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次杀死自己

2019年4月24日18:54:04 评论浏览:43
第99次杀死自己

1

酒店十五层的1502套房门口,一个身穿及膝碎花裙的长发女人,神情恍惚的在房门外来回踱步。

她的双拳紧握,额头紧垂,时不时的,还低头啃咬着自己参差不齐的指甲,眼神游离而涣散。

凡是经过她身边的服务生,都不免多看上她一眼,因为她此时的一举一动,实在是太奇怪了。

时间就这样过了两分钟,而这时,房间里面忽然就传出了一阵接着一阵的呻吟声。

或许就是这个声音激怒了她,她克制不住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接着死死的挠抓自己的头发,大概是刚刚啃咬过的指甲太过锋利,她竟然,不小心划破了自己的脸。

只是,她浑然不觉。

房间里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终于,女人没再忍耐,她疯狂的冲到了房间门口,挺着弱小的身躯,去撞击房门,一下接着一下,嘴里还嘶吼着自己老公的名字。

“江云青!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女人的呼喊渐渐变成了谩骂,接着,变成了哭诉。

她蹲靠在地上,眼泪鼻涕顺着脸颊往下流,沙哑的嗓音如同破了的鼓,难听极了。

两分钟后,房间门被打开了,而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她的老公。

江云青的身上穿着他下午出门时的那身西装,胸口的衣领稍显凌乱,看上去有些随意。

当他看见蹲坐在门口的妻子时,他急忙弯下身,用力的搀扶起她,焦急的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怎么回事啊你!”

妻子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看了看江云青,接着,发疯似的推开他,径直就要往房间里面走,江云青急忙扯住了她的手臂,大喊道:“你干什么!我里面有客人!我在谈生意呢!你别胡闹!”

妻子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但是她很清楚,屋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客人,屋子里面的那个人,就是小三!而她刚刚听到的那一声又一声的呻吟,也都来自于那个贱人!

她早就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了,她甚至还查出了那个女人的身份和长相,只不过,她为了自己的五岁儿子,一忍再忍,直到今天。

妻子冷笑的看着江云青,说:“你房间里面,是那个贱人吧!江云青,我早就知道你出轨了,你瞒了我这么多年,你以为你隐藏的很好吗?如果不是为了儿子,我根本就不会忍气吞声的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我告诉你!我今天就要把那个贱人给捉出来!我要和你离婚!离婚!”

妻子的怒吼声,在整个套房楼层里回响,渐渐的,隔壁的客人也闻声走了出来。

这下,江云青彻底没了颜面,他用力的抓住妻子的肩膀,恶狠狠的说道:“你别胡言乱语!我哪有什么其他的女人!我心里就只有你和儿子!你这个疯婆娘,别在这里闹!赶紧给我回家!”

说着,江云青就开始推着妻子往外面走,而这一路,他不停的喊着楼层服务生,来帮忙控制自己的妻子。

当妻子被强行拖下楼之后,江云青准备把妻子塞进自己的车中,可是,在他们刚走出酒店大门的那一刻,对面的街道,忽然就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2

“砰!”

那声音沉闷而巨大,像是灌了水的烟花,在半空炸裂消失。

原来是一辆白色丰田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而莫名的,车子下面瞬间就流淌出了好多的鲜血。

江云青原本并不想凑热闹,可眼下,他不得不停在原地,他的视线就落在那辆白色丰田车上,和路边很多看热闹的人一样,盯着眼前的车祸现场,惊讶或是无语。

因为,那辆白色丰田车,就是小三的车。

刚刚在酒店的时候,他就叮嘱过小三,在他拖着妻子离开之后,让她赶紧逃离酒店,不要露面。

而眼前,小三的车子出了车祸,而那车子底部,又冒出了好多鲜红的血液。

他有些心慌,因为红色总是象征着死亡。

他望着那不知来龙去脉的车祸现场,他害怕极了,他的全身都在发抖。

他以为是小三受伤了,下意识的想冲过去看一看,可是,现在的状况,根本由不得他做选择。

犹豫之余,车子后座上的妻子开始疯狂的捶打车玻璃,江云青厌烦的打开车门锁,随后冲妻子喊道:“你能别闹了吗!你疯了吗你!”

