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车牌假离婚,却发现丈夫和卖牌女人的惊天秘密

2019年4月24日18:54:01 评论浏览:45
为了车牌假离婚,却发现丈夫和卖牌女人的惊天秘密

沈曼的丈夫死了。

死得很惨。

原本只是为了买个京牌车,沈曼和丈夫刘意假离婚,刘意同卖车牌的女人临时领证,以便车牌过户。然而万万没想到,就在提了新车,车牌过户的第二天,开着新车的刘意带着假妻子去办离婚的路上,就出了车祸。

车子侧翻,撞到了边上高速栏杆。一根栏杆横着杵过来,戳进了刘意的肺部。

当场死亡。

 

那女人倒是没事。事实上,那根栏杆要戳中的本来是女人,但是不知为何,刘意挡在了女人的身前,替她而死。

而女人除了一点皮外伤,安然无恙。

 

沈曼身体一向不好,心脏有些问题。骤闻噩耗,当即心中绞痛,昏倒过去。在医院昏迷了一周,才终于转醒。昏迷之中只觉身体被搬来搬去,醒来后心脏跳动竟然变得健壮有力,心口微微发烫。她痛骂自己的心:丈夫走了,你却如此欢实!骂完又痛哭,精神萎靡,眼泪都哭干。她不相信丈夫会抛下她,主动为一个陌生女人送死。而在丈夫死后一周,沈曼听闻那假结婚的女人曾拿着保单从保险公司处领得大笔赔偿之后,她更加确信,这一定是有预谋的。

 

女人为了钱,主动害死丈夫,以此骗取保险。

 

沈曼多么不甘!她深爱丈夫,夫妻五年,情笃如初。丈夫因为这样的事情死去,留她一人凄凄惨惨活在世间,还有什么意趣?

 

她诉诸法律。然而无效。保险公司的记录显示,保单是一年前丈夫主动为那女人买的。然而怎么可能?一年前俩人都没有假结婚的事情,何况丈夫出差旅行都时时带着她,刘意对她的感情,她自信能感觉出,因此俩人也绝不可能是暗度陈仓的情人。

一切种种,疑云遍布。

 

心事重重,沈曼每日神思不属,浑浑噩噩。直到有天女友同她说道,听说郊外山上,有位高人能引人入梦,使人在梦中回溯时光,看到过往。于是起了心意,收拾行装,来到女友所说山上。

山上云雾缭绕,果然有如仙境。沈曼被山风吹得瑟瑟发抖,感到一阵清风拂过,似是情人亲吻她的肌肤,不知为何,那股风却像是有温度,把沈曼与其他凛冽山风隔绝,使她周身舒适。沈曼忽然有种落泪冲动:这处果然有奇妙,或许真相离自己已然不远。

 

等了两个钟,一位耄耋老翁从拐角处走来,沈曼叫住:“请问您就是高人?”

老翁深深看她一眼,已知她来意。叹气规劝:“现在回去,生活将朝好的方向前进。”

沈曼落了泪:“我丈夫死得不明不白,我又怎么可能安心?”

老翁问:“你一定要如此?”

“一定。”

 

沈曼身边那股温柔的风突然变得急切。老翁往她身后望一眼,目光深远。沈曼被他眼神看得浑身发毛,禁不住也往后看去,空无一物。老翁叹气道:“罢了。都是命。我引你灵魂入梦,梦中附身在她人身体之中,用别人的眼睛看过去种种。然而切记,不能让梦中人发现你的存在,否则无论梦里梦外,你都将烟消云散。”

沈曼喜极落泪:“谢谢您!”

 

沈曼睁眼时,就已经觉得不对。

她的视线无端变得比从前低许多,并且她尚未有所动作,这具身体就已经往前走。她有些紧张,那具身体便捏捏自己的手脚,奇怪自语:“怎么这样心慌?”

沈曼于是明白,自己已蜗居于她人身体之中,但只能看,不能动作。她人的眼睛便是自己的窗户,自己透过这扇窗户看到外面世界。

 

女人下床,走到落地镜前。那镜子里出来的身影沈曼无比熟悉,竟然正是那同丈夫刘意假结婚的女人。

沈曼一时间鼻尖发酸。此时桌上电话响起,女人去接。

 

“是阿琳吗?”那端是丈夫的声音。

许久未听到这声音,沈曼激动无比。阿琳抚了抚胸口,似要压住自己心中莫名的情绪,答道:“是我。”

“你已收拾妥当?我来接你。”

“你当真要这样做?或许可以再考虑一番。”

“当真。”刘意答。

 

真奇怪,为何似乎所有人都在质问他们夫妇一定要怎样做。

 

沈曼不明所以,窝在阿琳身体里等着。不多时,刘意到了。他把车停在底下,上楼来。阿琳站起来,沈曼透过这眼睛看自己的丈夫,满目忧伤。刘意笑道:“不知怎的,你这双眼看着倒像我的妻子。”

阿琳说:“你的妻子知道你这样做吗?”

