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衣柜里,可能藏了一个陌生男人!

2019年4月2日12:31:33我家的衣柜里,可能藏了一个陌生男人!已关闭评论浏览:30
我家的衣柜里,可能藏了一个陌生男人!

  宁曼觉得自己家里可能来了个田螺姑娘。

  最开始是每天早上睡完觉醒来,就能发现桌上有营养均衡并且丰盛的早餐。桌上甚至还有字条:“胃不好,记得要把粥热热再喝。”

  宁曼第一次看到桌上的早餐时,正睡眼惺忪着推开门,看到客厅里一大桌开始还以为是自己饿急眼了,是幻觉。揉揉眼睛,东西还在,两步冲过去,看到食物和字条,情不自禁说了声我曹。

  第一反应就是惊恐。

  难道有人趁着自己睡着,偷偷到自己家里来了?

  但是那样也说不通啊。有谁这么闲得无聊会想到别人家里给人做早餐的?

  要说是暗恋者,宁曼也不信。她长得非常普通,眼小鼻子塌,一身黑黄皮肤,甚至有些虚胖。

  这样的自己,有时候对着镜子照都会自卑。从小到大更是没谈过一次恋爱,怎么可能会有人暗恋她?

  宁曼心里惊疑不定,早饭也没敢吃。正想着,一抬头,八点了。心里面再多事儿,这时候也必须要出门上班。

  一天,地铁上、公司里,宁曼都有些神思不属。等到晚上下了班,宁曼有点不敢回去。她突然想到看过的许多恐怖电影,什么衣柜藏人、床底藏人什么的。她怕。打电话给自己为数不多的好朋友,问能否去她家住一晚,朋友却说自己男朋友今天来了。

  宁曼向来不爱给别人添麻烦,而月底银行卡里的余额甚至不够她住一晚宾馆。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进门去。

  开门的那一瞬间,宁曼就做好了随时要逃跑的准备。然而客厅里一切如常,就连她早晨慌慌张张出门时乱放的拖鞋都纹丝不动摆在原来的位置上。

  她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点。

  犹豫着走进门,放下包,往衣柜走去。越走近,一颗心越是跳得如擂鼓。到了衣柜前,咬了咬牙,做了好几次心理建设,手上还拿着刚刚从厨房拿的菜刀——

  衣柜里面,除了那些大码女装外,什么都没有。

  宁曼又检查了家里各个角落,都是空无一物,没有任何痕迹。

  正在这时,她听到什么地方咕咕响了两声,侧耳仔细听,竟然是自己肚子发出来的。

  ……一天没顾上吃饭,实在是很饿了。

  宁曼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走到客厅里,粥和手工奶黄包还在桌上。自己最喜欢吃的就是奶黄包了,也不知道做饭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等她坐下来,把奶黄包往嘴里塞,被这味道惊艳了一下之后,才发觉自己居然已经吃上了这不知道是谁做的东西。

  理智告诉她应该立刻放下,然后去医院检查。但是……这味道还真的挺好吃。

  宁曼又往嘴里送了一口,突然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反正自己也没人爱,吃不吃得死,就看命吧。

  宁曼没有吃死。

  吃完桌上的所有东西,宁曼打了个大大的饱嗝。睡前,在床上翻来覆去,到底是在网上买了一个摄像头,准备安在客厅里,然后才放心一些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看到客厅里又是一堆自己爱吃的早餐时,宁曼已经没有那么惊讶了。

  人的适应力或许是真的很强。因此,在她看到桌上的新字条写着:“昨晚不乖,喝凉粥了哦”的时候,顺手就把字条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坐下来把新鲜的早餐吃了个精光。

  这个人能知道我在做什么。宁曼边吃边想。然而他或许阻止不了我。否则一开始,就会在我喝凉粥的时候出现了。

  并且,他这个语气,说实话,竟然还有些让人暖心……宁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甩了甩头,再缺爱也不能缺成这样。

  宁曼特意用了加急快递。下班前,摄像头就被送到了她的手里。

  这是远程遥控式的,看上去很是高端先进。

  没有男友的女汉子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来。到了家里,宁曼对着说明书捣鼓了半天,总算把东西安在了客厅角落里。

  安装的时候,她突然想到,如果那人连她自己吃凉粥都知道的话,会不会知道自己现在也在安装摄像头?