可不知怎么了,妻子忽然就毫无预兆的冲下了车,她不顾路两旁的车道有多危险,闷着头,向着那辆白色丰田就跑了过去。

江云青以为自己偷腥的事情要败露了,急忙就跟了过去,可是,当他靠近那辆白色丰田的时候,却发现车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而车轮下,碾压着他五岁的儿子……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出现在这里,他怎么都没想到,小三的车子,会碾压死了自己的儿子,而车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眼下,妻子跪在孩子的身旁,她发疯似的尖叫怒吼,冲着路边的人求救,可是那些围观者里,除了帮忙报警的以外,没人能拯救她的孩子,更没人敢去靠近她们母子。

那个孩子,已经没了任何生命迹象。

妻子用力的托着孩子的上半身,她不停的喊着孩子的乳名,她用那双沾染了鲜血的双手来回抚摸孩子的脸颊,只可惜,孩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江云青脚步踉跄的走到了孩子身边,他跪在地上,傻眼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无法相信,他的孩子,已经死了,而且,是被小三的车给碾死的。

妻子的神智大概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不清晰的,她痛苦着,她傻笑着,她死死的抱着孩子仅剩残温的身躯,嘴里不停的忏悔着。

“是妈妈不好,妈妈不应该来找爸爸的,妈妈不应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大厅里,是妈妈的错,妈妈该死,妈妈该死……”

这一声接着一声的碎碎念,像是无尽咒语那般,将江云青一点一点的吞噬,他已经分不清眼前是真实还是梦境了,而当他再次恢复神智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对不起江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抢救无效,还是抓紧时间准备后事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他的儿子死掉了,而他身边这个神经失控的妻子,也彻底的疯掉了。

在将孩子的尸体送去殡葬场火化之前,江云青带着妻子回了家,打算收拾一些孩子的遗物。

这一路,妻子一句话都没说,彷佛她已经变成了哑巴,眼睛里满是绝望和痛楚。

进屋以后,江云青强行拉着妻子去了卧房,他在换衣服的时候,妻子傻傻的坐在梳妆台前,一动不动。

江云青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情绪,一边望着妻子的背影,说:“你收拾一些儿子生前爱玩的玩具,一起送到殡葬场。”

妻子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接着,她走到床边,趴跪在羊绒毯上,佝着身子准备去抓床底下的玩具盒。

可是,当她探头去找玩具盒子的时候,她忽然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控制不住的大声嘶吼,并退着身子往墙边撞去。

江云青惊吓的回过头,而这时,妻子已经昏倒在地,没了知觉。

江云青用力的拍打着妻子的脸颊,妻子却没了任何反应。

不过好在,她还有呼吸。

他什么都顾不上,也顾不上妻子为什么会突然昏倒,他托起妻子的身体,大步的跑出家门,重新把妻子送去了医院。

医院的急诊室外,此时的江云青已经完全没了力气,他颓丧的坐在等候区的座椅上,对着白花花的墙壁发呆。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从他身边溜走,而这时,急诊室里的医生刚好走出了病房,看着江云青说:“病患是受到了重度惊吓,需要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你先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江云青点点头,转身便往缴费处走去。

3

江云青大概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一次偷腥,竟然会引发这么多不可逆转的事故,甚至于让自己失去了儿子。

妻子的住院手续办好之后,第二天,他只身一人,去了殡葬场,火化了孩子的尸体。

当他抱到孩子的骨灰盒时,他跪在火化区的门口,痛哭不止。

他不记得自己就这样哭了多久,等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一个身上满是土灰的男人走到他身边,说:“朋友,这逝者的骨灰应该送去骨灰寄存处!你要是再不去,他们就下班了!”

江云青抬头看了看那个男人,问:“骨灰寄存处在哪?”

男人指了指门外两百米远的一幢五层高楼,“就是那!你去给逝者挑个好位置吧!也不知道这会儿他们下班没,晚班的人一般都是六点以后才来的!”

江云青从地上爬起了身,他死死的搂着儿子的骨灰盒,顺着石子路,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五层高楼走去。

前往寄存处的林荫道上,路两旁的花草郁郁葱葱,头顶的夕阳格外的艳红明亮,他不太喜欢这样的景象,彷佛,身边所有充满生机的一切,都在嘲笑他此时的落魄。

等他走到大楼门前的时候,大堂里空荡荡的,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一股股阴冷的气息,冲着他的周身扑了过来。

这幢大楼似乎很陈旧,放眼望去的地方,不是墙皮脱落,就是发霉反潮。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迈过了门槛。

眼前,靠墙的一侧,摆放了一张破旧不堪的褐色木桌,桌子斑斑驳驳,好像已经很多年头了。

而桌子的里侧,坐了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头。

老头的头发花白,脸上满是褶子,后背佝偻着,身上穿了一套很脏很脏的酒店工作服。

江云青看到老头的时候,心里不禁的泛着嘀咕,这老头的着装怎么这么奇怪,而且,这工作服似乎还有些眼熟……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思考太多,因为他实在没什么心思。

他走到了老头的面前,平静的说:“我来寄存骨灰。”

老头拿起了桌面上的一大串钥匙,接着打量了江云青一眼,嗓音沙哑而颤抖,“好位置不多了,需要我带你上楼看看位置么?”

