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女神和情敌查找旅游攻略

2019年4月24日18:53:59我帮女神和情敌查找旅游攻略已关闭评论浏览:30
我帮女神和情敌查找旅游攻略

1

林菀十六岁那年,她家隔壁的院子里,搬来了一户新人家。

林婉的家位于城东的僻静别墅区,自然而然地,搬来这里的人,也势必是富贵人家。

隔壁搬来的这天,林婉的父母都出面道了贺,这才知道,父母跟这户人家,是相识相知的关系。

搬家后的第二天,刚巧,林菀的暑期结束。

上学的第一日,林菀家的保姆车被母亲开走,她只得步行至校园。

只是刚走出家门,她就看到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商务,她绕道而行,却听见身后的车子里,响起了一个清脆的男声:“我爸让我顺带送你上学,上车吧!”

林菀回头,并未见到说话的人影,而后车坐上的车窗,正缓慢的上行。

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并未在意的继续往前走。

只是刚走几步,身后的车子开到了她的前方,停稳。

这次,车子里走下来了一个个子高高,眼神炯炯的男生,男生绕到了她面前,开口道:“上车吧丫头,顾先生说以后让我接送你和少爷上下学。”

林菀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个男生,和刚刚在车里说话的那个,不是同一个人。

林菀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对方则再次开了口:“我叫姜泽,你可以叫我泽。”

泽,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很快,林菀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母亲说,隔壁家姜叔叔的儿子转去了林菀的学校,以后,让她跟姜叔叔的儿子,一起上下学。

林菀这才明白,车子里坐的,应该就是姜叔叔的儿子,而眼前的泽,或许是他们家的随从,又或许是司机。

林菀上车后,她第一次看到了姜叔叔的儿子,没有任何表情的侧脸,高挺的轮廓,目中无人的姿态。

林菀一句话都没说,泽一边开车一边递给她一瓶牛奶,说:“女生都喜欢草莓吧,所以草莓牛奶可以吗?”

林菀点点头,“谢谢。”

 

2

姜叔叔的儿子,名字叫姜子阔,是姜家唯一的儿子,而姜泽,是姜家收养的孩子,确切的说,是姜家收养来给姜泽当随从的。

姜泽十八岁,比姜子阔和林菀大了两岁。

从林菀第一次坐了姜家的车开始,从那往后,林菀每日的清晨和傍晚,都会和他们两人见面。

而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林菀和姜子阔一共只说过五句话,虽然共同上下学了一个月,但彼此间的关系,和陌生人一样。

周五放学的这天傍晚,林菀照旧上了车,泽一如既往地递给她一瓶牛奶,说:“你稍微等一会儿,子阔还没出来。”

林菀点点头,“泽,姜子阔是不喜欢说话吗?还是他不喜欢我坐他的车?”

泽笑了笑,“他挺喜欢你的。”

林菀犹疑的摇摇头,“可他对我冷冰冰的。”

这时,姜子阔打开车门上了车,他抬头看了林菀一眼,随即往她的手边扔了一套复习题,“从老师那里要来的,多一套,给你了。”

林菀惊讶了一下,这是认识这么久以来,姜子阔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

林菀翻着卷子看了几眼,心里嘀咕着,这明明就是A班的押题试卷,她是C班,根本就拿不到的。

驾驶座上,泽笑了笑,回头看着林菀说:“我刚才和你说什么来着。”

林菀回忆着,泽刚刚和她说什么来着,哦对,他说,姜子阔挺喜欢你的。

 

3

期中考试的这天,林菀上车的时候,发现姜子阔的腿边,放了一袋子的早餐,泽一边发动车,一边回头说:“是子阔让他妈妈准备的,今天你们俩考试,吃饱了上战场。”

林菀自顾自的吃着东西,等她把餐盒里的食物都吃完的时候,姜子阔已经专注的看了她好一会儿。

林菀打着饱嗝,“怎……怎么了……”

