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女儿的上位之路

2019年4月24日18:54:11 评论浏览:35
保姆女儿的上位之路

  蒋洁生下女儿蒋甜甜的那年,她刚好三十岁,而孩子出生的第二周,蒋洁的丈夫就不幸丧命于一场煤矿爆炸事故当中。

  蒋洁一个人带着女儿离开了家乡,来到了城里打工,托朋友介绍,她找到了一份保洁的工作,是在一个姓秦的有钱人家里当家嫂,吃住全包。

  就这样,蒋洁带着自己未满百天的女儿甜甜,扎根在了这座城市。

  起初,蒋洁只是负责在这幢别墅里给佣人们做一日三餐,而后来伴随着做工时间的增加,她慢慢从后院的小平房里,搬去了三层楼的大别墅里去。

  这房子的女主人喜欢蒋洁的手艺,她让蒋洁从现在开始,只给家里的大人和孩子做饭,而厨房之外的粗活累活,都不需要她操心。

  蒋洁倒也知道上进,她在和女主人温岚相处的过程中,慢慢的了解了家中每个人的口味喜好,她变着法儿的做出好吃的食物,甚至在空闲的时间,在网上自学怎么创造好吃又好看的菜品。

  蒋洁成了这个大别墅里的一份子,深得大家的喜爱。

  第二年的时候,女主人温岚怀孕了,温岚一怀孕,全家人都进入了紧急戒备状态,因为温岚怀的是龙凤胎,这无疑是天大的事情。

  温岚怀孕的那一整年,甜甜也已经一岁多了,蒋洁一边照顾着自己的孩子,一边照看着温岚,而正因为蒋洁刚生过孩子没多久,所以她和温岚几乎是无话不谈。

  蒋洁也是每天苦思冥想的给温岚做口味丰盛又不会发胖的饭菜,毕竟怀孕期间的女人,都格外的挑嘴。

  温岚的这对龙凤胎出生以后,蒋洁就又多了一份工作,照看两个婴儿。

  而温岚担心蒋洁忙不过来,直接就给她配备了助手。

  这下,蒋洁做的更用心了,这是她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助手,这样的待遇,蒋洁算是头一个。

  蒋洁照看孩子的那段日子,她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以前她看着温岚用各种名贵的服装首饰和奢侈品时,她并没有觉得有多羡慕,她觉得那些都是身外物,没什么可眼红的。可当她看到温岚两个孩子的衣食住行,以及自己女儿甜甜的吃穿用品时,她第一次觉得,她愧对自己的女儿。

  人家的孩子有配备的奶妈,有进口奶粉,有专人做护理,更有从外面请来的育婴师以及营养师,规划每日的生活安排及食谱,孩子吃的用的都是自家农场提供的蔬菜瓜果,一丁点的农药都不会有。

  更别提孩子的教育了,以前蒋洁以为,孩子长到6岁以后才是谈教育的时候,而人家的孩子,早在肚子里就已经开始各种她听都没听过的智力开发了。

  蒋洁终于明白,原来人和人的差距不是房子车子和包包,而是从小到大日积月累出来的生活水准,智商情商,以及所见所闻。

  在秦家工作的这些年,她看到了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更听到了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蒋洁愈加觉得,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异之分的。

  特别是当她怀里抱着温岚的孩子,身后又背着自己的女儿时,她更是觉得,如果她给不了女儿更好的生活,那未来女儿的命运,或许会变得跟自己一样辛苦又低贱。

  日子终究还是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而一转眼,温岚的一儿一女,以及蒋洁的女儿甜甜,都长大了。

  甜甜六岁的那年,蒋洁特意在温岚吃过午饭后,找去了温岚的卧室,蒋洁进屋时,她一反常态的站在门口的位置,笑容拘谨。

  温岚看出了她心理有事,就开口问道:“怎么了蒋姐?不是有事要和我说么?”