江云青点点头。

就这样,在毫无沟通的情况下,老头带着江云青去了五楼顶楼,大概因为这里是寄存骨灰的地方,所以,每走一层,周遭的气氛都格外的阴森。

老头手里的钥匙时不时的哗啦作响,声音回荡在这整幢大楼里,听上去有些慎人。

走到五楼之后,老头拿着钥匙,试探的开了好几次锁,在经过了五六次的尝试之后,终于,打开了他们面前的栅栏门。

老头回头探了江云青一眼,说:“就是这里了,你挑一个位置吧。”顿了,他提醒了一句,“孩子的骨灰,放在朝阳的位置应该会好一点。”

江云青觉得这个老头很奇怪,他定在原地,看着老头说:“你怎么知道我抱的骨灰,是孩子的?”

老头抿嘴笑了笑,接着感慨的摇摇头,“失子之痛,我感觉的到。”

江云青警惕的看了老头两眼,并没有多说什么,总之,他只想快点把儿子的骨灰寄存好,然后离开这里。

江云青在绕着这一层的骨灰寄存架走了好几圈之后,最后,还是选了朝阳的一面,老头就跟在他身后,一声不吭。

他指了指自己选好的位置,说:“就是这个位置了。”接着,他又指了指旁侧一个空着的寄存位,说:“还有旁边的这个位置,也给我吧!”

老头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惊讶,他摇头,说:“你只有一份骨灰,我只能出售你一个位置。”

江云青低头就开始从兜里掏钱,“我有钱!你说吧,给你多少钱你才肯卖给我?”

老头佝偻着身子,直勾勾的看着他,“为什么要两个位置?那个位置,是给谁的?”

江云青犹豫了片刻,随后自嘲的说:“是给我自己的,我儿子死了,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老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为什么要死?活着不好吗?灵位买早了,是会折寿的!”

江云青无奈的笑了笑,“可是我儿子都已经死了,而且,我儿子是因为我而死的……”说到这里,江云青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说这么多话,但好似,说与不说都无所谓了,不过说出来,或许还能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点。

他幽幽的喘了两口气,继续道:“我的家已经被我给毁了,如果我当初没有伤害我妻子……我的孩子也不会……”

这时,江云青的语调开始哽咽了起来,他忍了不过十秒钟,情绪就彻底崩溃。

老头咳嗽了两声,提醒说:“不要在这里哭!小心吵到亡灵!他们会去找你讨债的!”

江云青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吸着鼻头说:“讨债就讨债吧!反正我也不打算活了!等我儿子的案子一办完,我就自杀。”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老头的面前,江云青很随意的就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彷佛他真的已经无谓生死了,而眼下的死亡对他来说,不过是忏悔的一种选择而已。

4

这时,老头慢吞吞的从兜里拿出了一把小钥匙,他打开了江云青挑选好的那个寄存格子,转过身,抱起江云青怀里的骨灰盒,然后放了进去。

老头将锁头锁好,回头对着江云青说:“你真的想自杀吗?”

江云青沉默着没回答。

老头摇摇头,“自杀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你死了,只会让活着的人更难过!你这种做法,太不负责了。”

忽然,江云青冷笑了一声,“你懂什么!我儿子是因为我才死的!从他抢救无效的那一刻起,我就必须承认,是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孩子!是我!”他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如果我厚颜无耻的继续活在这个世上,我怎么面对我的妻子?怎么面对我的家人?我怎么……”

话音未落,老头低头在手里掂了掂那把钥匙,接着塞到了江云青的手中,拍拍他的肩膀说:“我也杀过很多人,我也后悔,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好好活着。”

江云青鄙夷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头,嘲讽道:“你少在这里说大话了!你杀过人?你要是杀了人,你早就进监狱被枪毙了!你还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话?”

老人低头笑了笑,声音极度沉重,“对我来说,这里就是监狱,活着,就是一种死亡。”

江云青已经懒得再听这个老头的疯言疯语,他将钥匙揣进兜里,警告老头说:“我现在不想和你废话,反正旁边的这个位置我肯定是要了!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找你们领导!我出高价买,我就不信他不卖给我!”

老头沉默,随后叹了一口气,转身便朝着出口走去,“走吧!下楼做个登记。”

江云青在离开五楼的寄存区之前,特意回头看了看自己儿子的骨灰格子,当他的视线落到那个白蓝瓷的骨灰盒子时,他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那种疼痛,他形容不上来。

终于,他还是跟着老头回了一楼大厅,趁着老头翻动登记单子的间隙,他站在老头身后,碎碎念道着说:“我儿子旁边的那个位置,你也一起给我写上,我现在就付钱给你!”

忽然,老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慢吞吞的回过身,驼着身子,严肃的说:“如果给你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你还准备自杀吗?”

江云青冷笑了一声,“回到过去?你这个老头,还真是会异想天开!”

