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人报恩

2019年4月2日12:31:29 发表评论浏览:21

  世间有一恶灵,名为淫女。专食男人阳气修炼生存。淫女或居深山,惑猎户行人。或居闹市,惑市井商贾。又或居庙堂,惑官宦、天子。

  “你说我,是哪一类淫女?”

  桃姬念着志怪上的话,笑得前仰后合。她本就身段窈窕,这样一笑,更是显得那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男人早已看直了一双眼,整个人盯着桃姬耸起的胸脯口水咽个不停。他凑近桃姬,涎着脸讨好地笑:“桃儿,你知道,我对你是一片真心……你若是从了我,保证,明儿个我就把家里那黄脸婆休了,娶了你进门,好吃好喝地供着……”

  说着,他就伸出手来,猴急地要去撕扯桃姬身上的衣服。桃姬伸出手虚虚一挡,一双眼媚意横生:“你家里的夫人,确实不要了么?”

  “不要了,不要了!”男人一张油腻的脑袋已经克制不住要往那温香软玉之处拱。桃姬边笑着,边问他:“那我若真是那专吸人阳气的淫女,你也愿意?”

  “愿意!愿意!小姑奶奶,你只要给了我,我命给你都行!”

  桃姬闻言妩媚一笑。那笑容淫浪多情,男人看着更觉身下肿胀不已。桃姬主动将身子送上,眼见着就是一场销魂蚀骨,颠鸾倒凤……

  “嘭”一声巨响,房门被外面什么人大力破开。

  “施主小心!”一声清亮男音响起。一位穿着月牙白僧袍的年轻僧人急步走近,见到屋内香艳景象,敛目不看:“施主小心,此女乃是恶灵淫女,我追随她的气息来到此处,若是与她交媾,轻则体内阳气尽失,沦为废人,重则性命不保……”

  “放屁!”男人正是着急时候,猛一下被不速之客打扰了好事,面上青一阵红一阵,咬着牙从床上使劲扔下枕头被褥,砸到僧人身上:“快滚出去!”

  僧人纹丝不动,男人面色更是涨红。胡乱裹了条裤子下床,随手抄起桌上的茶壶就要对着僧人砸下去。

  一只素白的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男人回头,见了那张柔媚的脸,火气登时下了一半。他有些忐忑有些讨好地叫她:“桃儿……”

  “不要动怒。”桃姬宛若一朵解语花,朝他温柔一笑:“来日方长。今天你就先回去吧,过段时间,我叫丫头去寻你。”

  桃姬声音娇糯,哪怕是寻常说话也比其他女子在床上还要婉转。男人听了这话,哪里还能说什么不是,只得恋恋不舍又狠抱了桃姬几下,又瞪了僧人一眼,这才心有不甘地出门去了。

  被僧人强破地有些破败的门虚虚掩上。桃姬重新躺回塌上,指尖把玩自己一缕头发,似笑非笑看着僧人:“和尚,你倒是真闲。还要追我到什么时候?”

  僧人目光直视远方:“追到施主不再作恶为止。”

  “若我偏要继续呢?”

  “那我便一直跟着。”

  “你知道什么!”桃姬却是突然来了气。她站起来,两步走到僧人跟前,怨恨看他:“我最恨你们这些人,只会假慈悲!我要他性命就是作恶?此人酒色无度,为占我生前身体害死我父母,我如今如何对他,都是他罪有应得!作恶?我作恶的时候你来拦我,他作恶的时候你怎么不去拦他!”

  僧人的眼神似乎波动了一下,又很快归为沉寂。他的面容古井无波,语气也一如既往平静:“冤冤相报何时了。作恶之人自有业报,施主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桃姬一对胸脯上下起伏。然而毕竟她成为恶灵淫女后喜怒无常,转眼竟又笑靥如花。她莲步轻移,一双素手轻佻地划过僧人的面庞,整个人也如一枝藤蔓般虚虚缠绕在他身上:“和尚,你是不是也喜欢我,所以才对我如此穷追不舍?”