  蒋洁点了点头,说道:“夫人啊……我家甜甜,眼看着就到了上学的年纪,我想把她送到附近最近的那个学校去,但是我没有认识的人,你人脉广,你能不能帮我问问,如果我把女儿送去那个学校……”

  话没说完,温岚开口道:“附近的那个公立学校吗?去那个学校做什么呀?甜甜那么聪明可爱,让她去知合的私立多好。”

  蒋洁为难着:“那可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才能去的学校,我哪有那么多钱啊……”

  温岚说道:“没事,你让甜甜去私立学校吧,这件事我帮你搞定,你这么多年照顾我的两个孩子也不容易,马上嘉禾和馨云也要上学念书了,你女儿就比我两个孩子大一岁,小初高让他们三个一起上,还能做个伴。”

  蒋洁激动道:“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温岚说道:“不过我这边也只能供甜甜到高中,大学以后就要看她自己了,你女儿又乖巧又聪明的,以后应该会考一个不错的国内大学的。”

  蒋洁感激道:“谢谢你夫人,以后等嘉禾和馨云念书了,我就让甜甜带着她的两个弟弟妹妹一起。”

  温岚笑着说道:“行了别感谢了,不过是我跟校长一句话的事儿。”

  甜甜上学的事情一解决,蒋洁就更是用力的去照顾温岚的两个孩子好,甚至于,有的时候会亏待了甜甜。

  不过甜甜什么都懂,她从小在母亲身边长大,母亲为什么会这么低三下四的在人家家里做活,她比谁都清楚。

  甜甜先行念了一年书以后,嘉禾和馨云也开始上学了,而从那开始,蒋洁每天都逼着甜甜去给嘉禾和馨云辅导功课,有时候嘉禾和馨云在家里上私教课,蒋洁也让甜甜去听。

  温岚倒是不在意,反正都是孩子,教两个和教三个没有区别。

  伴随着三个孩子的年龄增长,蒋洁慢慢的有了白头发,虽然她和温岚相差的岁数不大,可从保养上来讲,温岚明显比蒋洁年轻了不止十岁。

  甜甜十六岁的那年,她顺利升了高中,而紧接着,就是嘉禾和馨云的初升高。

  每天甜甜放学的时候,蒋洁就从厨房里端出来了一大盘子的鲜切水果,她不等甜甜进屋,就把水果盘子推到了甜甜的怀中,说道:“你把吃的给嘉禾和馨云送过去,没事再帮弟弟妹妹辅导功课。”

  上了高中的甜甜起初还是顺从母亲的,可一来二去的时间久了,她就有些不耐烦了。

  这天晚上放学的时候,蒋洁照旧在厨房里准备了果盘,等着甜甜回来时,她从厨房迎面走了出来,甜甜就木然的站在原地,说道:“又要送果盘辅导功课是吗?妈,我也有自己的功课,我也要学习!”

  蒋洁微微的躬着背,说:“你帮一下嘉禾和馨云嘛,他们俩不爱学习,你多督促一下他们俩。”

  甜甜忍着怒气:“为什么你总是叫我去帮助别人,那谁来帮助我?还有!”甜甜指着蒋洁手中的果盘:“这里面有我爱吃的东西吗?这里的水果,都是那个捣蛋鬼嘉禾爱吃的!妈,你到底有没有关心过我的需求?”

  嘶吼声落地,蒋洁愣了神,而甜甜赌气走去了自己的住处,留着蒋洁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这时,温岚刚巧走到了蒋洁的面前,说道:“孩子跟你生气了吧?这个年纪的孩子很正常,都叛逆。”

  蒋洁低着头叹了口气,温岚说道:“我知道你是想让甜甜多帮助嘉禾跟馨云,但你也要多关心甜甜的感受啊,毕竟甜甜是你的亲女儿。”

  蒋洁抬起头,看着温岚:“这三个孩子,在我心里是一样重要的,都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嘉禾和馨云就是没吃过我的奶,其他的,都是我一手拉扯的。”

  温岚说道:“我知道你忠心,但你这样的确是让甜甜心理不平衡了。这样吧,改天我送甜甜一个礼物,你对我的两个孩子好,我也要对你的孩子好才行。”

  蒋洁:“夫人你太客气了,你对我和我女儿,已经有很大的恩情了。”

  第二日的时候,温岚让家里的佣人送给了甜甜一份礼物,甜甜拆开礼物盒子时,里面是一个订制的小包包,甜甜不懂是什么牌子,刚巧馨云就在甜甜身边,馨云看到盒子里的包包时,她开口道:“爱马仕呀?我妈前两天刚给我买了两个,我都背腻了,说实话,这个牌子的东西,除了贵一点点以外,没别的优点。”

  甜甜转头看着馨云:“这个包包要多少钱呀?”