姜子阔黑了一下脸,侧过了身,“没事。”

开车的泽对着后视镜笑了笑,“那是子阔妈妈做给你们两个人吃的。”

林菀愧疚的连连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以为姜子阔已经吃完了……”

泽忍不住的笑了笑,“一会儿到学校,我再给他买早餐就好了。”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姜子阔一个人朝着校园里走,林菀要追上去,泽就下车喊住了她。

泽从身后拿了一个软软的垫子递给她,说:“考试顺利,知道你这几天不舒服。”

林菀低下头红了脸,她怎么会想到,泽竟然还记住了她的特殊日子,不过回想起来也是,上一次来姨妈的时候,她不小心把人家的坐垫弄脏了,还愧疚了好多天。

林菀跑进校园时,姜子阔已经不见了踪影,她一个人找去了自己的考场,而临考前,她收到了姜子阔的短信,“别不及格。”

林菀回了过去:“祝你考试顺利。”

 

4

期中考试成绩下发,姜子阔年级第一,林菀第三百零四名。

刚好,这一天是林菀的生日,清晨一大早,泽来到了林菀的家门口敲了门,林菀开门时,泽递给她一个蛋糕,说:“子阔送你的。”

说着,他又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礼盒,“这个是我送你的。”

林菀抬起头,迎着清晨的那丝丝缕缕的光线,她看着泽的脸,好似才短短半年的时间,他又长高了一些。

林菀接过了蛋糕和礼盒,笑着道了谢。

回到家中,林菀拆开了蛋糕,里面是一个很可爱的彩虹蛋糕,但蛋糕的中间,写着一个大大的笨字。

林菀又是欣喜又是气愤,她接着打开了泽送给她的礼盒,一个软软绵绵的灰色长耳兔,耳朵的下面,夹着一张纸条。

“下次考试再接再厉,你是最棒的。”

林菀觉得心里暖暖的,再次看到那个“笨”字的时候,也没那么生气了。

 

5

高考到来的那天,林菀和姜子阔报了同一座城市里的不同大学,林菀考了二本学校,姜子阔是毫无疑问的重本。

出发前去另一座城市报道的那天,依旧是泽开车,林菀和姜子阔坐在后车座。

林菀回忆着刚刚搬上车的那三个行李箱,询问道:“泽,你也要跟我们去那座城市吗?我看有三个行李箱。”

泽点着头:“刚好姜叔在那边有公司,我白天上班,平时打点子阔的生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可以直接叫我,我住的地方,就在你和子阔学校的中间。”

林菀点点头,“那你还要继续跟着姜子阔啊,他都多大了。”

身旁,姜子阔瞪了林菀一眼,嫌弃的说:“二本的笨蛋别说话,说话容易暴露智商。”

林菀堵着气没开口,泽从兜里掏出了两块白兔糖,伸手递给了林菀,“别生气了,都是大学生了。”

 

6

大学开学的第一周,林菀和姜子阔的学校同期军训。

两周的魔鬼训练营下来,林菀黑成了煤球,姜子阔一点没变。

三人聚在一起吃饭的这天,林菀看着姜子阔的脸疑惑了半天,“你为什么一点没黑?你怎么晒不黑呢?”

泽在旁边偷笑了两声,“就你实在,子阔让家里出了假病例,逃过了军训。”

林菀觉得心里不平衡,“为什么这个办法没有告诉我?我都晒伤了!”

姜子阔嫌弃的看了林菀一眼,“你身体素质差,锻炼是应该的。”

那顿饭吃完,泽先把姜子阔送回了学校,等着泽再开车送林菀时,他把车子停在了美妆店的门口。

再次上车,他递给林菀一个购物袋子,“这里是晒后修复的面膜和面霜,我不懂,你自己看说明书用。”

林菀欣喜地接过袋子,“泽,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

泽笑了笑,“因为是姜叔的命令。”

林菀没太多虑的随口问了一嘴:“那你会一辈子待在姜家吗?你会一直跟在姜子阔的身边吗?”

