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在对门女人的身体里,发现了我老公的DNA

2019年4月2日12:31:27医生在对门女人的身体里,发现了我老公的DNA已关闭评论浏览:12
医生在对门女人的身体里,发现了我老公的DNA

  夜半时分,小区楼下一阵接着一阵的警铃声扰乱了原本静悄悄的夜。

  五楼的姜文艺披着一张浅蓝色的薄绒毯站在阳台窗口,她踮着脚朝着楼下观望,红蓝相间的巡逻灯照亮了整个小区,楼下的保安正快马加鞭的朝着这边的小区单元门奔跑,几个警察跟随其后,很快,那些人就进了姜文艺所在的这栋楼。

  身后,姜文艺的丈夫崔世杰揉着睡眼站到了她身后,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吵?”

  姜文艺指了指楼下的警察:“我们这栋楼出事了,来了好多警察。”

  崔世杰拍了拍姜文艺的肩膀,“行了别管了,回房睡觉,大半夜的,肯定是谁家遭小偷了。”

  崔世杰抓着姜文艺的右手准备带她回房休息,这时,他捏着她的手说道:“你手掌怎么这么凉?不会是受风了吧?”

  崔世杰迎着窗口微弱的光线看着姜文艺的脸,担心道:“脸色怎么也这么苍白?”

  姜文艺摇摇头:“没事,可能是窗口的凉风吹的。”

  姜文艺跟着崔世杰回房间的时候,姜文艺随手关了窗户,但两人刚走到卧房门口,家门外面就响起了剧烈的脚步声,接着,是一阵粗暴的敲门声。

  崔世杰和姜文艺摸着黑站在原地,两人对视了一眼,跟着,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开门,警察!”

  崔世杰没犹豫的走去了门口,打开房门时,门外那个面露凶色的警察冲着崔世杰和姜文艺就亮出了证件,说道:“你们报的警吧!”

  崔世杰回头看着姜文艺,姜文艺摇头,崔世杰对着警官说:“不是我们报的警。”

  警察皱了眉:“那报警电话怎么说自己是遇害者的邻居?”

  崔世杰一头雾水的挠了挠头,姜文艺就走到了崔世杰的身后,而这时,门外的那些警察刚好撬开了对门邻居家的房门,房门打开的一刻,屋子里飘出来了一股恶臭的血腥味道。

  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跟着就做出了呕吐的表情,随后,另一个资质稍老的警察说道:“维护现场,先拍照,联系法医。”

  家门口,崔世杰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映入他眼帘的是,对面的家门内,正躺着一具女尸,那女尸衣着整齐,但脖子和手腕的地方有轻微的勒痕,后脑勺的地方渗出了很多的血渍,死相很难看。

  崔世杰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就向后退了一步,门口的警察留意到了这一点,跟着问道:“你们平时很熟吗?”

  不等崔世杰回答,身后的姜文艺就跟着开口道:“我们不熟悉……虽然是邻居,但是没什么来往……她这是遇害了?”

  警察说道:“不清楚,如果有需要,可能会找你们配合一下调查,没问题吧?”

  门口的崔世杰继续看着对门的尸体发楞,而紧接着,崔世杰直接就呕吐在了自家门口,姜文艺急忙去卫生间里拿抹布,嘴里念叨着说:“恶心就别看了啊!还看什么看!”

  话落,崔世杰伸手就将家里的房门拉合,而房门关合的一刻,崔世杰摸着黑的跑去了洗手间并关了门,姜文艺站在洗手间的门外,缓了片刻之后,她打开了客厅里的照明灯,清理着家门口的污渍。

  经过了一整夜的折腾,第二天一早,小区里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档子事,知道点内幕的人说,死的这个女人叫郝欣,三十出头,刚离婚没多久,房子是离婚后丈夫赠予给她的,一直自己一个人生活。而昨晚,郝欣在自家遇害,报警电话是在郝欣死后十多个小时才打的,电话是匿名,根本查不到源头。

  然后就有人猜测,这个郝欣的死,可能是因为情杀,大概是丈夫放不下前妻,结果来求和的时候,才不小心把人给弄死了。

  但事实如何,谁都不知晓。

  姜文艺下班回家的这天,刚进屋,她就在家里闻到了一股子烧香的味道,姜文艺换了鞋子走进客厅,一眼便看到崔世杰正在烧香拜佛。

  姜文艺拧着眉头开口问道:“你干嘛?”

