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死了我的婚姻

avatar 2019年4月24日18:53:58 评论浏览:101
我杀死了我的婚姻

  刘佳结婚第三年,工作开始忙起来。

  原本,她只是个普通公司职员,大学学的也是不痛不痒的电子商务。进公司五年,一步步往上升,总算从小职员做到部门主管。偶尔加班,但是大体来说,每天回家做做饭的工夫是有的。和老公黎海亲热说心里话的时间,也是足足的。

  然而第五年开始,公司总经理和董事会决议出现重大分歧,总经理打算出去单干,不放过被董事会否决掉的大好提议。总经理是原先刘佳的直属领导,也是这样一步步提上来的。于是走之前,就问刘佳,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出去,开拓新天地。

  刘佳同意了。

  最开始,为的也只是那一份钱。

  那时候,她跟黎海商量。黎海说:“听着挺靠谱的。”俩人一块盘算:如果跟着总经理走,刘佳是能提上来的。现在的公司,人情关系太多,刘佳没有关系,就只能苦干。做到现在的主管算是到头了。工资也涨不上去,最多随着通胀好赖多点儿,意思意思。跟着总经理,他开出的工资首先就比现在高三千,最重要的,是还有股份。

  刘佳就这样,换了工作。

  一开始,其实还好。刘佳工资到账,每月多三千,拿出百分之二十,六百块,和黎海一块出去吃自助餐庆祝。黎海说:“我这可是沾了你的光了!”刘佳佯做不敢:“黎总这话说的。”然后俩人就哈哈笑起来。

  真的忙起来,是换工作小半年后。

  那时新公司刚上正轨,千辛万苦,总经理靠着之前的关系,拿下个大单子。当然是挖的原来公司的墙角。原来公司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派了刘佳原来的同事来新公司探查。刘佳到底嫩,被人亲亲热热挽着手喝了会儿茶,迷迷糊糊把公司的报价漏了点儿出去。隔天,总经理就接到客户电话:原来公司给出了更低报价,要把单子拿走。

  总经理咬着牙,给出了几乎是成本价。

  刘佳知道事情因为自己而起。总经理不说,那是给她面子。从此她一改往日作风,铆足了劲儿少说多做,把单子做好。只要这次做成了,做得比原来公司的还要好,那么以后价格就算高些,客户也知道要选择哪边。

  从那开始,刘佳天天早出晚归,朝六晚十。

  回来得这样晚,自然做不了饭。黎海做了几天,等刘佳回来吃。吃完已经是十一点,还要刷碗筷收拾桌子,就起码要到十二点才能睡觉。第二天五点多起床,刘佳自己先吃不消了。她于是和黎海商量,先吃一阵外卖,等过了这阵子忙的时候再做好不好?黎海答应了。

  然而“这阵子”,持续了小半年,也没有好转。

  从此黎海天天外卖。晚上刘佳回来,疲惫不堪,许多时候甚至澡都来不及洗倒头就睡。黎海心疼她,没多说什么。直到那天周末。

  那个周末刘佳难得不用加班。提前三天预告了黎海这个消息,黎海很高兴。俩人已经有许久没有一块过周末了。周四晚上,刘佳回来,黎海变戏法似地掏出两张票。

  “看,这是什么!”

  “首映!”刘佳一把抢过来,两眼放光。

  这部电影从刘佳还在原来公司的时候就在关注,后来随着工作日益增多,她再也无暇他顾。拍了一年多,原来都要上映了。

  “谢谢老公……”刘佳看着黎海,眼里有感动有愧疚。这么久了,她一直没有办法陪他,对他其实是不公平的。

  黎海含笑看着她:“听说会有演员到场。”

  刘佳扑上去,咬住他的嘴唇,低笑起来:“我老公怎么这么好?”

  黎海就抱着她,在屋里打了个转儿:“你老公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首映在周五晚上十二点。那天刘佳原本定好不加班,却又到十一点半才出门。她给黎海打电话报告位置,说自己还有三公里就到电影院,黎海安慰她不着急,自己在前面等着。

  不知为什么,半夜了,越靠近电影院却还越堵。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十一点五十,将要检票入场,刘佳再也等不及,叫出租车停下来,自己朝电影院跑去。

  她气喘吁吁,和黎海通着话。

  夏天的晚上有些凉。今天见了客户,因此刘佳穿着的还是一双小高跟。然而不知怎么的,刘佳跑着,心里却还热乎起来。

  远远地见到黎海的身影,黎海三两步过来,给她把脑袋上的汗擦掉:“跑什么?”

