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她们的彩虹鞋带——同志与跨性运动员的性平运动

2019年4月28日20:43:40 评论浏览:96

本文为《左.外.野︰赛后看门道,运动社会学家大声讲》中「睁开双眼才能看见多元——当运动场上不再非男即女」章节书摘。作者陈子轩为威斯康辛大学新闻与大众传播博士,现任台湾体育大学体育研究所教授、也是美国职棒MLB球评,为台湾少有结合运动社会学、流行文化与媒体观察的学者,评述触及国族、性别、文化、媒体、教育、体育政策等面向,而「左.外.野」这三字,即是作者对于「运动社会学」的想像与期许:承继「左」派的批判传统,关注运动场「外」的议题,以及永远立足在「野」党的位置来思考。

对于运动员养成、运动场域的权力结构,甚至国族与性别,都充斥权威、服从、由上而下的权力作用,陈子轩认为,运动社会学从社会学衍生而来的典范,就是要检视、进而批判这一切的理所当然,运动社会学无疑就是个「反派」。

运动场向来是最为二分的场域,非男即女、非胜即败、非强即弱;运动场同时也是最拥抱阳刚特质的场域之一。在1970年代晚期,西方的运动社会学者认为「运动是女性主义的继子」,不受女性主义者关注,运动研究者(通常是一群热爱运动的生理男人)也不关切性别议题;直到1990年代,运动仍被视为「男性权力/霸权伸张与合法化的终极沃土」。普遍认为,现代运动乃依据西方中上阶层的男性信仰与价值所建立,是一种「证明男子气概」的文化实践,运动对「男孩」而言,是变成「男人」的起点,运动让男孩了解自身在正统性别文化中的位置。

然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运动和男性气概的连结并非「天生自然」,而是在特殊的历史中被建构出来的社会事实。在运动场域中,我们接纳了一种「男性秩序的历史结构」,而这个过程是透过对于「生物学的社会化和社会的生物学化」所构成的。因此,当奥运十项全能金牌从男变女、里约奥运女子800公尺金牌是个「不男不女」的运动员、最硬汉的橄榄球运动员是男同志,运动场域里的「天生自然」理应面对挑战与反思。

You Can Play!体育圈的性平运动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十项全能得主布鲁斯-詹纳(Bruce Jenner),在经过性激素的疗程与整形手术之后,如今以女性化的凯特琳-詹纳(Caitlyn Jenner)身份见闻于世,她与名律师前妻克莉丝-卡戴珊(Kris Kardashian)的一段婚姻,以及争议性的实境节目《与卡戴珊一家同行》(Keeping Up with the Kardashians)推波助澜,使得她成为世界见光度最高的变性者。从充满阳刚之气的十项全能,到以女性之姿登上《浮华世界》(Vanity Fair)杂志的封面,这样的转变无疑带来莫大的冲击,但她表示,过去几十年她都觉得自己困在错误的身体里。转性之后,詹纳表示她喜欢的还是女人,也因此希望人们可以将性倾向与性别认同当成两件事来看。

里约奥运女子800公尺金牌得主是来自南非的瑟梦雅(Caster Semenya),她的雌雄莫辨一直是争议焦点,国际田径协会与奥运委员会对于她以及其他跨性别运动员做出过不同的判例。原本跨性别参赛,必须要进行变性手术,再加上2年以上的性激素治疗,若由男变女,必须要将体内睾固酮含量降低至某一标准之下方能在女子组出赛,但有趣的是,由女变男则没有任何生理数据的限制。也就是说,你在运动场上的性别,就是以睾固酮的数据来认定,就算你天生女人,但只要此一指数超标,很抱歉,对国际田协来说,你就是个男人。

2014年英联邦国家运动会,印度女子选手强德(Dutee Chand)就因为在没有任何外来因素下,却测得睾固酮过高而遭禁赛。在她向国际运动仲裁法庭申诉成功后,以睾固酮认定性别的规定停止实施2年,国际田协也必须在这段期间搜集更多睾固酮与运动表现的相关资料,才能向法庭申请恢复旧制。如此一来,目前这些选手不再需要刻意服药压制自身的睾固酮浓度,也就是可以「用上帝赐给她们的身体」来参与运动竞技。