  这么想着,她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东西摔下去。

  宁曼连忙稳住心神,摒弃其他念头,一心一意把东西安好了。

  然而那人,果然知道。

  第三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推开门,宁曼就看到茶几上除了那一大堆早餐,还有一张新的字条。

  字条上写着:你对我这么防备,我很伤心。但是摄像头是拍不到我的。我只是一个灵体。

  宁曼连忙回卧室去看监控画面。果然,之前的画面还有,但是半夜,突然间,画面就停了。

  好像是摄像头被什么人关掉了。

  她睡前是把遥控器放在自己枕头下的。现在翻开枕头来看,遥控器是关闭状态。

  也就是说,如果对方真的是个人的话,半夜,这个人想办法溜进自己的卧室,把遥控器从自己的枕头下翻出来,关掉了监控?

  这是不合理的。先不说这样的动作会不会让自己醒来,如果对方真的是个人,那么前面的监控一定会拍到他在客厅里的身影。

  毕竟,大门打开,先是客厅,要进卧室,是一定要穿过整个客厅的。

  ……

  看来对方,说的是真的。

  他真的不是一个人。

  宁曼悚然惊了一下,张大嘴狠狠呼吸了几回,狂乱的心跳才稍稍平复一些。

  自己家里,真进了脏东西?

  而且这脏东西还无时无刻不和自己待在一起,就在这间屋子里……

  宁曼不自禁对着屋子大喊了一声:“你在哪里!你出来!”

  喊完之后有些警惕地四周环顾。

  一切静悄悄的,和原来一模一样。

  宁曼的脚好像灌了铅。她拿着那个摄像头的遥控器慢慢走了出去。走到客厅里。

  一阵诱人的浓香袭来。

  是那些早餐的香味。

  宁曼的心还在怦怦跳着,她自己都听得特别清楚。但是她却突然没那么紧张了。

  如果真的想害她,那为什么要每天都给自己准备早餐?

  这样想着,她突然觉得,或许这个存在,对自己并没有那样的恶意。

  宁曼有些迟疑地坐下来。一支笔还在纸条上放着。鬼使神差,身体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拿起笔来写字。

  宁曼拿起了笔。那张写了字的字条下面还有很多空白。她踌躇了一下,写下: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给我做早餐?你想干嘛?

  字写写涂涂,反复了好几遍。宁曼咬着嘴唇,看了字条一眼,抓起包出门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照常屋里一切都没有变化。

  字条上也没有任何新的东西。这在宁曼意料之中。给自己做饭的这个……东西,好像只有晚上才会出来活动。

  宁曼看着桌上自己写的字条,思索了一下,又在后面加上一句:为什么你只有晚上才能出来活动?

  这些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第二天的早餐格外丰盛,边上的字条写得也很满:我是一个灵体。你还记得八年前你在垃圾堆边上救下的小狗吗?后来我得到了机遇,成妖了。但是我的本体是不能出现的,这是我们那边的规矩。我只是想报恩,想对你好,所以才分出一个灵体来。我的灵体不能和你相见,也不能在白天出现。否则被我们那边的人察觉,我就会遭殃的……

  宁曼仔细回想。模糊的印象中,八年前,她似乎真的救过一只小狗。

  当时她还是个学生。室友拖着她去考六级。她其实并不想考,因为知道自己复习不到位,考了也过不了。但是室友硬拖着她,她没办法。路上,她看到一只小狗在垃圾堆边上奄奄一息。本来对动物并没有什么特殊感情的她灵机一动,好像突然找到了救星。挣脱开室友的手,抱起小狗说要把它送到宠物医院。

  当时已经快要考试了。室友有些犹豫,她说小狗也是一条生命,她去救就可以,让室友去考试。室友走了。她把小狗送到宠物医院,舒一口气,总算是逃过考试了。

  到了医院就要挂号。她没想到私立宠物医院的挂号费竟然这么贵,顶她好几天生活费了。她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怀里好像已经没得治的小狗,最终什么也没做,从宠物医院出来,把小狗放在了附近的草丛里,走掉了。

  本来以为这只被遗忘在记忆里的小狗早就死掉了。原来竟然活下来了,而且还来报恩?