  僧人闭眼默念心经,并不言语。

  桃姬近看着这张总是坏她好事的人的脸。那脸光洁如玉,隐隐竟似有佛光。可恨自己竟甩不脱他!桃姬娇美面庞下黑色戾气浮动。她忽地伸出手来,五指成爪,迅疾掏向僧人胸膛,却在将要碰到之时,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生生拦住。桃姬整个人都被震开,半晌,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来。

  僧人睁眼,低首。胸膛处,是他前世舍利。理当护他今生安宁。

  桃姬恨恨盯着他,片刻后,张狂大笑:“和尚,有本事你就一直跟着我。你命不过短短数十载,我却有无穷生命。等你死了,那男人无论是转世成什么,我都一定要杀了他,让他魂魄尽失,世间再无此人!”

  僧人唇微动,半晌,发生一声如同叹息般的低语:“施主何苦?你若害人,自有业报,加诸下世……”

  “下世的事下世再说。我与他,不死不休!”

  桃姬果然没有放弃。

  男人早已沉溺她的美色,那日从桃姬处归家后,便不时前去探问。然而桃姬却不敢再用原来的身体。那副身体已经被僧人盯紧,若要成事,必得找其他机会。因此几日来,她化出另一幅媚人躯体,在闹市之中处处勾搭闲汉,引得僧人来回奔波。这日,她又一连勾引了五六个汉子,给他们下了淫毒,只等着僧人一个个去给他们解开,好多耗费些时间。

  僧人慈悲为怀,自然不能见死不救。眼见着那几个汉子拖住了僧人步伐,桃姬心知时机已到,于是又化成最开始勾引那男人的样子,到了那男人府前,莲步轻移,自拐角处走出来。

  “公子……”桃姬娇娇叫一声,把那正在门口调戏丫头的男人唤得回了头。

  男人眼神一转过来,桃姬的水蛇腰扭得更是妖娆。她忽地往地上柔柔摔倒,一双大眼刹间染了水光,对着男人就伸出手来:“公子,我摔倒了,帮帮我……”

  哪怕是光天化日,桃姬此番娇态也让人心驰神往。男人喉头吞咽了一下,眼早就直了。他着了迷般地走过去,手一触碰到那双柔夷,情不自禁来回摩挲两下,更是整个人都要酥掉。桃姬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自那日后,桃儿日日想着公子,只可惜母亲管教太严,竟没寻到机会……”

  “不碍事,不碍事!”男人眼睛盯着桃姬领口,早已急色。他嘿嘿笑一笑,一双手就去摸她的腰:“好桃儿,我就知道你心里还念着我。那日没做完的事情,咱们今日……”

  “讨厌!”桃姬娇声道,又一指院门:“去里面。”

  男人一迭声说好,抱起桃姬就往里间走。等把美人儿放到塌上,男人搓着手准备去解她的衣服,突然顿住,随即脸色煞白:“桃儿,你等等我,我肚子突然不舒服,得去趟茅房……”

  桃姬虽然着急,但也只能等着。她的法术,若要让人魂飞魄散,必得男人和她心甘情愿交媾后才能使用。因此她柔声道:“去吧,我等着你。”

  男人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走之前,还不放心地跟桃姬说:“你一定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好。”桃姬莞尔笑道。等门一关,脸色便冷了下来。过了会儿,她思量一下,索性把自己的衣裳全部褪下,赤身裸体,只留一个雪白胴体在床上等着男人回来。

  男人回来得很快。桃姬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支起半个身子去看,就见男人踏着极稳的步伐进来了。待见了她赤着身子下床来走近,竟也没露出那般急色猥琐表情,而是站在那处,神色微动一下后,又归于平静。

  “怎么了?”桃姬问着,有些疑惑。然而毕竟报仇心切,她不容许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再有一点闪失,于是一双手臂又缠过去。

  “无事。”男人说。随后弯下腰,一使力,将桃姬整个横着抱起,往塌上走去。桃姬娇呼一声,随即揽住男人脖颈,笑道:“讨厌,尽跟我使些这样的坏。”

  很快。桃姬整个人都软在塌上。她对着他娇媚蛊惑地笑,手上使力,抓住男人的衣领,把男人整个上半身都拉过来。一只丁香小舌在男人耳后轻舐,男人竟僵了一下。

  “真是的,难道你从没碰过女人?”桃姬笑道,环住男人,把他整个人都拉进帷帐里……

  一场蚀骨销魂。

  两人身体紧紧结合在一起,桃姬恍惚中好像看见男人胸口有一阵微弱的光慢慢消散。她不以为意,只以为是自己凝结戾气,冲破了男人父母给他的什么护身符之类。俩人既已交媾,报仇时机已来。桃姬浑身激动颤抖,为这一刻,她等了多少年!甚至为此不惜将自己练为淫女……

  这般想着,桃姬身上的黑色几乎要成实。她将浑身戾气悉数集于右手,片刻后,以手为爪,五个手指头指尖都长出尖锐的指甲,随后,迅疾如风,桃姬猛地动作起来,左手忽地一下把身上男人推开,另一只手抬起来,对着男人的胸膛就是狠狠一抓!

