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男人,活活吸干了我的血

2019年4月2日12:32:49 发表评论浏览:62
我爱的男人,活活吸干了我的血

  四月廿九,我第一次遇到公子。

  那时灵月寺前桃花烂漫。我从漫长的冬眠里醒来,从洞中跃至树下,正准备去寺里偷些香油果腹,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气息,是从来往寺庙上香的人群中传来的。

  我心生警惕,绷紧脊背,蓬松的白毛炸起来。那是我最讨厌的一只狐狸的味道,他很坏,无恶不作,爱吸别的狐狸的血,偏又法力高强。我们小狐狸从小要是不听话,妈妈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让那只狐狸去把我们抓走教训。谁也不想被他教训。有的小狐狸被他抓到洞里,没过几天,就浑身是血地被扔出来,无论进去时是什么颜色,出来时,都是一身暗红的血毛。就算这时过去救治,也往往活不过几天就没了气。

  我已经一个冬天没有闻到过那只狐狸的味道了,这是今年以来的第一次。

  我是想跑的,但方才跃到树下,我的脚有些崴到,不太方便,跑起来便一跛一跛地有些慢。那味道渐渐近了,我急得不行。突然间,我身子腾空,被什么人抱了起来。有个声音在我头顶上方惊喜地说:“公子快看!这儿有一只白色的小狐狸!”

  然后,我就被放到了一个温暖的、柔软的怀中。而那股味道,也在同时灌满了我的鼻子。完了,我被那只坏狐狸抓住了,我就要死了!

  两眼一翻,我被自己吓得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我意识清醒的一瞬间,就立刻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被坏狐狸抓到了,身上却还没有疼痛。怎么了?是他还没来得及处置我吗?我是想逃,但那股味道却还萦绕在我的鼻尖,一切都显示出坏狐狸离我还不远。我等啊等,等了好久,那股味道仍是不远不近。怎么回事?难道他都不动的吗?我有些疑惑,紧张小心地,稍微把眼睛睁开了一个小缝。

  没有看到狐狸的影子。

  我胆子大了些,头往边上偏了偏。我居然不是在自己以为的山洞里,而是在一间看上去像是人类居住的房子中。屋里空荡荡的,没有别的人或者狐狸存在。怎么回事?难道那股味道是我的幻觉?从小,妈妈就说我胆子是最大的,现在也是。我等了会儿,觉得四肢都僵了,只犹豫了一下,就从那软垫上跳了下来。

  味道还在。

  我知道该逃,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好奇,想要循着味道去找。近了,近了,那味道渐渐近了,却还没看到狐狸的影子。难道在被子里?我屏住呼吸,抬起两爪,把被子掀开——

  里面却不是狐狸,而是一张褐色的狐皮!

  那股味道,就是从狐皮上传过来的。

  我有些懵,还没反应过来。坏狐狸死了?坏狐狸还被剥皮了?他被谁杀了?按理说,看到同类的皮毛我应该是有些怕的,但我早就在心里面恨了坏狐狸一千次一万次,所以,现在我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有些莫名的兴奋。

  哈哈,坏蛋!让你欺负小狐狸,让你吓唬我们。现在没了吧?我再也不怕你了!我拿着狐皮出气,逞威风,两只爪子把狐狸皮揉来揉去,又去揪它上面的毛。一张好好的狐皮被我弄得乱七八糟。或许是太得意,连有人进来了我都没发现。直到一双手,把我拦腰抱起,我才反应过来。

  “你看这只小狐狸!”抱着我的人声音满是调侃:“竟然敢在同类的皮毛上玩,也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傻!”

  我还有些懵,另一只修长的手把我接了过去,抱在怀里,我又感受到了在灵月寺前感到的,那个柔软温暖的怀抱。

  紧跟着,一个温和如流水的声音,在我头顶,低低地响了起来。

  “阿晖,别闹。”

  那怀抱好舒服。我明明知道这是个陌生的人类,却还是忍不住在上面打了个滚儿。那个叫阿晖的男人惊奇地看着我:“这狐狸,看来是真傻!公子仁厚,知道皇上喜欢白狐皮,把这白狐送了皇上它就活不了命,还养着它。不过照我看啊,养也是白养。反正也不聪明,不如公子你就把它赏了我,让我也做一身狐裘!”

  皇帝要抓白狐狸吗?我有些疑惑。冬眠前好像还没听说过呀!刚要好好回忆一下,就听到狐裘两个字。我的身体僵了一下。我感到阿晖的视线灼灼地盯着我,情不自禁往那怀抱里又缩了缩。被叫做公子的人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我的头。那手微凉,力度不重不轻,比妈妈帮我舔毛还要舒服。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往那只手上蹭了蹭。

  公子笑了一下。笑声也是低低的。笑完之后,他又咳嗽了两声,说:“阿晖,你莫要吓它。”