江云青原本没打算回答他这个幼稚无比的问题,但是,他犹豫了一小会儿,接着脸色难堪的开了口:“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真的能回到过去,我肯定不会让我的儿子死,更不会背叛我的妻子……”末了,他自嘲的摇了摇头,“可惜这一切都晚了,太晚了……”

江云青的叹息声一落地,老头就随手递给了他一支签字笔,说:“我听说,这殡葬场的后院有一扇门,如果从那扇门走出去,人就可以回到自己最想回到的那一天。但糟糕的是,一旦回到过去,过去就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而穿越回去的那个人,会以一小时老一岁的速度,慢慢老化,直至死亡。”老头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继续道:“不过,如果回到过去的那个人想要活下来,可以选择把过去时空里的那个自己给杀死,这样,就可以一直活下去了。”

听完这些之后,江云青有些出神,他原本是不相信老头的这些胡言乱语的,可是,当他和老头对视的时候,他总觉得,老头没有骗他。

在经过了持续几十秒的思绪游走之后,江云青忽然回过神儿,他撇着嘴冷笑道:“你这个疯老头!我看你是在殡葬场呆的时间太久了,神经都不正常了!还杀死过去的自己?你这么大岁数,应该回家养老了!少在这吓唬我!登记单子赶紧给我!我可不想继续在这陪你发疯!”

老头没说话,默默的将登记单子给了江云青。

江云青在签完字之后,转头就打算离开,而当他迈出门槛的一刻,老头再一次,在身后叫住了他。

“如果你回去了,一定要杀死过去的自己……”

江云青嫌恶的看了老头一眼,无奈的摇摇头,急忙走出了这幢大楼。

5

从大楼走出之后,江云青的脚步慢慢缓了下来,头顶的夕阳愈发的暗红,他迎着微弱的光线望了过去,竟觉得有些刺眼。

他漫无目的的朝着殡葬场的出口方向走去,而这时,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回响起刚刚老人和他说过的话。

“这殡葬场的后院有一扇门,从那扇门走过去,就可以回到过去……”

当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循环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他使劲的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件事,可是莫名的,他竟然走着走着,就走去了殡葬场的后院。

他停下脚步,心里开始变得不安,此时的他开始犹豫,或许,后院那头,真的有一扇门呢?

刹时,江云青的思路彻底崩塌,可能是儿子的离世给了他太大的打击,他竟然,连一个疯老头的话,都去相信了。

他望了望荒无人烟的后院方向,突然,他大步的走了过去,他倒是要去看看,到底有没有那么一扇门。

殡葬场的后院和他想象的如出一辙,杂草丛生,无人打理,往深处走的过程中,甚至能看到死猫死狗。

这后院大概是荒废了太久,因为没人打理,所以时不时的,还会冒出一股恶臭的气息。

他掩着鼻息寻找老头口中的那扇门,果不其然的,他当真在杂草垛那边,看到了一扇被枯萎藤蔓缠绕的铁门。

铁门生了锈,而门的那头,是后山群。

看到这一幕,他有些胆怯了,因为后山群那边是老林区,树木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单是站在这里看,那边就是黑压压的一片,现在的天还没黑呢,但树林里,却黑的看不见底。

此时的他已经打算放弃,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总想跨过这扇门,往那边走一走。

不管老头的话是真是假,就当是探险了,看一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江云青在说服了自己之后,硬着头皮,就推开了那扇铁门,而当他手触铁门的一瞬间,他的面前,忽然就扑过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他已经来不及躲避,接着,就被撞击在了地面上。

被击倒的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后脑勺无尽的烧灼,撞击的位置很疼,疼的他睁不开眼。

他仰躺在地上不停的痛苦呻吟,大概就这样过了两三分钟之后,他的神智渐渐恢复了过来,而这时,他的耳边忽然就传来了儿子稚嫩的欢笑声。

他以为是自己的幻听,猛然睁开眼的瞬间,他竟然,出现在了自己家的卧室里。

他急忙从地板上爬起,忍着后脑勺的剧痛,探头看向了窗外。

此时此刻,窗外的别墅院落里,妻子正穿着她的那身碎花裙,在和儿子玩水枪,而他的儿子,也好端端的正在院子里疯闹,健康活泼的一如往常。

屋外的天气好极了,院落里的妻子和儿子,也可爱极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窗外的一切,他想,他应该是在做梦,在做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他多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过来。

正当他望的出神时,突然,手边响起了一阵震动声音,他低下头,竟然看到了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是一条来自小三的微信。

“亲爱的,我已经到悦岛酒店了,在1502,你快点来陪人家嘛!我都等不及了!”