  一心报恩的灵体,宁曼很快相信了这一点。其实,除了相信,也没有别的选择。否则,又要怎样解释摄像头的失灵、奇怪的早餐呢?

  然而她却也一瞬间心虚起来。这个灵体一定是误会了,但是现在她却没法再说。现在是报恩,如果知道了真相,万一它对自己生出怨恨怎么办?它有多少能力,她现在是不知道的。

  宁曼把东西都吃掉了。还在字条上留了一句:谢谢你的早餐,很好吃。

  那个灵体似乎很高兴宁曼对它的接收。

  后一天,宁曼就发现,桌上除了早餐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饭盒。

  饭盒上面有个新的字条:老是吃外卖对身体也不好。我做了午饭,你带去公司,中午热热就能吃。

  这灵体还挺居家,挺贴心。宁曼心里想着。打开饭盒,里面是鸡排便当。光是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宁曼把饭盒带去公司。中午吃饭时同事也被香味吸引,惊讶地看着宁曼:“你晚上在家还做饭?”

  “没有。”宁曼说着,笑了一下:“我哪有这么好的手艺。”

  “我说也是。下了班谁还有力气做饭啊,何况你家还住这么远,到家都不知道几点了。还做饭,不到十二点睡不了觉了都。那这饭……难道你有男朋友了?”

  男朋友?宁曼下意识想要否认,然而话刚要出口又不知怎么顿住了。同事的眼神就变成那种“你知我知”的样子,意味深长看着她,嘴里长长地“哦”了一声。

  宁曼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低下头去扒饭。心里胡乱想着,自己哪有什么男朋友。家里唯一的那个灵体,也不是人的,而是动物的。

  不过自己这几天,黑眼圈确实重了很多,就像没睡好似的。看来还是得多涂涂眼霜了。

  宁曼和家里的灵体开始了用字条交流的状态。通常是宁曼早上写,灵体回复的内容第二天早上伴着早餐一起出现在桌上。

  “今天同事还问我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其实化成妖之后,我的本体已经有人形了的。”

  “你还真想做我男朋友啊。”

  “……你多吃点,今天做了很多。”

  ……

  “你昨天回来之后好像就不太开心,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还不是我主管。尽出些幺蛾子,什么活儿都推给我干,临了出了事故,责任全往我身上推。”

  “要不然,你别干了?”

  “不干你养我啊。”

  “我养你啊。”

  宁曼看着字条半天没动。她脑子里灵光一闪,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作为一个大妖的灵体,它怎么可能只会做饭?试探着,她写下:你做饭都是用我的食材,要怎么养我呢?

  忐忑地等了一晚上。第二天起来,客厅桌上没有饭菜,只有她的笔记本电脑。那电脑正开着,里面是一个Word。打开来,竟然是她现在正在做的项目的方案。

  只是方案原本只有开头,现在却是完整的。宁曼工作并不太精通,但是稍微看一眼,也能明白,这是顶尖的专业水平才能做出来的方案。

  是她们小组磨一个月也磨不出来的方案。

  宁曼的心怦怦跳起来。

  她这时才开始满桌子找字条。那字条被压在电脑下面。上面画着一个笑脸,写着:我不能直接给你钱,或者用别的超能力。你知道我不能被发现。但是你可以从公司辞职,把原有的客户接过来,我来帮你完成任务,这样你轻松、不用受气,还能赚很多钱。

