,没时间照看这代孕的姑娘,就只好让婆婆来北京,贴在身边照顾着。

  代孕的姑娘叫林晓晴,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也不知道家里是遇到了什么变故需要一大笔的钱,所以才做了这样的交易。

  方娟和庞庆生倒也没多想,林晓晴受孕成功以后,婆婆就把林晓晴接到了方娟和庞庆生的大房子里,方娟起初是反对的,但碍于婆婆的执念,方娟也就忍了,反正也就十个月,只要孩子平安的生下来,也就不会有什么其他的烦心事了。

  但时间久了,人和人之间的感情难免熟络,不知不觉中,方娟也不记得从哪一天开始,林晓晴对庞庆生的称呼,就从庞先生变成了庞哥,而她对方娟的称呼,依旧是方太太。

  林晓晴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她的肚子日渐的变大,眼看着那肚子里的孩子开始小幅度的蠕动,庞庆生和婆婆都忍不住的高兴。

  婆婆对林晓晴更好了,一日三餐换着花样的给林晓晴做吃的,而庞庆生呢,每次路过糕点店铺,都会给林晓晴买她爱吃的东西,甚至于,庞庆生在给方娟买奢侈品包包的时候,还会给林晓晴带一个。

  方娟本是不想多考虑的,但时间越久,庞庆生对林晓晴的态度就越是亲密,她有些看不下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一家人坐在饭桌上用餐的这天,婆婆特意给林晓晴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饭,都是大补的营养餐,婆婆把林晓晴爱吃的东西都堆在了林晓晴的面前,然后一点一点的给林晓晴剃着鱼刺。

  方娟在一旁扒拉着饭碗,语气发酸的说:“妈,你对晓晴真是太好了,好的我都嫉妒了。”

  婆婆不在意的说:“那你也怀一个孙子给我啊,我肯定对你更好!”说着,婆婆就把剃掉刺的鱼肉,夹到了林晓晴的饭碗里,“晓晴啊,你多吃一点,这鱼是早上刚买的,特别鲜。”

  林晓晴笑呵呵的吃着饭,方娟就又问了一句:“对了晓晴,等孩子出生以后,你要做什么?都计划好了么?”

  只是,林晓晴还没说话,庞庆生就跟着加了一句:“去我公司上班。”

  当即,方娟愣住了:“什么时候的决定?我怎么不知道?”

  庞庆生快速的吃完了碗中的饭菜:“这点小事还用跟你汇报啊,公司多录用个员工而已,晓晴这丫头不错,与其在其他公司上班,还不如来我们这。”

  婆婆在一旁附和道:“是啊!而且我还打算再要一个孙女呢,这晓晴身子骨丰满又健康的,咱们都这么熟了,以后再怀一个,也不是啥大事!”婆婆转头看着林晓晴,“你说是吧晓晴?”

  林晓晴微笑着点了头:“是的阿姨,如果你们需要我,我可以留下来的。”

  听了这话,方娟心里百般的不是滋味,但她也没多说什么,心里的苦水,就这么一个人咽下去了。

  怀孕八个多月的时候,眼看着林晓晴的生产期就要到了,全家人都进入了警戒状态,虽说方娟也紧张着,但这孩子终归不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她总觉得没那么亲。

  而这段日子,她为了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多想,她把全部的精神头,都用在了工作上,甚至于,半夜加班不回家。

  方娟本想着,等着林晓晴把孩子生下来了,她也就不用这么日日忌讳林晓晴的存在了,至于后期要不要林晓晴来公司里上班,那都是等她坐完月子的后话了,所以,她用逃避的方式,选择了不回家。

  只是时间久了,她和庞庆生的关系,也有些疏远了。

  这天夜里回家时,她比往常早了三个小时,只是刚进家门时,家里一片漆黑,她隐约看到林晓晴的房屋门口开了一条小缝隙,她凑上前时,里面传出了庞庆生的声音:“你就管好好养胎,我肯定会养好你和孩子,虽然我不能离婚娶你,但你下半辈子的生活,我都会负责的。”

  接着,里头传出了林晓晴的哭泣声:“可是我想生一个只属于我和你的孩子,你就不能离开她吗?婆婆又那么支持我们,婆婆都说可以了,你为什么就是犹豫不决呢?你不是不喜欢她了吗?”