  刘佳吐吐舌头,打开手机看一眼,十二点十分了。

  黎海好笑又无奈,牵着她的手往电影院里面走去。好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刘佳只觉好像是还在恋爱时期,心中泛起微甜。

  然而此时,电话却响了起来。

  刘佳下意识拿起来一看,显示是她的助手,小王。她下意识去看黎海的神色,黑夜里有些看不清晰。她咬咬牙,摁掉电话,又巴巴地牵上黎海的手。然而电话却不气馁地,再次响起来。

  “接吧。”黎海的声音淡淡的。

  刘佳有点手足无措。这不是第一次她在俩人在一块的时候,接到公司电话了。但是现在这样晚了,电话还这样急……

  刘佳咬咬牙,接起电话,里面小王焦急的声音:“刘姐,你去哪儿了!那份方案还要改……”

  “怎么回事?”刘佳已经不自觉往马路那边走去,离黎海越来越远。

  电话里小王说,明天总经理就要出差带走的方案,有个地方需要修改,得要刘佳现在回公司一趟。

  刘佳问:“能不能晚一点……”

  “总经理明早六点的飞机,九点就开会了!”

  此时刘佳看到黎海走过来,下意识捂住电话。

  “去吧。”黎海说。

  刘佳眼神愧疚,刚要开口,黎海已经打断她。他伸手拦住一辆出租,送她上去,故作轻松:“我先去看,看完等你回来跟你说。”

  那天晚上,刘佳凌晨三点才回来。

  回来时,黎海已经睡下了。那两张票没有被撕掉票根,整整齐齐地,还摆在床头柜上。

  刘佳工作越来越忙。别说做饭,到后来,连一起吃饭都是奢侈。黎海心疼她,把原来的房子租出去,另在刘佳公司附近租了套房子。但是这样一来,黎海上班更远了,每天早上五点就得起床,那时刘佳还睡着。而晚上,往往黎海已经撑不住睡下,刘佳还没有回来。

  俩人就这样,在同一个屋檐下,过成了陌生人。

  这天是俩人的结婚纪念日。黎海同公司请了半天假,买了肉菜蛋虾,做了一桌子菜,叮嘱着刘佳也早些回来,好歹一起吃个晚饭。

  刘佳果然回来得早,十点不到,门被打开,刘佳回来了。

  黎海坐在桌旁,起身刚要叫她,却见她一手放包,一手还拿着电话,夹在肩膀上指挥不停。眼里好像丝毫没有别人。

  黎海就慢慢坐回椅子上,看着她进了屋,还拿着电话踱来踱去,一会儿皱着眉头说一句:“这件事情不是我们的责任。”一会儿敲着桌子正色道:“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刘佳高跟鞋都没脱,踩在地上蹬蹬蹬响,这声音让黎海心烦。

  终于等到刘佳挂了电话,她却又坐下来,从包里拿出电脑,拧着眉敲一气。可能感觉到黎海在看她,刘佳百忙之中对他仓促笑一下,又回过头去动作不停。过了半小时,才终于忙活完,转身去看,黎海已不在那里。

  她叫几声老公,并没有人回答。一间间屋子去找,却见厕所里灯影绰绰。她突然起了玩心,把厕所门打开一个缝,探出个脑袋进去,笑他:“原来你在这里!”

  “出去!”黎海冲她吼。刘佳一下懵了。她乖乖关了门,又讷讷问道:“你怎么不高兴了呢?”

  “刘佳,家里不是公司。”黎海有些痛苦地抱住头,从胸腔里闷出一句。刘佳心里突地一紧,慌忙走过去抱住他,却被黎海疲惫地别开了脸:“你走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刘佳勉力笑一笑,出去厕所。这时她才注意到,被黑夜吞没的餐厅里原来竟然有这么一大桌菜。刘佳心里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打定主意,一会儿不管黎海要怎么说她,都要接下。

  到了十二点,黎海才从厕所出来。刘佳想上去搭话,黎海没吭声,刘佳眼睛转一下,没再纠缠,去了厕所洗了澡,拿浴巾裹在身上出来了。

  “老公,我上床啦。你也早点睡哦。”刘佳身上还有热腾腾的水汽,熏得整个皮肤都成嫩粉色。往常,只要一看到她这样,黎海就会忍不住扑上来,两个人在床上滚成一人。

  而现在,黎海只淡淡瞥她一眼,冷漠点了点头。

  刘佳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皮肤被柔软的被子摩擦着,却渐渐生出一点凉意来。

  她听到黎海看视频的声音,就在离她不远的床尾。

  视频是奇葩说。正在发言的人是肖骁。

  刘佳清楚地记得,黎海跟她说过,自己不喜欢肖骁。

  然而现在,他宁可在看他的视频,也不肯搭理她这样明显的暗示。

  这是对刘佳的,无声的羞辱。

  刘佳突然觉得,之前还在床上扭动着的,满心期盼的自己,就像一只在粪坑里无望扭动着的蛆虫。整个人恶心又做作。连带着那一点欲望,也让她憎恶起来。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身体?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对黎海的欲望?为什么要这样不知廉耻想要被拥抱、想要被疼爱、想要两个人紧紧交缠在一起,好像靠近了身体就能靠近心灵,好像期盼着这样的结合能让两颗渐生嫌隙的心重新贴在一起?