  片刻凝滞。

  男人瞳孔锁紧,张着嘴,有鲜红的血液从他嘴里流出来。

  桃姬低下头,看着手里那颗跳动的红心。那红心通体剔透,似乎表面还有隐隐光华。

  “就是这样一个人,竟还配得上这样好的心!”桃姬盯着那颗心,有黑色血泪从她眼中流出:“可见苍天不公,苍天不公!”

  她喃喃半晌,又看一眼眼前气息奄奄的男人,忽而又大笑起来:“你没想到吧。我不是什么桃儿,你还记得五年前,就因为贪色,你害死了全家的那家人吗?……”她的左手轻柔地抚过男人的脸颊,随后厌恶地甩开:“这是你的报应!你的报应!苍天不报,我自己来报!”

  桃姬放肆仰头大笑。右手用力,噗的一声,那颗红心瞬间被捏碎,随即被戾气缠绕着,化为乌有。她凝聚眼力,看着眼前男人三魂七魄慢慢从身体里拖开,知道再过一会儿,他就会魂飞魄散,从此以后不得转世,永永远远,在这个世间,化为乌有。

  桃姬安静下来。她身上的黑色戾气也在慢慢消散。大仇已报,心愿已了。从此以后,她的魂魄不再被戾气缠绕,于是不再是一个恶灵。鬼差前来,她已经干净的魂魄最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男人,在鬼差的催促下,跟着走了。

  从今往后,她将踏入六道轮回,重新投胎做人。再不记得作为桃姬的一生,开始新的生活。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男人的魂魄慢慢变淡。片刻后,一位长髯遮面的男人凭空而现。他看着男人渐渐消散的魂魄,叹息一声:“你魂魄已散,我也无法将你重新归拢。”

  “无妨。”男人对着眼前的地府府君浅淡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前世舍利已因童男之身被破而消弭不见,也因此,桃姬才能这样轻易地取走他的心脏。真正的男人还在茅房里昏迷,桃姬没有杀他,没有作恶,那么也就能够不受业报,不受天谴反噬,安静投胎轮回。至于他,是自愿将自己障目成男人模样,亦是自愿死去,没有怨恨,自然也就报应不到桃姬身上。

  “你这样做,值得吗?”府君眼含悲悯,问他。

  僧人感受着自己的魂魄越来越虚软无力。他知道,自己马上将要永远消失在世间。然而他的面上还是平静的,甚至有着笑意的。朦胧间,他好像看见了自己五岁时,父母皆亡,一个人去山上拜师,又饿又渴,但是遇到的村子里的人都嫌弃他,叫他小叫花子。只有一个女孩,梳着小羊角辫,去家里端水给他喝,还偷偷地把自己藏在怀里的半个馒头分给他……

  滴水之恩,涌泉以报。这条命,本来就是她给的,现在还给她,也没什么大不了。

  她因为厄运,心中再无信仰。而他,从始至终,除了佛,心中的信仰,还有她。

  “值得。”僧人说着,面容更加温和宁静:“以我一身,换她一世安宁。值得。”

  府君长叹一声,眼见着那魂魄马上不见,他背过身去,有些不忍看着他完全消弭。片刻后,身后再无声响。府君回过身。

  眼前的房间空空荡荡,再无任何气息。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到这里就结束啦~

好啦,晚安啦各位~


讲故事的大熊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信用卡代还/额度变现
  • 扫码获得还款券
  • weinxin
  • 支付牌照+资金托管
  • 扫码获得永久分润
  • weinxin
懒人床上笔记本电脑桌台式家用双人电脑桌床上书桌可移动跨床桌
资生堂 洗颜专科洗面奶
Combantrin澳大利亚驱虫巧克力安全高效美味成人宝宝打虫药
韩国LG睿嫣燕窝润膏舒盈滋养洗发水 丰盈蓬松 改善毛躁 强韧防断发滋润 250ml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