  字条最后,还写了一句话:看到你不开心,我也很难受。

  宁曼的眼睁大了。

  她知道业内一份完美方案的价格。比她一年的工资都要高很多。

  她不是没想过以前看过的小说里那些操纵股票啊、投机倒把啊之类的事情。但是一是灵体说了那样不安全,二是这样操作,对她来说,其实也更好。

  体面。

  一个女人,创业赚钱,能力极佳。对多少年来少被认可的宁曼来说,吸引力是致命的。

  宁曼试探着把方案发给了客户一部分。下午,客户就回话了。

  “就是这样!继续做,把整个方案做出来,下个合同还优先考虑你们公司!”

  要知道,作为甲方,这个客户可是出了名的难缠,爱让人修改。

  宁曼原本还忐忑的心在接到电话的一瞬间稳了。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用专业、宠辱不惊的语调对客户说:“其实这份方案,不是我们组做的。”

  “那?……”

  “是我个人做的。”

  “宁曼!你在做什么?上班时间不许打私人电话。”主管皱着眉头走过来敲敲宁曼的桌子。宁曼赶忙捂着手机对那边低声说一句:“对,尾款之后直接打给我就好,完整方案我这周内发你。”说完才挂掉电话。然后低下头理了一下衬衫下摆,才抬起头来,在主管不善的目光中从容地站起来,微笑着说出一句话:

  “我要辞职。”

  宁曼感觉自己八年前,遇到的不是一条小狗,而是一颗摇钱树。

  这棵摇钱树效率奇高。辞职的短短半个月内,已经帮她做了五份方案。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圈子这么小,她的名气竟然已经在客户群里以瘟疫般的速度扩张开来,大家提起宁曼,都是“速度快、一遍过,完美”。

  每天早上起来桌上还是有早餐。电脑上也有完美的方案。灵体可以说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了。只是还不能在宁曼清醒的时候出现。宁曼很快富有起来,只觉从前的害怕顾虑都恍如隔世。同时,也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心虚。她知道,现在自己得来的这一切,说是因为以前做的“好事”。但那好事其实是假的。她其实并没有真正救助那只小狗。

  或许是因为那只小狗那时候还太小,记忆不太清楚,才把她当成了救世主。事实上,它能活下来,完全靠得是自己顽强的生命力。

  和她,并没有关系。

  而得到的越多,就越怕失去。如果一开始就没有离职,没有拥有过现在的名声和财富还好。但是一旦拥有过了,就会患得患失。

  宁曼明白,如果灵体知道了真相,那么她很快将被抛弃,然后,一无所有。

  这天,宁曼打扮好出门,走在路上,准备去和另一个客户签订合同。等签完这个合同,拿到定金,她攒的钱就可以换一套房子了。这个房子她早就住腻了。老小区,环境差,晚上还总有大妈在底下跳广场舞。只不过之前没有钱,只能租住在这里。现在不同了,她已经看好了一套新房,在市中心,已经约好了没有问题,下周就去交首付过户……

  宁曼有些厌恶地用手捂住鼻子,步履匆匆地走过小区里的垃圾堆。正要走远,一声微弱的哼叫引起了她的注意。

  宁曼下意识回过头,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被不知道是谁打折了双腿,正在恶臭的垃圾桶边做最后的挣扎。

  八年前的场景不知怎么的,突然在脑海里闪现。宁曼顿住,神色犹豫。她其实是不想多管闲事的。这小狗眼看着也是救不活的。但是那股子心虚又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卷过来,格外强烈……

  宁曼的手机此时响起来。是她给自己叫的出租打来的,正在催她快出小区上车。宁曼咬了一下唇。这次的合约很重要,是她目前联系的最大的一个单子。而现在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

  新房洁白的墙壁、明亮的阳光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先走吧。宁曼想。等自己回来,如果这只小狗还活着,就去救它。

  等宁曼签完单,走近小区大门,走到垃圾堆边上,就发现,那只小狗已经不见了。

  或者说,那整个垃圾堆都不见了。应该是刚被清理过,垃圾桶里头干净了不少,连绕着飞的苍蝇都少了许多。而那只小狗去了哪里?被别人救了?自己挣扎着去了别处?还是……死掉了,和垃圾一起,被运走,准备焚烧?