泽没有即刻回答,他浅浅的笑了笑,“或许吧,那你呢,你以后打算去哪?”

天真烂漫的林菀,回答的随意,“去哪里都可以,那要看喜欢的人在哪!”

泽的眼睛瞬间变亮,他期待的看着林菀,“丫头有喜欢的人了,是吗?”

林菀摇着头,“还没有,但我很想谈恋爱,我已经是大学生了。”

 

7

大二那一年,林菀寒假回家,坐的依旧是姜家的车,而她回到家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自家的厂子出现了经济问题,可能会濒临破产。

林菀知道家里遇到了大麻烦,而一周过去以后,家里成功度过了这次劫难,听闻,是隔壁的姜家,帮了大忙。

庆祝的当晚,林菀的父亲恭恭敬敬的给姜子阔的父亲敬了酒,并说了那样一句话,“老姜,你要是不介意,以后咱们两家就结亲家!我的整个公司,都是你帮我救活的,我这辈子,都欠你的。”

而从那晚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林菀和姜子阔,就莫名其妙的被长辈扣上了一门娃娃亲。

大人们默认了他们两人间的关系,好似,林家和姜家,早晚会成为亲家。

整整一个寒假假期,林菀看到姜子阔都绕着他走,难得见一次面,都像是见了鬼一样。

只是,临着开学的前一天,林菀正在卧房里休息,她听到楼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趴在窗口看了一眼,外面竟然落了厚厚的一层雪。

昨晚的雪下了一整夜,白茫茫的。

她打开了窗户,低头而望的同时,她看到了自家院子里的雪人,泽正闷头在给雪人围围巾,而站在旁侧的姜子阔,就冲着楼上的林菀大喊:“你下楼!”

林菀随意的披着一件外套就跑下了楼,她看见雪人的时候乐的不行,姜子阔看着她傻呵呵的模样,就伸手往她的怀里塞了一个小小的礼物盒子。

林菀低头看了好一会儿,询问着说:“这是什么啊?为什么要给我礼物?因为今天下雪吗?”

姜子阔一脸装酷的撇开了视线,说:“你打开看看。”

林菀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而项链,是林菀的英文名字。

林菀惊喜了一下,“好漂亮!”

姜子阔偷偷地勾了勾嘴角,接着,他从自己的领口,掏出了一条同样的项链,只不过,他的项链,是他自己的英文名字。

林菀指了指这两条项链,说:“这是你订做的是吗?”

林菀很自然的就看向了还在给雪人围围巾的泽,说:“泽,你有吗?你是不是也有一条?”

泽笑着摇摇头,并没说话。

姜子阔伸手拍了一下林婉的脑门,“你是傻子吗?这是情侣项链!”

即瞬,林菀定住神,她反应着姜子阔口中的“情侣项链”四个字,一直没敢说话。

姜子阔将自己的项链摘了下来,接着,他将自己名字的项链,戴在了林婉的脖子上,他拿走了林菀手中的项链,说:“我们交换着带。”

林菀继续愣在原地不说话,姜子阔就焦躁了过来,“娃娃亲都定了,你还想抵赖吗?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在和你谈恋爱!笨蛋林菀,你难道不应该对我负责?”

初开的情爱悸动,让十八岁的林菀,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以为这就是自己向往已久的爱情,她以为,这就是恋爱的奇妙。

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的林菀,就这样成了姜子阔的女友,而那天,泽在堆完雪人之后,他给林菀和姜子阔,在雪人旁边合了影。

晃神的林菀在带着那条项链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看着她冻得发抖的模样,询问着说:“你身上的羽绒外套是谁的?”