由于运动场的阳刚属性,深怕背负着「娘炮」之名以及各式各样恐同辞令的羞辱,使得出柜的男性运动选手甚少,但女同志却是处于一种「似乎为数不少却隐形」的失语状态。当阳刚如橄榄球都出现男同志,大概会让许多人的恐同神经更加紧绷。

汤玛斯(Gareth Thomas)这位曾经为威尔士国家队出赛100场的著名选手,就在2009年成为橄榄球界出柜的先锋。即便如此,现役男性职业运动员出柜者依旧甚少,直到2013年,NBA的柯林斯(Jason Collins)方才成为北美四大职业运动第一位出柜的现役球员;2014年,山姆(Michael Sam)成为职业美式足球第一位出柜的选手,在选秀会上还公开亲吻男友;美国职棒体系,仅有酿酒人队小联盟选手丹森(David Denson)在2015年出柜。至于冰球,NHL层级还未有公开出柜的选手,而前多伦多枫叶队总经理柏克(Brian Burke)之子布兰登(Brendan Burke)在就读迈阿密大学、同时也是冰球校队时就公开出柜,但他不幸在2010年车祸身亡,其家人承继他力倡LGBT运动的遗志,促成运动性别平权运动「You Can Play」的诞生,也就表示在运动的世界里「只要你行,你就可以加入」(If you can play, you can play)。

「隔离但平等」的伪善

在同志运动的历程中,其中一个阶段必须让异性恋者知道:LGBT是如此活生生地在我们生活周遭,不是只有在同志游行中大方展现自己身体和大方谈性的形象而已,他们就和你我一样,就是各行各业每天可见的人,他们也可能就是你在运动场上所崇拜的偶像。根据报导,2012年伦敦奥运有22位公开出柜的LGBT运动员,里约奥运则增加到56位,在曲棍球赛场上还出现了奥运史上第一对女同志伴侣同为英国效力(海伦与凯特〔Helen & Kate Richardson-Walsh〕)。

茱蒂丝-巴特勒(Judith Butler)提醒,我们必须留心「生理性别其实自始自终就是社会性别」。此番关于多元成家的争议,我们必须要打破二分法这种理解世界的方式。改变,是不容易的,但如果我们因此担心家庭伦理的改变或是不知道如何称呼家庭中的成员,或是不知道怎么教育下一代,那么请放心,我们从以往异性恋三妻四妾下的大妈、二娘这样不伦不类的称谓下倒也就这么过了上千年。不伦不类,那是因为我们拒绝凡是分类必有例外;语言,也终究会找到它的出路。

英超在2016年曾发起彩虹鞋带运动,鼓励其选手系起彩虹鞋带力挺性别平权,球队队长们也戴起彩虹臂章,但此举在同性婚姻已然合法的英国,依旧招致了许多恐同者的仇恨留言。身为一个全世界最赚钱的足球联赛,英超大可选择噤声,选择远离这可能带来分化足球迷的议题,但他们理解,性别平权不是「政治正确」,而是单纯「正确」的事。「隔离但平等」听来不得罪任何人,但杰基-罗宾森(Jackie Robinson)早就用行动戳破了这个种族主义者伪善的宣称,性别议题上更不该再用如此过时的方式处理。就算世界上只有一个瑟梦雅,我们都不应剥夺他们运动与婚姻的权力。

在以性学先驱威廉-麦斯特(William Masters)与维吉尼亚-强生(Virginia Johnson)故事改编的影集《性爱大师》(Masters of Sex)里有这样一段对话:

你不能循循善诱无知的人,你要把真相赤裸裸地暴露在他们面前,你说:「这会让你不舒服,但这很重要,这将永远打开你的视野。

You didn't just ease people out of ignorance.You exposed them to the truth.You said, “this is going to be uncomfortable, but it's important, and it's going to open your eyes forever.”

他/她们的彩虹鞋带——同志与跨性运动员的性平运动

《左.外.野︰赛后看门道,运动社会学家大声讲》。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iphone 5/5s/6/6s/7、苹果plus渐变手机壳
资生堂 洗颜专科洗面奶
腹肌贴男健腹贴腹懒人收腹机运动健身器材家用锻炼肌肉智能健身仪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