  我在公子的房里住了下来。说来也奇怪,或许是坏狐狸的毛让公子做了狐裘,坏狐狸的肉也进了公子的肚子,所以坏狐狸的一身功法,也就融到了公子的身体里?总之,我只要一靠近他,修炼起来就有些事半功倍的意思。我是个懒狐狸,从来最惫懒于修炼,好不容易有个能加快修炼速度的法子,所以,即使逃出去对我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也从不肯逃。而在这段日子里,我也知道了,坏狐狸是那个叫阿晖的仆从打到的。我开始时还诧异那坏狐狸这么厉害,怎么可能被一个凡人打死,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那时坏狐狸冬眠刚醒,阿晖进山狩猎,坏狐狸饿了一个冬天,想要吃肉,来咬阿晖,却因为才醒来功力没恢复,反倒被阿晖占了便宜。阿晖剥了坏狐狸了皮给公子做裘,还给公子炖了肉吃,希望用这种方法,能让公子的身体好起来。

  是的,公子的身体,一直不好。

  他总是咳嗽。似乎很怕冷。按理说,他都吃了坏狐狸了,我都能因为坏狐狸的功力而修炼了,他怎么也该好了。但他仍是一直不好,我也没太在意。人类嘛,本来就是生命不长的东西。以前我听妈妈说过,有小狐狸喜欢上了人,结果等她回去修炼出人形,再回来,那人都老死了。所以,妖怪只能跟妖怪生活在一起,人的生命太短暂,也太脆弱,我从小就知道。

  直到那天,那件事。

  那天,我正在公子身边晒太阳。他在摇椅上,我在他身上。太阳暖洋洋的,我一边修炼一边打着瞌睡,正眯着眼兀自舒服,一边想着晚上该吃些什么。公子很宠我,他拿来鸡肉,我不吃,他就再去拿粥。我再不吃,他会再换。然而,就在我的脑子里反复盘旋着鸡肉和粥我到底该吃哪个的时候,一阵喧哗突然响了起来。

  我睁开眼睛,就发现一队重铠士兵,拿着矛和盾,团团围住了公子。

  太阳很晒,他们穿着很厚重的衣服,按理说应该很热,但我却感觉到森森的凉气。那是比在坏狐狸更可怕的味道。我的毛炸起来,很尖地叫了一声,公子轻轻摸了摸我的头。他安抚着我,站起来,我藏在他的袖子里。

  “你可知你犯了什么罪过?”一个老太监从士兵里走出来,拿着拂尘。他须发皆白,一双细细的眼睛镶在脸上,闪着很坏的光。公子还是那么冷静,好像什么都无法让他改变态度。他摇了摇头。

  “跪下!”老太监尖锐地叫了一声。公子犹豫了一下,立刻有两个士兵从周围走过来,一脚踢在他的膝盖骨上。

  我听到公子的骨头发出来一声响。

  有汗从他的额头落下来。

  老太监轻蔑地看了一眼公子,抬起头来,声音又细又渗人:“奉皇上口谕,尔私藏白狐,拒不上供,是为欺君,其罪当诛。”

  几个士兵上前来,钳住公子的手。我在他袖子里被抓住了尾巴,疼得差点叫出声来。公子的袖子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我只能紧紧趴在他的手臂上,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公子身体不好,所以平常穿的衣服也厚,慢慢地,我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软,而公子的手臂,也越来越烫……

  我是被一股温热的灌到嘴里的液体唤醒的。那液体很稠,带着一股淡淡的腥气,却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我还闭着眼,意识也没完全回笼,但嘴巴已经情不自禁顺着那液体往上,往上。那液体渐渐少了,我身体里的力量也在慢慢恢复。仍不知足地,我朝着那液体的来源轻轻咬了一口……

  一声轻轻的痛叫,让我彻底清醒过来。

  而甫一睁开眼,我就看到了公子的苍白的脸,裸露的手臂,和手臂上那道被隔开了的,还在缓慢渗血的伤口。

  是公子!是他喂我喝了他的血,里面有那只坏狐狸的精气,所以他才会这么虚弱。他吸收不了坏狐狸的功力,但我却能吸收。那血……我的身体能恢复,原来竟然都是他放血的缘故!

  公子看到我醒来,朝我笑了一下。那笑好虚弱,像他房里的瓷器,一碰就会碎。牢房里没有窗,只有一个小小的有栏杆的洞,食物和水都从洞里放进来。现在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微弱的太阳的光从洞里撒下来,很朦胧的一小片,笼在公子的脸上,我突然觉得,他好像要变成一个透明的人。

  我的心,不知怎么的,一下慌了起来。

  公子靠在牢房的墙壁上。那里很冷,我有好多蓬松的软毛,靠过去都会觉得寒气逼人,更何况是他。他的头发有些乱,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么整洁、干净。我的心乱成一团。从始至终,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修炼法宝和喂食者,我以为我是没有感情的,可是为什么,现在,我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努力想办法,让自己逃出去呢?

