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voice 站点 2019年4月12日18:19:11 评论浏览:163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某交友软件上,在互相看过了照片之后,接下来的招呼方式仿佛就约定俗成——“你10?”当然,这里的“10”并不是自然序列中“9”和“11”中间的计数,它可以说是一个代码、一份标签,还可以说是一种认同,方便我们完成与对方的身份确认。

这种体认方式并非是我国独有,西方和拉美国家同样也有称谓。譬如,在男男性接触群体中,“Top”作为角色是指在性关系中偏好插入的一方,对应我们的“1”,也是我们常说的“攻”;“Bottom”作为角色是指在性关系中偏好接受或被插入的一方,对应我们的“0“或“受”。此外,还有一类是上述中未提及的,即“Versatile”,它作为角色是指在关系中既偏好插入又允许被插入的一方,我们也有与之对应的数字——“0.5”。

所以,“攻”和“受”的名头中外各异,实而相通。就像我们脚长270mm,买鞋直接选27码即可,可在欧洲就要选43码,而到美国则改为9码。尽管码子各异,但我们的脚长始终没变。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谈及同性之爱,《断背山》是一个怎么都绕不开的话题。

1963年的夏天,美国怀俄明州西部,两个阳光明媚的少年于高山牧场结识,单调而艰苦的工作,终于让他们在一次酒精作用之后,在同一个帐篷内、同一床被褥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在长达十数年的爱恋中,二人保持着难能可贵的同性之爱。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段关系里,不论是杰克,还是恩尼斯,好像很少谈及谁是“攻”,谁又是“受”的问题。

爱了就是爱了,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角色确立和身体确证,或者说是“攻”还是“受”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不妨先谈谈角色的属性问题。

如同《断背山》里的二人,在意识到自己是同性之爱前,认知层面是很难先给自己界定是“攻”还是“受”的。有了是“攻”还是“受”的分别心,才会有了关系中的角色扮演,尤其是相较于“受”和“可攻可受”而言,“攻”因为在行为中占据了主动权,比较不太容易自我认定为同性恋或同性倾向。

置于生物学中类比,“攻”更像是“♂”,即父本;而“受”更像是“♀”,即母本。这样以来,就不难发现在男男性接触者的关系图式里,“攻”和“受”的划分被简而化之了,借助了传统自然界中的“异性”范式。

由此,两个人虽然在性别角色上是一致的,但在性角色上就是相异的,又回归到了“异性恋”关系里,称谓上也不外是“老公/老婆”、“丈夫/妻子”之类。看上去亲密的同性之爱,实际上裹挟着异性之恋。通常情况下,“攻”要将异性恋中男性阳刚、坚强、无畏的一面展现出来,那么配合着关系,“受”就要展示出相对而言的阴柔温婉的一面。这样二元关系才有可能顺遂,否则——你刚我也刚、你强我也强——就无法完成性角色的匹配。归根究底,还是异性恋的变形表达。

假设从心底里没有把彼此当作异性恋里的夫妻,我喜欢你,就只是你,而无关乎你是否跟我同性,那又何必区分自己在这段关系里扮演者怎样的角色,对抗世俗、对抗传统已然不易,还要用同性之名,行着异性之实,不禁要自问是否“伪同”。于是,在圈儿内有句流传许久的话,也算是很多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只有绝对的0,没有绝对的1”。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甚至,还有认为,只有强攻强受的组合才有可能缔结真正的同性伴侣。关系的双方,不但没有性角色上的“攻”和“受”的强烈分野,也没有称谓上的“夫妻”的二元对立,在完成自身的性别角色的确立的同事,也享受着同性关系的滋养。这种组合,在西方同志社群里似乎更稀松平常,便如前述《断背山》一般。乃至,在《同志亦凡人》、《我所谓的生活》、《摩登家庭》、《Marin Mull》等影视作品中,都不是很关注,或者说剧集本身并不是很强调双方“受”和 “攻”的角色区分。

尤其就《同志亦凡人》论处,英国版叙述的视角在于青梅竹马的感情和少年成长的历程;后由美国翻拍,将剧情扩展到了五季,但同样没有强调“攻”和“受”的角色之别,而是藉由同志群体,反映了美国社会生活的人权、毒品、性和艾滋病等问题,同志的感情也像异性恋一般,在社会的宏大背景下展现着平淡而有平凡的同志生活。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再谈谈角色的认知问题。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单纯地看画作《施洗者圣约翰》和雕塑《大卫》,比较能够洞察艺术家对于男性的艺术化展现,有情绪、有线条、有质感等等,但结合着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同性传闻,好像也很难将这些艺术作品跟“攻”和“受”进行链接。

无论是有着鸡奸指控后又因证据不足而撤诉的涉案达芬奇,还是穷极一生只创作男性雕像并对女人丝毫没有兴趣的米开朗基罗,都鲜少在他们的作品中发现同性间“攻”和“受”的分别心,更多的是通过艺术的眼光审视同性之美。想来,设若身居卢浮宫的你,大概也不会想到圣约翰和大卫在性角色中分属“攻”还是“受”吧!