刘意坐下来:“阿曼向来那般柔弱,又那般爱我。我连她有心脏病都不敢告诉她,又怎敢告诉她让她用我的心脏?”

阿琳叹口气,刘意又含笑道:“不论如何,我的心脏日后在阿曼胸口跳动,也算是我与她紧连在一处,再不分离了。”

 

沈曼若不是魂体,此刻已惊出一身汗。自己有心脏病?原来只觉得自己经常心痛,是身体不好,年前检查,丈夫也只告诉她这是心脏供血有时不足导致的阵痛,不大碍事。原来已到了需要换心的地步?而丈夫这是?

阿琳说:“找了一年都没有合适心脏,而你们夫妻正好可以配型,也算是缘分所在。”

刘意颔首:“是这个道理。我们走吧。器官捐赠书你记得替我保存好。”

阿琳叹口气,点了点头。

俩人一同往下走去。

 

越往下,沈曼越心惊。连对丈夫的无尽思念都被此刻接收到的庞大信息所震慑。到了楼下,丈夫体贴将阿琳送到副驾驶,车子缓缓启动。俩人良久无言。将至高速,等红灯时,刘意叹一口气。

阿琳望向他。

刘意转头看她,竟已是满脸泪痕。沈曼心中绞痛,丈夫一向坚强,容忍她像一株菟丝花般攀附于他。生活中大小事情,她都恍然无措,只等丈夫回来解决。而丈夫也一向无所不能。多少次,他把她抱在怀中,轻吻她的头发:“我真爱你,愿你永远天真。”

 

这是头一回,沈曼见到刘意流泪。

刘意喃喃出声:“她那样依赖我,真不知道一个人生活会怎样……”此时绿灯已经亮起,后面许多车鸣起喇叭催促他往前。刘意凄然一笑,沈曼心中痛楚无以复加,导致阿琳脸色也白了一瞬。刘意以为她是在怕,于是安慰:“你放心,待会死的只是我,不会让你有事。”

阿琳点点头,又叹息:“我真不知这样帮你是做好事还是作孽。你倒是万事都想周全,死前离婚,让你妻子不至于成为寡妇,又提前这么久买了保单来做心脏手术费用。你且放心,事后我会把你的心脏移植给你妻子。”

“万谢。”刘意道。又是转头朝她一笑。笑里还带着泪,面上却是满足的。他看一眼阿琳,似乎从里头看到沈曼的影子,低声说道:“我真想再告诉她一句,我爱她。”

“她一定知道。”阿琳道。

 

沈曼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车祸就应当发生在这一趟上。她心痛无比,只想拦住这场祸事。眼见着眼前就是熟悉的出事地点,刘意将要猛打方向盘——

 

沈曼竭尽全力,将所有精神集中在一起,竟迫使阿琳抬起手来,盖住刘意抓着方向盘的手。

“阿意,不要……”她说。

 

刘意面上显出惊愕表情,全天下只有沈曼会这样叫他。他看着阿琳,沈曼就这样透过阿琳的眼和他对视。忽然间,轰的一声,一阵大力传来,随后便是难言的剧痛。

 

到底,还是撞上了。

 

沈曼透过阿琳眼睛眼睁睁看着一根钢筋往自己戳来,眼见即将迎来戳心之痛,刘意一把扑过去,盖住阿琳,有钢筋穿过他的肺部。

 

他却仍痴痴盯着阿琳的眼。

 

只是刹间,阿琳的眼里流下属于沈曼的泪水。她抚上刘意的面庞,感觉到自己沈曼的灵魂在慢慢消散。是了,那老翁说过,如果梦中人发现她的存在,她将烟消云散。

然而沈曼只觉已经全然知足。

刘意救的是她,不是阿琳。

她在奄奄一息的刘意唇边印上一吻,心满意足感受自己慢慢的消逝。

刘意胸膛里,不知道属于谁的心脏也慢慢停止跳动。

 

 

高山悬崖边上,沈曼倒在大石之上,身体慢慢融入风中,溶解消散。有阵温柔的风眷恋地围着沈曼消逝中的躯体打了几个圈,随即裹着那些光点,卷向远方。老翁叹息一声:“是缘是孽?”慢慢转身,直至在山中,消失不见。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

好啦,晚安啦~

为了车牌假离婚,却发现丈夫和卖牌女人的惊天秘密

讲故事的大熊

为了车牌假离婚,却发现丈夫和卖牌女人的惊天秘密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空姐可儿飞机杯娇滴语音互动发声男用自慰器成人情趣性用品工具
美国Aveeno baby艾维诺天然燕麦婴儿无泪洗发水沐浴露236ml
【香港直邮】澳洲Goat 山羊奶手工皂瘦羊 原味 100g*3块
日本 Zojirushi 象印 保温杯SM-SA48红色480ml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