  崔世杰在连续的拜了几拜之后,虔诚的插了香,转头看着姜文艺说:“没什么,就是祈祷一下,家门口出了这种事,不是应该注意一下么。”

  姜文艺转身就去了厨房,边走边说:“你别是心里有鬼吧,莫名其妙的烧香拜佛。”

  而客厅里,崔世杰没再说话,姜文艺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崔世杰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什么,嘴里嘀咕着说:“我们换个房子吧,反正也打算另买房子不是么。”

  姜文艺没说话,而这时,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姜文艺回身就开了门,结果,门外出现的,仍旧是警方的人。

  姜文艺愣了一下,开口问道:“请问你们……”

  门外的警察冷冰冰的说道:“崔世杰在么?”

  姜文艺朝着沙发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崔世杰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以后,起身就走到了门口。

  警方的人对着手中的资料对看了一眼,说道:“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崔世杰被警方带走的事,一夜间就在小区里流传开来,而第二日崔世杰从警局那边回家时,一进门,崔世杰就跪在了姜文艺的面前。

  一夜不见,崔世杰的容颜憔悴了太多,好像额前的发丝忽然间就冒了白发,日光晃射下泛着银灰色。

  姜文艺低头看着崔世杰泪眼哭诉的摸样,耳边,是崔世杰的恳求:“老婆对不起,我跟郝欣只是一时糊涂,我对她没感情的,之前一直是她勾引我!我也是一时糊涂才会跟她睡到一起,但我和她只睡了一次,谁知道睡了一次之后她就出了这样的事……老婆对不起……”

  崔世杰在姜文艺的面前接二连三的道歉时,姜文艺像是早已熟知了一切那般,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而她已有耳闻,警方在郝欣的尸体里,发现了崔世杰的精液,这个证据,是怎么都摆脱不掉的。

  崔世杰和郝欣偷情的事被公开后,姜文艺成了小区里的热议对象,而警方那头三番五次地找崔世杰去接受调查,而一周过去了,杀害郝欣的凶手,还没有被找到。

  警方最后一次调查崔世杰的时候,连带着姜文艺一起叫去了警局,而警方的人在针对崔世杰出轨一事询问姜文艺时,姜文艺当即就崩溃了情绪,她冲着询问的那个警官大吼大叫,她声嘶力竭的说道:“我丈夫偷情是什么光荣的事吗?你问我他偷情的细节,难道要我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重复给你?我见过他们两个上床吗?你问我这些做什么!我又没有杀人,你们会不会太过分了!”

  喊声落地,一个女警官急忙拉走了姜文艺,女警官冲着审问的男警官摆着嘴型说道:“她也是受害者,别问了……偷情的事她怎么可能知道……”

  而坐在一旁的崔世杰,像是个犯了死罪的囚犯那般,低声道:“你们别问我妻子了,求你们了,再问……她会跟我离婚的……”

  警方的人无奈之后,继续跟崔世杰做着沟通,但经过了连续几个小时的盘问之后,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郝欣的死和崔世杰有关,而现场的线索,也没有证据指向崔世杰。

  案子一直未破,有人就说郝欣是自杀的,也有人说郝欣是被丈夫的家人杀害,但都没有明确的证据。

  而警方最终拿到的证据显示,死者郝欣不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郝欣的死,是因为窒息。

  警方在郝欣的鼻子里发现了毛绒棉絮一类的东西,很明显,是凶手用毯子铺在了郝欣的身体上,然后压着她窒息而亡的,但这棉絮的来源,也一直没查到。

  郝欣的案子被搁置了一段时间以后,崔世杰和姜文艺的生活彻底变了样。

  崔世杰为了弥补姜文艺,每天像条狗一样的讨好着姜文艺,甚至连他们两个决定新买的房子,都只写了姜文艺一个人的名字,好似,因为崔世杰这一次的出轨事件,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在姜文艺的面前抬头。

  而姜文艺呢,她并不打算和崔世杰离婚,她接受了崔世杰对她的一切好,但感情上,多多少少都比以前冷淡了。

  崔世杰和姜文艺准备搬家的这天,两人忙忙碌碌的往楼下搬东西,搬家公司的人一趟接着一趟的抬着行李和家具,而碰巧,对门的家里回了人,是郝欣的丈夫。

  郝欣的丈夫在和崔世杰碰面的时候,两人的状态是相当的尴尬,姜文艺让崔世杰先去楼下整理行李,短时间内不要上楼,以好避开郝欣的丈夫。

  崔世杰照着做了,而姜文艺在家门口收拾东西的时候,郝欣的丈夫就刻意走到了姜文艺的面前,说道:“我和郝欣之所以会离婚,就是因为你丈夫,这件事你知道吧?”