他低头看着屏幕上的信息,而这时,卧室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他下意识的侧过头,顺着门缝往大厅那边看了一眼,他竟然……看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这一刻,他不得不相信,刚刚那个老头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6

来不及做过多的顾虑,江云青起身就躲进了衣帽间里,他站在衣帽间的门口,顺着缝隙,观察着卧室里的动态。

眼下,他看到那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慢吞吞的走进了卧房,随后在床边,回复着手机信息。

这一次,他必须相信,老头说的那些话,全都是真的,而自己,是真真实实的穿越了回去。

江云青惊诧的望着他所看到的这一切,他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这太梦幻了,这一切,实在是太令人无法相信了。

当他承认了这个令人惊喜的事实时,他快速的,开始做着决断。

刚刚那个老人可是说过的,如果一旦他回到了过去,那么,身体就会以一小时老一岁的速度,慢慢的逼近死亡。

而唯一能阻止自己死亡的方法,就是将过去时空里的自己杀掉,从而代替对方活下来。

江云青透过衣帽间的房门缝隙,看着卧房里那个不停对着手机傻笑的自己,他突然觉得很耻辱,当他看到自己背着妻子作出那些下流的行径和神态反应时,他真的恨不得,冲出去杀掉自己。

可是,他做不到,一是他没有勇气亲手杀死自己;二是,他不敢代替过去的自己,在这个时空里继续生活。因为,每当他看到妻子和儿子的笑脸时,他就不禁想起,儿子死去时的模样,那种深深的愧疚和自责,会伴随他的一生,永无终止。

儿子离世时的那段记忆,是他这一生都无法抹去的,而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令人胆战。

终于,他放弃了杀死自己的念头,他决定,在这个并不属于自己的时空里,尽一切可能的去阻止过去的自己偷腥,阻止儿子的意外身亡,他要在自己的躯体老死之前,拯救这个小家。

决意落地的一瞬间,他壮着胆子,轻轻推开了衣帽间的房门,他偷偷摸摸的走到了那个过去的自己的身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石器装饰物,朝着对方的后脑勺就砸了下去。

瞬间,那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直接就昏倒在了床边。

江云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对方拖进了衣帽间里。

他想着,先让过去的这个自己昏迷着,然后他再单独去找小三,只要他能在今天和小三一刀两断,那么,儿子也就不会死了,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也就都不会发生了。

抱着这样的期待,他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认真的整理了自己的衣领,而当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他竟发现,自己的皮肤已经在老化了,那一丝丝的皱纹,在眼角的末尾,顺势显露了出来。

看来,那个老头说的是真的,如果他不杀掉过去的自己,那么,就会老死在这个时空当中。

他心里自然是难过的,但只要能挽留住儿子的生命,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侧头看了看梳妆台上的挂历时钟,今天就是儿子出车祸的当天,而距离他和小三的约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整。

他很清楚,他必须在这一个小时之内,搞定所有的事情,和小三分手,然后支开妻子和儿子。

正当他预谋着要怎么开展这场拯救行动的时候,卧室房门忽然就被打开了。

妻子面脸笑容的走进了屋,她的手里抱着一摞洗晒干净的白色衬衫,说:“你不是说你今天有会议要开吗?怎么还不走?”

江云青僵硬的看着妻子手里的那摞衣服,如果不出意外,妻子肯定是要去衣帽间挂衣服的,为了不让妻子发现自己的身份,他急忙接过了那摞衬衫,说:“我来挂吧!你去陪孩子玩!”

大概是因为心虚的缘故,江云青在接过衣服之后,急忙就走去了衣帽间,动作小心的开门关门,生怕被妻子看出什么端倪。

等他把衣服放到衣帽间的柜台上之后,他快速的走了出来,而此时,妻子正准备伸手去拿梳妆台上的那部手机。

看到妻子要拿手机,他大步的走到了妻子面前,抓过她的肩膀,说:“老婆,一会儿你带着儿子去游乐场吧!我的事情很快就能办完!等我结束以后,我去游乐场陪你和儿子!”

妻子怪异的看了江云青两眼,她的眼神很不自然,带着点质疑,带着点小失落。

江云青侧头看了看时钟上的时间,他想,不能再拖了,他现在,必须争分夺秒的将所有事都安排好。

几秒钟的犹豫之下,他随手抓过桌面上的车钥匙,说:“走吧!我先给你们送去游乐场,等我办完事以后,就去找你们!我们都很久没一起陪孩子了!”

妻子被迫走出了卧房,而此时,他们的五岁儿子,正拿着水枪偷偷摸摸的站在家门后。

孩子在看到爸爸妈妈的时候,举着水枪就是一顿乱喷,笑嘻嘻的说:“我赢喽!妈妈输了!妈妈输了!”

江云青在看到儿子活蹦乱跳的模样时,眼睛瞬间就潮湿了,他完全不敢想象,前几个小时刚被火化的儿子,这一刻,竟然活脱脱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瞬间,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他一定,要改变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终于,在他的执意下,妻子和儿子被他强行带上车,他一路朝着游乐场的方向开去,他心想,他一定要把妻子和孩子支开,以确保他们两个人的安全。

等他把妻儿送到游乐场的时候,他再次叮嘱妻子说:“你一定要在这里等我回来,哪都不要去,知道了吗?”