  刘佳怨恨起自己恬不知耻的身体,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感觉到不被满足的空虚。烂掉吧。她心里想着。这样的身体,干脆烂掉好了。

  一行眼泪,伴着黎海手机里喋喋不休的辩论声,顺着刘佳的脸颊淌在枕头上。

  刘佳明显地感觉到,俩人之间的气氛变了。

  她感到绝望而痛苦。她和黎海说:“要不要我把工作辞掉?”黎海看她半晌,问她:“你舍得吗?”刘佳无话可说。她确实舍不得。现在她的工作日入佳境,而感情却岌岌可危。如果辞掉工作能让感情变好还好。但是万一呢?当她的依靠只剩下黎海,如果黎海还是现在这样对她,她该怎么办?

  黎海见她不说话,便已经明白一切。俩人日渐沉默。

  黎海出轨,是刘佳自己发现的。

  那天她照样回来得晚,黎海已经睡下。现在只有在俩人晚上睡在一起时,刘佳从背后抱住黎海,才能感觉到俩人还在一起。

  而这天,她刚洗完澡,换好衣服准备上床,床头黎海的手机就震了一下。

  刘佳本来是不想看的。然而那微信已经自己弹在屏幕上,刘佳只一瞥,就再也挪不开眼。

  是一个陌生的ID,发了一句话:“今天买的雪梨,已经炖上了,明天给你送汤喝。”

  下面还配了一张小砂锅咕噜噜冒着热气的照片。

  刘佳的心,一下凉下来。

  她克制不住自己似的,拿起黎海的手机。指纹她也有的,黎海没有删掉,所以她很轻易地打开手机。微信上的聊天一句句一条条上翻,刘佳锥心刺骨,万箭穿心。

  原来自己不做饭给黎海吃了,他可以去别人家里吃饭。

  “怎么了?”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刘佳蓦然回头,就见黎海已经睁开眼,目光平静看着她。

  刘佳下意识一摸脸,一手濡湿。原来自己已经流了这么多泪,却毫无自觉。刘佳知道黎海一定是知道自己看见什么了,但是黎海不在乎。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平静,刘佳不知为什么,下意识否认道:“没什么,我要睡了。”

  “那睡吧。”黎海说。

  刘佳躺下来,黎海已经背过身去。她伸出手,像往常的每一晚一样,从背后圈住他。

  刘佳的手还有些凉,但是黎海一动不动,恍若未觉。

  刘佳忍不住心中的酸意。她想起来,曾经黎海跟他说过,他对她几乎有皮肤饥渴症。一看到她,就想要上去亲亲抱抱。曾经刘佳出差,黎海都要晚上和她语音视频,一米八几三十岁的男人,在视频里几乎是撒着娇:“没有你,我睡不着。”

  而现在,黎海睡着了,并且不知道睡着了多少个夜晚。

  手机屏幕的光暗下去,房间里彻底归为一片死寂。刘佳忍住眼泪,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要太过哽咽:“老公,明天下午我早点回来,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黎海没有答话。刘佳把脸贴在黎海背上,慢慢地,虔诚地亲吻。

  第二天下午六点,刘佳请假回家。

  她买了一堆菜。处理完虾和鱼,已经快八点。黎海五点下班,到家最晚不过七点。而此时门口一片安静,没有任何脚步声音。刘佳安慰自己,没关系,或许黎海加班。她打电话给黎海,然而电话却始终不通。

  先炒菜。她告诉自己。脑子里不知怎的,想到那天结婚纪念日,她和客户打完电话后,看到了黑暗中餐厅里的一桌冷菜。努力甩掉脑子里的念头,刘佳去拧燃气。

  燃气打不开。

  是不是不好使了?以前就有过燃气灶起不来火,只能靠点火把气点着的时候。刘佳拿出一根筷子,筷子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捏在手里,无端让人感到干涩。事实上,这个厨房的一切,都让人感到一种长久无人踏足的荒凉。她点燃筷子,去点燃气灶。

  然而燃气始终点不燃。她感到自己无能,又感觉自己怯弱。刘佳哆嗦着手,又拿打火机点燃一根筷子,去够另一个灶,结果仍是一样。

  筷子上的火星还在明明灭灭。刘佳颓然松手,那筷子就掉在地上,清脆地响了两声。

  她低头,筷子上那点微弱的火星,也灭了。

  厨房这方小小天地,在这一瞬突然像一张巨大的网,将她紧紧束缚,越捆越紧。又像一个无尽的黑洞,要立刻将她吞噬。刘佳仰头,望向天花板,终于流下泪来。

  四年夫妻,缘尽于此。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啦。

大家晚安,做个好梦,爱你们~

我杀死了我的婚姻

讲故事的大熊

我杀死了我的婚姻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如有帮到您,可适当赞助
  • 支付宝
  • weinxin
  • 不关心金额,只在乎鼓励
  • 微信
  • weinxin
avatar
美国进口米仔纯天然玉米材料宝宝碗筷3件套
防晒霜一件代发,美国Coppertone水宝宝 水嫩防晒乳
探璞太空记忆棉枕头枕芯慢回弹记忆枕头成人护颈椎枕单人学生枕头
英国博姿boots小黄瓜三分钟面膜50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