  馨云:“订制的款式,小小的一个,也就七八万吧。”

  听到这,甜甜吓得差点扔掉礼物盒子,而她赶忙回了自己的住处,把礼物盒子放在了柜子上,认认真真的供了起来。

  晚上蒋洁做完晚饭回房间时,她看到了那个包,她将包包拿了出来,遂走到了甜甜的身后,说道:“女儿啊,你背这个会特别好看,很适合你。”

  甜甜低头写着作业:“不适合,太贵了,你还给温岚阿姨吧,这个礼物太贵重了。”

  蒋洁将包包顺势套在了甜甜的脖子上,甜甜回过身时,蒋洁刻意的摆放着包包的位置,说道:“真漂亮,这个包就是为了我女儿量身定做的!”

  甜甜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背在身上的包,她望了望镜子里的自己,的确,包很美,也很适合自己,虽然这价钱,让她承受不住。

  她伸手就要将包包摘下,蒋洁却忽然按住了甜甜的手臂,说:“这是你的包包,别人送给你的,就是你的,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你能背上它,你就配得上!明白吗?”

  甜甜似懂非懂的看着蒋洁,而蒋洁忽然拉住了甜甜的双手,说道:“妈妈希望你以后能成为像温岚阿姨那么优雅高贵的人,你必须要自信,不要觉得价格贵的东西就不配去拥有,其实他们也不过是一个包一件衣服而已,那些东西,都只不过是为你服务的。”

  甜甜没说话,她懵懂的点了点头,而蒋洁伸手摸了摸甜甜的额头,说道:“宝贝女儿,你要好好学习,你要相信妈妈是最爱你的,妈妈会努力帮你争取到出国留学的机会,所以你也要努力,明白了吗?”

  甜甜不安的说道:“我能去留学吗?留学不是要花很多钱?”

  蒋洁说道:“那你想和嘉禾还有馨云继续一起念书吗?”

  甜甜思考了一下,点着头:“想,虽然嘉禾平时总欺负我,但他还是挺聪明的,我跟他们俩个在一起玩,还是挺开心的。”

  蒋洁:“这就足够了,你好好学习,剩下的事不用你担心。”

  两年的时光飞速流走,转眼,甜甜上了高三,而自从甜甜上了高三以后,蒋洁就开始让甜甜注意自己的穿衣风格,甚至是化妆打扮,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甜甜学业繁重的情况下,蒋洁让甜甜去学了舞蹈。

  这一年折腾下来,甜甜的成绩下滑了,不过,虽然她的成绩下滑了,可甜甜整个人的气质却不一样了。

  以前那个只会死读书的甜甜,变得漂亮苗条了,甚至开始有男生写情书追求她,而每次,甜甜在收到情书以后,嘉禾都会闹玩笑的去偷看那些情书,然后在院子里大声的朗读出来,搞得一家人啼笑皆非。

  临着马上高考的前一周,整个秦家做了一次仪式感厚重的祭祖,全家上下都在紧张兮兮的筹备着,不过甜甜除外,她为了备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头看书。

  祭祖仪式开始以后,家里上上下下都严肃的要命,而不知道过了多久,窗户外面就响起了救命的声音,原来是仓库着火了,火势很凶猛。

  家里人都跑去救火,而灭火器陆续开始熄火时,他们竟发现仓库里躺着一个人,是温岚。

  温岚被大火呛晕了,倒在了仓库的门口,而好在大火灭的及时,否则连命都可能保不住。

  温岚被送去医院以后,整个别墅里都静悄悄的,甜甜不知所以的在窗口张望了一圈,只看到了院落里狼藉的一片。

  温岚住院了,住了很久,而温岚住院的那些天,甜甜也没有见到自己的母亲,她想着母亲应该是去照顾温岚了,可临着高考前一天,她忽然被家里的司机送去了医院,说是蒋洁想见甜甜。