妻子满眼疑惑的点了点头,虽然江云青看出了妻子眼睛里的不信任,但是,现在的他也只能这么做。

7

安顿好妻儿之后,他开车就返回了家中,他要确认家里的那个自己是否仍旧处于昏迷状态,他必须保证,在他行动的这段时间里,过去的那个自己,哪都不能去。

所以,他决定将过去的那个自己,用绳子捆绑起来。

可是,当他走进别墅院落的那一刻,他完全傻住了。

过去的那个自己,已经开着家里的另一辆车,逃跑了……

或者说不是逃跑,只是苏醒,然后……去和小三赴约了。

心慌之时,他如同热锅上乱了阵脚的蚂蚁,他不停的思考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如果他现在赶去酒店,那么,要怎么才能阻止过去的自己做出糊涂事?又怎么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和小三一刀两断?

他抓狂的思索着这恼人的问题,终于,他不顾一切地冲出家门,一路极速的朝着那家酒店飞奔而去。

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抵达酒店才是,他的儿子是被小三给撞死的,不管事情怎么发展,只要他能保证小三不碰那辆肇事的车子,就没事!

虽然现在他没办法和小三一刀两断,但至少可以保住孩子的命!

当他一路超速的将车子开到酒店门口之时,他疯了一样的就冲进了酒店大厅,此时,距离儿子出车祸,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时间还来得及,只要他在半个小时之内,确保小三远离那辆车子,就没事!

所以,在他准备阻止事故发生之时,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策。

他要伪装成酒店的工作人员,偷偷潜进小三的房间,然后将车钥匙偷走。

这样,小三的车子就永远都启动不了了。

五分钟后,他成功的溜进了酒店的员工更衣间,他换上了酒店员工的服装,随后去了1502房间门口。

踱步之时,他听到了屋子里头的声音,是小三的声音,此时此刻,小三正在和过去时空里的自己,打情骂俏。

江云青忽然在这时明白,原来,妻子守在酒店房间门口的时候,是完全可以听清屋子里的动静的,而他也终于体会到,那种仇恨和痛楚相互交杂的感觉,有多难捱。

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这么伤害妻子。

心里五味杂陈的那一瞬间,他敲响了酒店的房门,当里面有人应声时,他捏着嗓子说道:“客人您好!刚刚前台发现您的入住手续出了问题,现在能麻烦你们二位一起到楼下做登记吗?”

屋子里传出了小三不耐烦的声音,“必须是两个人一起吗?”

江云青在门外肯定道:“对!必须是两位一起!”

三分钟后,房间门被打开了,而当他们近距离靠近的那一刻,江云青故意大幅度的低下头,变着声音说:“二位下楼做登记就可以了,房门不用关,为了表示歉意,我们会送一些水果给您!”

小三极度不屑的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这么大个酒店!登记还能出错!”

等着他们两人下楼之后,江云青极其迅速的溜进了房间,随后,他在小三的挎包里,找到了车钥匙。

顿时,他心里的那块大石头落了地。

只要拿到了车钥匙,自己的儿子,就不会出车祸身亡了,那么,未来的一切,就都会被改变。

江云青从房间里逃离之后,走廊的另一头就走回来了小三的身影。

小三搂着过去的那个自己,一脸不情愿的碎碎念道着:“什么东西嘛!刚才还说我们的登记有问题,这下了楼,又没问题了!这不是折腾人么!”

江云青在发现他们回来之后,掉头就跑去了安全楼梯那边,他躲在楼梯拐角处,安静的看着他们两人重新进了房间。

哐当一声,房门被关合,江云青松了一口气,随即蹲坐在了楼梯台阶上。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车钥匙,傻笑了一声,这样,他就可以拯救儿子的生命了。

8

接下来的那五分多钟的时间里,江云青一直躲在安全楼梯口处,他不停的思考着,接下来还应该怎么办。

按着未来事情的发展经过,这个时候,妻子应该是捉奸捉到酒店了,不过,现在妻子应该还在游乐场,所以,也不太可能抵达这里。

所以,他的下一步,就是让过去时空里的自己,和小三一刀两断!

可是,正当他沉浸在自己所谓的计谋当中时,他忽然留意到,走廊的另一头,走来了妻子的身影。

他的妻子,还是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了酒店房间门口。

而他之前所做的那一切,根本就没有改变未来!

他的妻子还是来了,看样子,是在他离开游乐场之后,偷偷来的。

心慌的瞬间,他看到走廊里的妻子正抓狂的去推门,而这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发生着。

这时,江云青忽然想起,既然妻子已经来了酒店,那么,自己的儿子也已定在酒店。

带着心里的一万个不放心,江云青想都没想,顺着安全楼梯就往楼下跑,狂奔的这一路,他的嘴里都默默祈祷着,不要出事,不要出事,小三的钥匙已经在我的手里了,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当他成功跑出酒店大楼的时候,他如同无头苍蝇那般,四处寻找着儿子的身影,可找来找去,他都没发现儿子的存在。