  宁曼突然有些不敢想。她快步走回家里,给自己灌了一大杯水,才稍微冷静一点。

  看了一下表。已经挺晚了。简单地吃了一点饭,宁曼打开电脑,敲起字来。

  她要把客户的要求都写进电脑里。这样,第二天早上起来,就会得到一份来自报恩灵体的,完美的方案。

  只是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心虚还在一直折磨着她,让她即使在工作过程中,也时不时有些心悸。

  这天晚上,宁曼做了一个特别的梦。

  梦里她处在一个白茫茫的空间里。正在四处张望,一个男音从背后叫住了她。

  “宁曼。”他含着笑说。

  宁曼回头,就看到一个长得异常帅气的男人正笑吟吟看着她。男人西装革履,带着一副眼镜,满身都是禁欲的精英感。

  这是几乎只在小说和电视里才会出现的男人。

  宁曼愕然地指了指自己:“你认识我?你是谁?”

  “每天早上的早餐是谁做给你吃的,忘了?”男人走过来,很自然地揉了一下她的头。

  宁曼的心跳一下加快了。难道这就是那个报仇的灵体?这是他化成的人形?她顾不上惊艳于他的外形,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为什么会突然入梦?难道是发现了当年的真相?

  “你又害怕,怎么总是这么胆小。”男人笑着说:“是不是我入梦吓到你了?其实以前我就可以入梦,但是一直担心你不能接受我……”

  “怎么会?!”

  宁曼下意识出生反驳。现在她最怕的就是他发现当年的真相,离开她。让她从天堂重新摔回地狱。

  “真的吗?你愿意一直和我在一起吗?”男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俊美的,不笑就显得冷酷的脸上,浮现出了希冀的神情:“今天下午那只小狗……我还以为,你其实也不喜欢我。”

  “当然不是!”那股极强的心虚感和对灵体可能会离开的恐惧一瞬间攥住了宁曼的神智。她脱口而出:“我喜欢你,希望能永远和你在一起!”

  “是吗?”男人笑了。那笑容有些说不出的蛊惑味道,“我也是。我也希望能和你融为一体。从此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说,我们就这样融合,好不好?”

  宁曼只觉这话有些怪怪的,但是却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奇怪。她的意识渐渐有些模糊。在最后的那一刻,她记得自己说了一声“好……”

  第二天早晨。

  宁曼从床上醒来。她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定定地对着天花板看了许久。然后,又伸出自己的手来,在自己的眼前晃了几下。

  感觉到对身体完整的控制权,她低低笑了几声。起来拉开窗帘,清晨的清冽而喧闹的空气瞬间涌进来。

  “……还是第一次在白天控制身体。”她,或者他,陶醉而痴迷地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这感觉真好。”

  “也不枉我这样费尽心思了。主人格虽然很弱,但是杀死她,完整取得身体控制权,还真是废了很多工夫啊……”

  宁曼笑了起来。那嘴角的笑容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像男人。他走出卧室,走近餐桌。

  那桌上空无一物。没有早餐,也没有写好方案的电脑。但是宁曼视而不见,愉悦而熟稔地走过去,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为完整的自己,烹饪起了这新的一天的,完美早餐。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

晚安啦各位~

我家的衣柜里,可能藏了一个陌生男人!

讲故事的大熊

我家的衣柜里,可能藏了一个陌生男人!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日本 Zojirushi 象印 保温杯SM-SA48红色480ml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探璞太空记忆棉枕头枕芯慢回弹记忆枕头成人护颈椎枕单人学生枕头
腹肌贴男健腹贴腹懒人收腹机运动健身器材家用锻炼肌肉智能健身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