  而甜甜这才知道,原来温岚出事的那天,温岚因为昏倒,而导致后脑勺受伤,险些失血过多而亡,蒋洁为了温岚献了血,甚至于……捐了一颗肾。

  温岚肾不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只是谁知,那一场大火,把温岚的身体彻底摧垮,而蒋洁不仅献了血,还捐了肾。

  所有人都说,这蒋洁就是温岚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蒋洁,温岚可能早都坚持不住了。

  可当甜甜得知这些事的时候,她心里很清楚的知道,母亲做的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她的留学资格,以及未来毕业后的发展。

  而那一年,甜甜并没有参加当年的高考,因为温岚放话,说让甜甜复习一年,跟嘉禾以及馨云一起出国留学,所有的学费都由温岚来承担,包括毕业后的创业资金,她都可以资助。

  从那以后,温岚把蒋洁当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如同亲姐妹一样的对待着。

  一年时光一晃而过,毕业后的甜甜当真和嘉禾、馨云去了美国读书,他们三人接受着一样的教育,享受着一样的生活水准,而在外人眼里,他们都以为,甜甜也是秦家的孩子,对她毕恭毕敬着。

  起初甜甜还会解释,可是后来她也觉得乏了,就随便别人误以为她是秦家人的女儿,渐渐的,她也享受了这样的光环。

  在外留学的那几年,甜甜的生活过的很滋润,而应着母亲的要求,她为了报答秦家的恩情,总是要以姐姐的身份,去照顾嘉禾和馨云,虽然在甜甜心里,她一直觉得是秦家欠自己母亲的。

  留学回国的那年,温岚和她的丈夫,早就帮嘉禾和馨云安排好了回国以后的事业发展出路。

  嘉禾在自家的企业里就职磨练,馨云则在温岚的安排下,去了影视圈子,而甜甜呢,她被安排成了嘉禾的私人助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甜甜傻了眼,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毕业以后,会去一家不错的企业从头做起,或是拿得一笔金额不大的创业资金做点什么,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后会成了嘉禾的助理。

  当甜甜因为这件事找去蒋洁时,蒋洁正在房间里虔心拜佛,甜甜就站在门口,等蒋洁做完佛事以后,她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我给嘉禾做助理?这是你的安排吗?”

  蒋洁走到了甜甜的面前,她把甜甜拉进了房间,随后关了门,看着甜甜说道:“你只有去辅佐嘉禾,才能永远的留在秦家,才能有一个稳定的未来。”

  甜甜摇着头:“妈,我不可能一辈子都靠着秦家,我照顾了嘉禾和馨云二十多年,我真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蒋洁的脸色不悦:“你不靠着秦家,你能有今天吗?你能上那么好的学校,能去美国留学吗?你以为你的这一切是怎么来的?都是你温岚阿姨一点一点帮你积累起来的!”

  甜甜跟着道:“那是你用你的命换的!是他们秦家人该补偿给你的!”

  蒋洁不说话,甜甜则拒绝道:“我自己的未来我自己选择,你不要替我做决定,也不要再去温岚阿姨那里帮我游说了。”

  甜甜转身就要走,蒋洁看着她的背影,说道:“我希望你永远留在秦家,嘉禾是个不错的孩子,前天嘉禾他自己还说,这些年一直被你照顾,如果哪天身边没有你,他都会不习惯,你可以考虑跟嘉禾在一起试试,这个孩子挺好的。”

  甜甜不可思议的回过头:“妈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嘉禾啊!那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弟弟!”

  蒋洁认真的看着甜甜:“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所以你们之间是有感情的!我觉得嘉禾应该也是喜欢你的,你陪在嘉禾身边,时间久了也肯定会有感情。”

  甜甜摇着头:“妈,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想让我跟秦嘉禾发生什么?让我跟他在一起,然后当上这秦家的夫人?”

  蒋洁说道:“如果你想,这是好事。”

  甜甜无奈道:“靠自己活着不好吗?难道非要永远依附着人家,做一辈子的寄生虫?”