心思麻乱之时,他完全没了分寸,而这时,酒店的大厅里,莫名的就跑出了穿着浴袍的小三。

小三的手里拎着挎包,一路狂奔的朝着对面的街道跑。

江云青在看到小三的时候,整个人木了一下,紧接着,他眼睁睁的看到,小三从包里拿出了一把车钥匙,随后,打开了停在街道旁边的那辆白色丰田。

江云青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偷出来的那把车钥匙,并不是丰田车的钥匙。

当他反应过来这件事的时候,他全然不顾的,就冲到了小三的旁边,在小三准备上车的那一刻,他一把就将小三给拉扯了下来,随即,他坐上了驾驶座的位置,准备发动车子。

他快速的思考着,只要把车子朝反方向开就好了,只要,避开儿子发生车祸的地点,这一切就都被改变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小三在看到他的正脸之后,即刻就上了车后坐,小三不可思议的盯着他的脸,说:“你……刚刚……不是在楼上吗?你这身衣服又是怎么回事?江云青……你老婆呢?”

江云青已经不知道从何解释这狗血的一切,他猛力的打着方向盘,准备逃离这里,而这时,小三忽然从后座上起了身,伸手就抓过了方向盘,嘶吼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去抓你老婆了吗!”

情急之下,江云青没有控制好方向盘,而仅仅只是两秒的间隔,这辆白色丰田车,就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车子被撞的熄火之时,江云青面前的安全气囊也弹了出来。

而这一刻,他很无意的,留意到了车外地面上……一个碎裂的彩色魔方……

那是,儿子最喜欢的一个玩具。

他终于明白,原来,不是小三撞死了自己的儿子,而是自己,亲手杀死了儿子。

江云青大脑空白的那一刻,后头的小三急忙蹦下了车,她打开了江云青这边的车门,拉着他的手臂,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跑。

此时的江云青已经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他就这样毫无意识的被小三拖着跑,而当他们两人跑到街道拐角处时,小三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说:“你刚刚是不是撞到人了?我怎么看到车子底下好像是有血……”

小三弯着腰,不停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而江云青在经历了好长时间的神经放空之后,他忽然回过神儿,站到墙壁后,观看着街道那边的车祸现场。

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儿子躺在那辆白色丰田车之下,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儿子,丧生于血泊之中。

而这一切,都没有被改变。

这时,小三走到了他身后,碰着他的肩膀说:“云青!你刚刚好像是真的撞到人了!我看那边……”

话未说完,江云青忽然就转过了身,他死死的挡在小三的面前,不让她看到街道那头的状况。

小三一脸的茫然的看着江云青,而这时,江云青伸手就拉住了小三的手臂,说:“跟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小三被强行拖拽时,不禁的指着街道那头,“可是我的车子……还有,你老婆人呢?你不管你老婆了吗?”

江云青没有回答小三的任何问题,他直接将小三带上了出租车,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9

回家的一路,江云青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他甚至想好了,要如何应对这棘手的状况。

到家之后,他将小三拉到了自己的卧室。

在经过了短暂的对视凝神以后,他抚摸着小三的长发,嗓音颤抖的说:“对不起,我现在已经走到绝路了,除了这个办法,我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拯救我自己……”

小三没听懂江云青的话,她白了他一眼,说:“你把我带到你家做什么!神经兮兮的!”她回头看了看卧室里侧的衣帽间,说:“既然已经来了,那我就去换套衣服!总不能一直穿着浴袍!”

小三回身就要往衣帽间的方向走,而这时,江云青忽然就举起了床头柜上的那个石器装饰物,朝着小三的后脑勺,就砸了下去。

这一次,他不仅仅只是砸了一下,而是在把小三弄晕之后,一下接着一下的,砸了过去。

直到……小三停止了呼吸。

她死了,彻彻底底的死了。

当江云青放下手里的凶器时,他试探的将手指伸到了小三的鼻息处,那里没了温热的气体,而忽然间,他神经失常的冷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在房间里来回飘荡,像是一阵阵温柔的诅咒,缠绕在他的周身。

接着,他毫无预兆的冲着小三的尸体磕头,一下接着一下,不停的磕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摆脱杀害孩子的罪名……对不起……”

是啊,因为车子是他开的,孩子也是他撞的,可是,只要唯一的知情者死了,就没人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了。

车子是小三的,自然而然的,小三就成了凶手。

当他忏悔着在地上长跪不起之时,窗户外面,顿时就响起了开门声。

他抬头望了一眼,竟然是过去的那个自己带着妻子回来了。

他们应该是回来拿孩子的遗物的。

慌乱之下,江云青想要把小三的尸体拖去衣帽间,可是,眼下的状况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情急之下,他直接就将小三的尸体推到了床下,然后将羊绒毯盖在了血渍之上。