  公子的闭着眼,却好像能知道我的想法一样,把我轻轻地抱起来。我不太舒服,却不敢乱动,怕碰到他的伤口。他没睁眼,喃喃的,就像从前好多次,抱着我晒太阳,给我讲故事。他说:“小傻狐狸,要害得你跟我一起吃苦了。不过不要怕,我血里有阳狐的气息,再多喂些给你,和你的阴狐道行融合,就能在你体内发挥最大的功效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自己逃走,回到山林,自由自在地继续做你的小妖怪。”

  他竟然一直都知道我是妖怪?!

  我的爪子挪了挪,被他握住。一种异样的感觉从爪子那里传来,一下弥漫到我的心里。我整个身体好像都有些酥,好像只要一被他抱住,就成了一只懒洋洋的,不想动弹的狐狸。不能这样!我细细地叫了一声,站起来。此刻,我好后悔自己从前总是偷懒,不肯努力修炼,即使后来到了公子身边也仍是练一天玩两天,才导致自己现在法力低微,连公子都救不出去!

  而且,最重要的是,公子已经不能再失血了。

  他身体本来就不好。单阳狐之力在他身体里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反而增加了他身体的负担。方才喂血给我,他的脸色已经不像个真人。如果再让他割血,那恐怕,恐怕!

  我不敢再多想。

  我抬头忘了一眼这监牢。公子是个好人。他光风霁月,对我好,对阿晖好,总之,就是好得不得了。我不能让他死,我不想让他死。而要做到这一切,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公子的脸,下定了决心。

  牢房里不知日夜。公子已经睡下。他的眼阖起来,睫毛密长。我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那股浓浓的坏狐狸的味道,此刻对我来说,竟然已经不是恐惧,而是眷恋。那是公子身上的味道。我伸出两只前爪,轻轻扒开他的嘴巴,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爪子,然后,不再犹豫,猛然张嘴,咬在了自己的前爪上!

  巨大的痛楚一瞬间袭来,我差点晕厥过去。血液立刻汩汩流出,染红我的白色软毛。我忍住剧痛,把爪子,放到了公子的唇边。

  殷红的血液,一股一股,流到了公子嘴里。

  就像他给我喂血一样,我也可以把我的血喂给他。

  到底我修炼时间短。我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好久,但公子却仍没有醒来。我有些着急,使劲催动体内的血液,让那血流得更快些、更急些。慢慢地,我看到公子的身上,好像有了一层朦胧的光,而那长长的细密的睫毛,也轻轻颤动了两下……

  我想欢呼,我想庆贺,但我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力气。

  我的血,被抽干了。

  但,公子已醒来。我把我的力量都给了他,阴狐之力,阳狐之力,他现在,无论如何,都可以自己破开牢笼,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再去做他的闲散雅致、干净的好看的公子了吧……

  我用尽全身力气,挤出最后一点笑,然后,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

  牢笼里。

  原本躺在地上,身披狐裘的男子坐了起来,擦了擦嘴边的血。他脸色红润,眼神精明,无论如何,都不像一个身有重病、身陷囹圄的人。

  男人看了一眼身边已经被吸干了血液的小白狐,嗤笑一声,随手将那尸体扔到了一边。随后,他大手一挥,眼前种种景象竟然为之一变。那牢笼不是牢笼,而是山洞。远处,原本山水楼阁的山庄,也不再是山庄,而是一片凄凉坟地。

  男人轻轻一笑,转身,捏起术法。只是瞬间,人已不再是人。他化为一只浑身棕色的成年公狐,身上的狐裘,也转而化身为他的皮囊。

  一只小小的狐狸,胆怯畏缩地进了洞来。

  公狐长啸一声,感受到身体里的力量,满意地笑了。他招那只小狐狸过来,夸奖他道:“阿晖,你这回做得不错。果然如书中所说,我需吸满母狐之血,才能把我这一身功力练到极致。而母狐被逼迫之下吸的血,到底带了些怨气,不利于我的修炼。如此设了个幻境,演一出戏,让她心甘情愿献血于我,血液纯净,效果果然甚好,甚好!”

  阿晖伴着公狐讨好地笑,凑过去一张阿臾的脸:“都是您神机妙算,专找这种没经过事儿的小母狐狸。培养了这么久感情,您就是因为她被‘抓进监牢’的,双管齐下,只要是个母的啊,都逃不出您的手掌心!”

  公狐哈哈大笑,得意非常,再无一丝当初温润模样。从来世事弱肉强食,他虽恶,算计得当总能愈来愈强。而小白狐,不过是个有感情的食物而已。她要感情,他便给她感情。从来都是交换,只是交换。纵然日后真有报应,那小白狐终于也只是一具干尸,湮灭天地之间,再无声息。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

晚安啦各位~

我爱的男人,活活吸干了我的血

讲故事的大熊

我爱的男人,活活吸干了我的血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信用卡申请/额度变现
  • 申请返利,无需POS提现
  • weinxin
  • 聚卡付代理,永久返利
  • 三级分润,升级会员高收益
  • weinxin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西班牙蓓昂斯玫瑰精华爽肤水500ml Byphasse+120片
空姐可儿飞机杯娇滴语音互动发声男用自慰器成人情趣性用品工具
给大家分享一款男同性恋(gay)的羞羞软件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