  蒋洁不说话,甜甜则郑重道:“我们离开秦家吧,我有能力养你,我们不需要什么事都依靠秦家,你为他们家付出了这么多,你根本不用觉得愧疚。”

  可突然,蒋洁冷然的笑了笑:“你懂什么?你从小到大,我让你吃过苦吗?我让你像乡下的那些孩子一样,连书都念不上了吗?我那么努力的活了一辈子,我给别人当牛做马,不都是为了给你争取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可现在呢,你说你要走,你知道你一个女生出去单打独斗,有多困难吗!”

  甜甜沉默着,蒋洁就继续道:“我这辈子为了你,我什么都做了,我连尊严都不要,甚至连性命都不要,我做了那么多事,就希望你能过上好人家的生活。可你非要抓着你的自尊心不放,自尊心有那么重要吗?这个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自尊心!”

  眼前,甜甜彻底发了怒:“可我不想再看到你因为我而对别人低三下四!你以为你这是爱我吗?你这是在害我!”

  瞬间,蒋洁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她通红着眼眶,看着甜甜说道:“我为了你我连杀人的事情都敢做,可你却说我不爱你,我有多爱你,你根本就不知道!”

  甜甜嘶吼道:“我有什么不了解!你不就是看别人的眼色活了一辈子吗,你不就是献了血捐了肾吗!你用你的器官给我换来了留学的机会,可你知道这四年来,我心里到底承受了多少压力!每次我在国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我都会想,我妈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我不能半途而废!可那样的生活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甜甜在说完这些话以后,蒋洁绝望透顶的摇着头,她喃喃道:“我就不应该为了你那么拼命的活着,我就应该让你尝尝那些没饭吃没书读的日子,我就应该让你一个人出去吃苦头,过着忧心忡忡的日子!而不是我冒着杀人的风险为你争取留学的机会,然后每天活在自我谴责的折磨当中!”

  当蒋洁说出这最后两句话的时候,甜甜死拧着眉头,看着蒋洁的脸,她无法相信的说道:“妈,你刚刚说什么?”

  片刻的沉寂过后,屋子里异常的安静,蒋洁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滑落,两分钟过后,她看着甜甜说道:“当年秦家祭祖的那场大火是我放的,我也知道温岚的肾脏一直有问题,因为那些年她的三餐都是我负责的,我知道我和她都是稀有血型,那些年我一直在她的饭菜里做手脚,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让她身体拖垮,我要让她欠我的恩情,我要让她对我愧疚,然后把所有的愧疚,都转换成对你的弥补。”

  得知真相后的蒋甜甜,木然的站在原地发呆了很久很久,而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从小到大得来的这些富裕生活和优质的学习资源,都是母亲一手经营出来的。

  她莫名觉得如今的自己有些肮脏,可不论她多排斥现在的自己,她都没办法洗白了。

  母亲当年犯下的那些错,都是为了能让自己有一个好的生活,而她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在这无数的错误之上累积起来的。

  眼前,蒋洁伸手抓着甜甜的肩膀,她认真又恳求的看着她说道:“留在秦家的集团好吗?我和温岚提过的,她也希望你能一直辅佐嘉禾!留下来好吗?以后你会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这才是真的生活!”

  甜甜不说话,蒋洁就继续恳求道:“我为了你,我什么都做了,难道你就不能听我的话,为我做点什么吗?”

  眼下,甜甜良久的沉默着,而这一刻她忽然觉得,之前自己振振有词的那些所谓真追求,都是虚无缥缈的。

  渐渐的,她开始认为自己是没资格追求自我的,更没资格愧对母亲。

  甜甜不说话,蒋洁就死死的抓着她的手:“听妈妈的,不要让我难过,好吗?算我求你了!”

  甜甜看着蒋洁泪眼朦胧的双眼,好似,她在母亲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数的罪恶,而那无数的罪恶当中,正浮现着自己的面庞。

  她也不明白,这生活到底是应该奋力挣扎一下,还是继续在黑洞里沉沦。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啦,

好啦,晚安啦~

保姆女儿的上位之路

讲故事的大熊

保姆女儿的上位之路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讲故事的大熊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日本Biore/碧柔 防晒霜50g
铂瑞德国BR-Z1电动牙刷成人充电式声波超自动家用软毛男女情侣款
iphone 5/5s/6/6s/7、苹果plus渐变手机壳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