他跑去了衣帽间,躲藏在门后,一声不吭。

过了一小会儿,妻子和过去的那个自己进了房间,而紧接着,他看到妻子跪在了床边,准备去勾东西。

意料之中的,妻子在看到了床底下的尸体后,疯狂的尖叫着,随后毫无意识的晕了过去。

这一刻,江云青什么都明白了,他明白了儿子为什么会死,明白了妻子为什么会发疯,更明白了殡葬场的那个老头,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一句话——如果你回到了过去,一定要杀死过去的自己。

如果从一开始他就杀死了过去的那个自己,或许,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了。

他懊悔,他难过,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愚蠢的罪人,但却无力回天。

等着卧室里的那两人离开之后,他神情恍惚的走出了衣帽间,他跪在床边,一点一点的,将小三的尸体重新拖了出来。

他看着小三那死不瞑目的神色,他的眼泪,顺着脸颊不禁的流淌。

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明明只是想挽回孩子的生命,可事到如今,怎么就演变成了这般田地?

10

守在尸体旁边的那一个多小时里,江云青的神智,慢慢从愧疚变成了绝望,他抬头看了看梳妆镜里的自己,竟然……老了那么多……

此时,窗外的天已经黑了,他低头看了看小三的尸体,他想,总要把尸体藏起来才是,或者,移动到某个不被发现的地方。

只要小三永远不出现,那么,儿子的车祸事件,就不会牵连到自己。

小三会以畏罪潜逃的罪名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而这个时空里的自己,会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带着这样的假想,他重新恢复了精神状态,扛起小三的尸体,一步一步的,朝着家里的后院走了过去。

他想把小三的尸体埋在后院里,但想了想,这样太容易被发现,还不如藏到别的地方。

忽然间,他想起后院的最里侧,曾经打过一个地窖,本来那个地窖是用来放酒的,可是后来因为施工过程出了问题,就一直荒废没用了。

那个地方一直没人进,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塌陷。

他想,或许可以把小三的尸体扔进那个地窖里,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当他找到地窖的入口之后,他弄开了外面所有的障碍物,随后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地窖的铁门,一点一点的,爬了下去。

等他平稳的站到地面上时,他放下了小三的尸体,只是眼下,他面前的一切都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空气中还透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他被那股味道呛的咳嗽了两声,随后,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

只是,当打火机里的微弱火苗燃烧起来的那一刻,他当即,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吓到了。

他恐惧的向后退了两步,身子撞在斑驳的墙壁上,胸口大幅度的喘息着。

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地窖里,竟然躺了无数具小三的尸体,那些尸体全都穿着一样的白色浴袍,甚至于表情,也都一摸一样——带着痛楚和怨恨。

他已经数不清地窖里到底有多少具尸体,而这一瞬间,他忽然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又一场的轮回。

他疯笑的望着地窖里的一切,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慢慢褶皱而无力的双手。

他在变老,他在变得,和殡葬场里的那个老头,一模一样。

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了,更搞不清楚眼前的这些尸体,是不是都出自于自己的这双手。

而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眼下的自己,不过是忏悔轮回中的一枚小小棋子,他轮回了无数次,却依旧万劫不复。

拿错误去弥补错误,是他最大的愚蠢。

忽然间,他再次想起了那个老头的话——如果你回到了过去,请一定要杀死过去的自己。

是啊,在他穿越回来的那一瞬间起,他就应该杀死过去的自己的,可是,他终究没能对自己狠心,甚至把自己的愧疚与忏悔,演化成了伤害别人的利器。

他是凶手,他终于承认了。

江云青从酒窖离开之后,他一步一步的,朝着家门往外走,从天黑走向了天亮,从日出,走向了艳阳。

当第二天正午的日光洒在他头顶时,他抬头看了看车水马龙的街道,一切照旧,一切如初。

行走的一路,他路过无数个反着光的玻璃镜面,而每看一次,他都又老了一点。

直到,他就快走不动路,直到,他的头发稀疏而花白,皮肤松弛而褶皱。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回了殡葬场,他看着身旁来来往往的人群,听着灵堂里此起彼伏的哭声。

可不论身边再怎么兵荒马乱,他都心无旁骛的,向着不远处的那座骨灰寄存大楼走去。

这一路,他走的艰难而困苦,好似脚下的每一步,都是对他不完整一生的惩罚。

而他也终于领悟了老头同他说的那句话——活着,就是最痛苦的死亡。

眼下,傍晚的夕阳渐渐迎上了他残破的身躯,他抬头望着那昏黄的光线,莫名觉得有些刺眼。

他站在那五层高的寄存大楼门口,冲着沉闷的天空不停的祈祷,下一次,一定要杀死过去的自己……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

好啦,晚安啦~

第99次杀死自己

讲故事的大熊

第99次杀死自己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探璞太空记忆棉枕头枕芯慢回弹记忆枕头成人护颈椎枕单人学生枕头
兰芝 多效洁面乳
【香港直邮】澳洲G&M 绵羊油保湿霜含VE 绿色
美国进口米仔纯天然玉米材料宝宝碗筷3件套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