  庞庆生叹了口气:“好歹也是夫妻一场吧……”

  门外,当方娟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她忍着心里的那股子难受的劲,后退着走到了家门口,她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房门,随后离开了家。

  一个人走在夜路上的那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的后脚跟已经被鞋子磨破了皮,可意外的是,在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她竟然没有哭,可能是之前的种种预防针打的太多了,她竟然也习以为常了。

  从庞庆生第一次目视着林晓晴微笑开始,从庞庆生第一次抱着林晓晴的身体送去卧房休息开始,从庞庆生处处为着林晓晴着想开始。

  那些放不下眼的细节,她都铭记于心,她以为庞庆生是为了孩子,实则呢,怕是为了他早已叛变的心。

  想清楚以后,方娟回了公司,而直到下半夜的时间,她都没有接到庞庆生打来的催促电话。

  好像她对他们来说,已经形同透明了。

  而方娟她自己也清楚,所有的绝望和失落,都不是突然发生的,那些刹那间的决绝,不过是日积月累下的失望而已。

  经过了一夜的思索,方娟并没有像其他的苦情女那样,委曲求全,或是大闹一场,第二天天亮时,她在公司里洗漱化妆,一切都和往常没两样。

  而早上九点钟她在公司里看到庞庆生的时候,她也只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昨晚熬夜加班了。

  庞庆生压根就不关心她,应了一声注意休息,然后就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而从这一刻起,方娟彻底的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她倒也没像电视剧里说的那样,转移了丈夫全部的资产,以达报复目的;反之,她找来了律师,尽最大可能的争取了自己的权益,当然,这公司也是有她一半的,如果她离婚了,她是有资格拿走一半家业的。

  方娟算计的不多不少,她只要一半,房子要一半,公司要一半,但前提是,她不接受固定资产的变现,她提出的要求是,她可以将公司的一半估值换算成现金给庞庆生,但绝对不可能把公司给他。

  方娟正式跟庞庆生提出离婚的这天,庞庆生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番,但庞庆生也没深问下去,他知道,如果问多了,很容易将自己和林晓晴的那点丑事给说出来。

  庞庆生倒是答应离婚了,但是关于资产各分一半的要求,他并没有同意,方娟见庞庆生不松口,她也没有惯着庞庆生,她直接把庞庆生和林晓晴的那些事情给抖落了出来,庞庆生倒是真的害怕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反正他有钱,公司没了他可以再开,但如果方娟把他出轨的事弄上法庭,这个资产就不一定是怎么分配了。

  而且庞庆生很害怕,方娟会把林晓晴肚子里的孩子要走,毕竟,那孩子的身体里,是方娟和庞庆生的基因。

  方娟倒是没提孩子的事,因为她自己心里清楚,那孩子她是肯定要不回来的,而且就算要回来了,她单是看着那孩子,就会想到林晓晴的那张脸,她实在觉得恶心。

  离婚的事谈成以后,大概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方娟和庞庆生的这一笔,就算是结清了。

  庞庆生离开了公司,而方娟重新掌起了公司的大权,而很快,方娟就听说,庞庆生和林晓晴结婚了,而结婚后的第二周,林晓晴就生产了。

  方娟本来是不想再参与这些事的,毕竟她和庞庆生已经一刀两断,但这天下午在公司的会议间里,她隔着一面屏风,还是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你说这庞总也太惨了吧!为了个代孕的女人就离婚了,公司都不要了!”

  “是啊,而且我昨个还听说,那个代孕女把孩子生下来了,结果呢,那孩子根本就不是庞总的!”

  “真的假的?这话你可别乱说啊!”

  “不是假的!代孕那个女的耍诈了!本来代孕这种事就拿不上台面,想骗人也很容易啊!而且我听说,那个孩子是那女的和前男友的!”

  “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我怎么不信呢?”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天整个医院都闹得热血沸腾,都是庞总他母亲闹得,在医院里大哭大叫的,医院上下的人都知道了。”

  “啧啧,真惨。”

  听了这些消息,方娟站在屏风后头淡然的笑了笑,她倒也不是嘲讽,只是,她觉得命运太过捉弄人,不过好在,老天爷给了她这样一场变故,让她看清了庞庆生的真面目。

  手边,她的手机闯进来了一条消息,她打开屏幕,上面是庞庆生发来的一段话:“我们见个面怎么样?我挺想你的。”

  方娟没有犹豫,她直接删除了庞庆生的消息,随后将他的号码永久拉黑。

  她平静的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随后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她从屏风后头走出,对着那些员工说道:“别八卦了,三点准时开会,迟到的罚款。”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到这里结束啦~

好啦,晚安啦~


讲故事的大熊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信用卡代还/额度变现
  • 扫码获得还款券
  • weinxin
  • 支付牌照+资金托管
  • 扫码获得永久分润
  • weinxin
Scoot & Ride 酷骑滑板车Highwaygangster滑威达人 蓝绿色
百雀羚三生花橄榄油护肤脸部精油全身防干裂孕妇产后身体按摩护发
韩国 RECIPE/莱斯璧新概念透明水晶防晒喷雾 SPF50 180ml新版
全自动撸飞机杯男用自慰自卫慰器工具成人情趣性用品四维空间抽插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