林菀这才低头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抓着身上的黑色羽绒衣,急忙冲出了家门,只是,已经跑走的泽和姜子阔,早就不见了踪影。

外套是泽披在她身上的,至于什么时候披上的,她竟然毫无察觉。

 

8

一晃而至的大四那年,林菀打算暂时不去父亲的公司接管家业,她背着父母和姜子阔,偷偷做了几份简历,打算去知名的外企试一试。

这天,林菀接到了两家公司的面试通知,她找到了泽,拜托泽开车送她去公司面试。

准备去第一家公司的时候,下车前,泽一如既往的递给林菀一瓶草莓牛奶和一颗白兔糖,说:“加油啊小家伙!”

林菀笑着应声,“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啊!”

泽点了点头,“我等你捷报。”

笔试面试一套流程走完,有些被打消积极性的林菀,走去了停车场,她消沉的趴在车窗上看了看驾驶座里的泽,但并没有发现人影。

她回过身,忽然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正拎着文件夹和零食的泽。

泽提了提手中的东西,笑着说:“补充点能量吧!”

后车坐上,林菀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同泽吐槽着她的竞争对手有多强大。

泽不紧不慢的打开了手中的文件夹,放到林菀腿上说:“这是你要面试的第二家公司的基本资料,我看你刚刚面试第一家的时候,都没有做准备,这样怎么能行?”

林菀恍然大悟,“所以他们问出的问题,我都觉得很吃力!”

泽伸手摸了摸林菀的额头,“没关系,下次聪明点就好了。”

这句话,林菀在泽的口中,听了很多次了,每一次她考出不理想的成绩的时候,姜子阔都会说她笨,而泽永远会给她一颗糖,告诉她,下次聪明点就好了。

狭小的车内,不知道为什么,林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9

一周后,林菀应聘的两家外企公司,都发来了回复邮件,第一家拒绝了林菀,第二家录取了林菀。

得到这个喜人消息的时候,林菀第一时间在她和姜子阔还有泽的聊天群里发了消息,泽当即恭喜了她,而姜子阔却迟迟没有回应。

二十分钟后,姜子阔直接抵达了林菀的寝室楼下,他命令她下楼,语气很差。

林菀下楼的时候,姜子阔询问了林菀是哪一家公司,林菀告知,而当即,姜子阔就给父亲打了电话,让那家公司,取消林菀的资格。

林菀失落的看着姜子阔的全部举动,不解的问:“为什么要这样?我只是想尝试一下。”

姜子阔摇着头,“你为什么要打工,不是说好了,毕业后我去我父亲的公司,你也去你父亲的公司,或者你来辅佐我,不是吗?”

林菀低着头不说话,姜子阔就命令了过来,“林菀,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不会同意你去企业里打工,明白吗?”

林菀低头沉默的那几分钟,姜子阔的手机来了电话,他拍着林菀的肩膀,说:“我还要回学校,马上毕业了,好好准备论文,不要让我担心。”

姜子阔离开后,林菀站在原地很久都没动,而不知何时,意外出现的泽,竟站到了林菀的面前。

一片黑影遮住了林菀头顶的光线,她抬头望了望,是泽的笑脸。

林菀吸了吸鼻子,说:“你怎么来了呀?”

泽伸手擦掉了林菀眼角的泪水,“我猜到姜子阔会来找你,也猜到你会哭。”

林菀傻傻的笑了笑,“有糖块吗?心情好差!”

泽从兜里拿出了一块白兔糖,“少吃糖,你可是拔过牙的人。”

 

10

林菀和姜子阔毕业的这一周,姜子阔的毕业典礼,提前一周举办结束。

林菀毕业的这天,姜子阔送了他大大的花捧,并陪她在校园里拍毕业照。

泽充当了一整天他们的御用摄影师,而拍照结束,林菀和姜子阔在操场边休息时,泽在奶茶店买了三杯饮料,一杯青柠,一杯西瓜汁,一杯红豆布丁。

泽把红豆布丁递给了林菀,林菀碰到饮料杯子时,不开心的说:“为什么你们两个都是凉的,我的却是温热的,我现在真的好热呀!”