  姜文艺抬起头,她漠然地看着郝欣的丈夫说道:“我老公说,他和郝欣只睡过一次,是郝欣勾引的他。”

  郝欣的丈夫冷笑了一声:“这种话你都信?你老公和我前妻的奸情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当初就是因为这件事跟她离婚的,我还以为你知道,看来你不知道!不过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继续跟你丈夫一起生活,我挺佩服你的。”

  姜文艺低头笑了笑:“有什么不能的,我爱他,我就要跟他一起生活啊,我管他爱过谁。”

  郝欣的丈夫顿时皱了皱眉:“这种事你都能忍,你还真是让我意外……”

  而这时,原本在卧室里整理箱子的搬家师傅扛着一个大布袋就走了出来,师傅开口道:“这袋子里的东西都是不要的对吧?我直接拉走了啊,我们公司做回收处理。”

  姜文艺点着头:“嗯呢,拉走吧,都是不要的。”

  搬家师傅在扛着布袋子艰难的走出门口时,门口的郝欣丈夫就退让开了身子,只是这时,他留意到了放在布袋子最上方的一张毯子,他即刻开口道:“等一下。”

  说完,他伸手就扯下来了那个毯子,他疑惑道:“这毯子你哪来的?这是我西藏出差的时候带给郝欣的……”

  姜文艺看了看那个毯子,伸手,她就将毯子扯了回来,她随意的披在肩上,看着郝欣丈夫说:“这毯子是崔世杰从单位带回来的,他说他在单位楼下超市买的,平时在公司睡午觉用的。”

  郝欣丈夫冷笑道:“怕是他从我前妻那里拿来的,然后放在你丈夫那里的吧!你用这张毯子,都不觉得恶心吗?”

  听了这话,姜文艺刻意冲着毯子吸了一口气,“还好啊,挺香的,为什么要恶心?”

  门口,郝欣丈夫无语的冲着姜文艺摇了摇头:“你还真能将就!老公都出轨了还这么能忍,以后有你受的!”

  姜文艺说道:“你又好到哪里去了?你前妻的案子随意的就被警方搁置,不还是你的意思么,你压根就不想查出她的死因。”

  郝欣丈夫冷漠道:“一个背叛我的女人,她死不死的,那是她的报应!谁知道她又在外面勾引了谁?然后让人给拿命了?那是她自作自受!我才懒得管!”

  说完,郝欣丈夫转身就进了对面的房门内,而姜文艺眼看着对面的房门关合以后,她稍有紧张的拿捏着自己身上的毯子。

  她默然的低下了头,视线里,她明晃晃的看到毯子的一角结着一块发黑的血渍,血渍的面积很大,已经结成了硬块。

  即刻,她快速的将毯子来回反复的折叠,然后塞进了身旁的一个硕大垃圾袋内,她拿出电话,给崔世杰拨打道:“有一些需要焚烧的垃圾,你送到处理场吧……”

  挂了电话以后,姜文艺抬头看了看家门口的穿衣镜,镜子中的自己,还和以往没两样,一样的淡然平静,没有丝毫不同。

  而瞬间,她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帧郝欣死时的画面,她犹记得,她在发现崔世杰和郝欣的奸情以后,冲动又愤怒的她是如何找去了郝欣的家中,她和郝欣对骂嘶吼,最后用毯子死死的捂住了郝欣的鼻息。而在确认郝欣死掉的那一刻,她冷静的处理干净了一切,继而回到了家中。

  姜文艺很清楚的明白着,她爱崔世杰,爱到不允许这世上的任何一个贱女人靠近她的丈夫,她可以负罪的去度过自己的下半生,但她绝不允许崔世杰离开自己。

  家门口,当崔世杰跑上楼时,姜文艺递给了崔世杰那个黑色袋子,说:“先送过去吧,我这边还要整理一会儿,等你回来了,也就整理的差不多了。”

  崔世杰点了点头,但临着下楼的一刻,他回头温柔的看着姜文艺说道:“等我们搬离这里以后,就彻底忘记过去的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姜文艺温和的点了头。

  崔世杰释怀的笑了笑:“谢谢你老婆,谢谢你原谅我。”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到这里就结束啦~

好啦,晚安啦各位~

医生在对门女人的身体里,发现了我老公的DNA

讲故事的大熊

医生在对门女人的身体里,发现了我老公的DNA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秋冬款男士牛仔裤修身小脚松紧腰系带韩版百搭潮流新款原色男裤子
韩国 RECIPE/莱斯璧新概念透明水晶防晒喷雾 SPF50 180ml新版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懒人床上笔记本电脑桌台式家用双人电脑桌床上书桌可移动跨床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