对于同性间的情感,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给出了“消极的俄狄浦斯情结”说法。

这里不妨先引入一个古希腊的传说——俄狄浦斯王的故事。相传,远古时候有个叫做忒拜的国家,主人公俄狄浦斯就是忒拜国国王和王后在一夜酒精下的“爱情结晶”。

神灵预言国王的儿子成人后将“杀父娶母”。

困扰于神谕,国王命奴仆用铁丝戳穿婴孩的脚踵,把他扔到荒郊野岭,希望弃婴在野外自然死亡。幸运的是,婴儿被一个过路的牧羊人救起,因受伤的双脚而起名为“俄狄浦斯”。

邻国科任托斯国的国王和王后没有子嗣,俄狄浦斯便被接入王宫抚养,后确定为王国的继承人。随着俄狄浦斯的长大,“将被儿子所杀”的神谕再次出现,为了避免杀父娶母的神谕成真,俄狄浦斯决定离开养父母。

离开后,俄狄浦斯来到忒拜国,与素昧谋面的亲生父亲相遇,因发生了争执,当场将父亲杀死。回到城邦的俄狄浦斯,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解救了国家,被臣民拥戴为国王,按照当地习俗,失去了丈夫的王后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君的妻子,至此“杀父娶母”的神谕得以完整应验。

也许每一个男孩子在婴儿期的时候都有过“杀父娶母”的幻想,即“俄狄浦斯情结”,也即我们常说的“恋母情结”。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在同性的群体中,似乎更在向着父亲的硕大靠近,尝试着与母亲争夺着父亲,不用像“俄狄浦斯情结”那样有着严重地被父亲惩罚的担心,自然也没有“阉割焦虑”。

一面希望跟母亲的竞争,能够抢夺到父亲的硕大勃起,一面又依赖者母亲的仓库储存供给能量。倾向于父亲的时候,更贴近于“受”的角色;倾向于母亲的时候,则更贴近于“攻”的角色。不似经典的“俄狄浦斯情结”,只单纯地抢夺母亲、排挤父亲。可能这是弗洛伊德给出的同性间“消极的俄狄浦斯情结”的原因之一吧。

同性间性角色的扮演,往往回归了婴儿期的状态,但无可否认性作为原始冲动自有其需求和魅力,如同异性恋最终也会通过性的满足来巩固关系一般。尽管如此,原始冲动并不能取代同性间的爱恋,就是说你不会因为对方是“攻”还是“受”而选择是否跟对方在一起。如果出于性角色的“攻”和“受”的需求考量,也许不禁要问,爱的是一具躯体,还是一个鲜活的人。

这种认知层面的东西最是无可捉摸。而我们大多时候偏偏又活在了社会的期待之中,成长和生活也都有着按部就班和各司其职,也许无暇顾及最深层的认知层面,不见得都能够轻而易举地甄别自己是否在“俄狄浦斯”的冲突里是否消极。大抵,这也是李安导演在电影成名之后,有所吐露的原因之一吧——“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画面又切回农场,恩尼斯带着杰克的骨灰,回到两个人初次相见的断背山。转而走进杰克的房间,恩尼斯不禁潸然泪下,原来他们第一次见面穿过的衬衫被整齐地套在同一个衣挂上。郁郁葱葱的断背山依然矗立在那儿,没有谁在谁身上,也没有谁在谁身下,就是两个相爱的人,用炽烈和浓郁勾画着属于他们的天上人间。

《断背山》里的恩尼斯和杰克,谁攻谁受谁Care?

将最积极的能量,传给最多的性少数 

voice 站点
探璞太空记忆棉枕头枕芯慢回弹记忆枕头成人护颈椎枕单人学生枕头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fourLoko四洛克four调酒师系列紫枭粉蝎进口预调鸡尾酒两罐套装
韩国LG睿嫣燕窝润膏舒盈滋养洗发水 丰盈蓬松 改善毛躁 强韧防断发滋润 250ml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