泽笑了笑,“你不是赶上特殊时期了么。”

一旁的姜子阔转头瞪着林菀说:“你来姨妈了?那你刚才还骗我给你买雪糕?”

林菀笑了笑,继而又低下了头。

头顶,这个阳光正好的上午,热烈的让人难忘,而这一天,林菀和姜子阔的大学生涯,彻底结束。

 

11

最终,林菀还是选择了去姜子阔的公司,辅佐他的工作。

去集团报道的那天,林菀穿了一身朴素的职业装,她不希望别人知道,她和姜子阔之间的关系,她希望她能把这里当成一个小小的起点,尝试着去做一些她想做的工作。

可意外的事情,还是措手不及的来临了。

报道的当天,林菀信心满满的走进了集团大楼,可她刚踏入集团大厅,四处角落里蜂拥而来的人潮,吓了她一跳。

很快,大厅里响起了舞蹈的音乐,眼前的人全部站成了排,开始在她的面前跳舞。

一支舞蹈结束,林菀的头顶落下来了无数粉色气球,而眼前,持着花捧和钻戒的姜子阔,走到了她的面前。

林菀大概怎么都没想到,姜子阔会在这一天,同她求婚。

她惊喜却又不知所措,这一刻的感觉,如同姜子阔当年太过突然的表白。

他是她的初恋,她也是他的初恋,她模模糊糊的接受了这个男孩的告白,并在父母的支持下,跟他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年头。

当姜子阔跪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当姜子阔询问,她是否愿意嫁给他的时候,林菀大概是太过激动了,她被当下的一幕幕冲昏了头,不知道作何选择。

只是这时,她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只手,轻轻地推了她一把。

她有回头去留意那只手,模糊的,她看到了泽的身影。

当戒指落在了她的手指,当周遭的欢呼声热烈响起,林菀这一刻才意识到,她是姜子阔的未婚妻了。

 

12

求婚后的第二天,整个集团的人,都知道了林菀的身份,她温和的冲着每一个人打招呼,也认真的完成着每一位领导交给她的并不麻烦的工作。

而那一天之后,泽消失了。

姜子阔也不知道泽去了哪里,他是突然消失的,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包括林菀在内。

而从那一天开始,林菀总觉得,自己的生活里似乎缺失了一点什么。

林菀和姜子阔举办婚礼的那天,林菀也不知为何,突然就想起了泽以前的微博账号,那个账号只有她和泽两个人知道,因为那个微博里,都是泽转发分享给林菀的旅游攻略。

以前林菀和姜子阔去世界各地旅游的时候,这些攻略,都是泽找给林菀看的。

婚礼的当天,在姜子阔的婚车还没有抵达她的住处时,林菀无聊的点开了泽的微博头像,而泽的页面里,只剩下了一条转发的微博。

当林菀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她忽然就红了眼眶。

她蓦然的觉得,或许这一刻,她才明白她失去了什么。

而那条转发的微博,是这样写的:吾奉君王之命,护公主一生周全。

林菀打开了微博下面的评论,热评的第一条,写着这样一句话:守护公主的是骑士,可公主最后嫁的是王子。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

好啦,晚安啦~

我帮女神和情敌查找旅游攻略

讲故事的大熊

我帮女神和情敌查找旅游攻略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 微信(WeChat)
  • 多少不重要
  • weinxin
  • 支付宝(Alipay)
  • 有鼓励就好
  • weinxin
铂瑞德国BR-Z1电动牙刷成人充电式声波超自动家用软毛男女情侣款
日本Sato佐藤 新生儿无激素护臀膏 30g
资生堂 洗颜专科洗面奶
Combantrin澳大利亚驱虫巧克力安全高效美味成人宝宝打虫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