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2019年5月9日15:27:25 评论浏览:25


“我无法释怀同性恋父亲的冷漠。”

“我忘不掉哥哥对我的侵犯。”

“我挣不脱家庭的桎梏。”


他叫笑笑,是公众号的一位老读者。

命运的代际传递,在同性恋身上展现了轮回的力量。


之前发过一篇恶意传播HIV的文章,他留言如下: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借着这段留言,我们就此相识。


恰好过年时,笑笑来昆明领取防艾药物,于是相约见面。

 

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近距离的面对艾滋病感染者。许多朋友告诫我一定要小心,要注意对方情绪反应,要去人多的地方,要找人陪同等等,感谢大家关心之余,我仍然坚信人性本善,而且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见面地点约在了我在昆明的家中。

 

我是在小区门口接笑笑的。他穿了一身素白的衣服,我远远望见即向他招手,他有些拘束,走到我身边时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似乎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他的精神劲挺好,但气色较差,面色苍白且单薄,皮肤之下看不到有血液在流动。那天昆明的风很大,在风中,笑笑的脸色映衬的愈发苍白。


我有些矫情地担忧:担心风会将他吹倒。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男人和男人又不会怀孕,怕什么?


入家后,我特意支开父母。


给笑笑倒了一杯水,让他坐在位置较高的沙发上,我迎面坐在视线较低的椅子上,想给他营造一种主场把控的感觉,他明显放松了许多。

 

话题是从如何感染的问题上聊起。

 

2015年,笑笑在武汉某重本高校读大二。


他记得很清,那天他在学校健身房做兼职,收到班级电话询问是否愿意参与献血。他去了,献了血,一个周后收到短信,说血液不合格,进一步检测被确认感染HIV。


笑笑说具体什么时候感染的,自己无法确定。我问他感染的途径是什么?笑笑倒也没什么难为情,笑着说:“还能什么途径,约了呗。”


他的语气故作轻松,我读出了尴尬之味。

 

笑笑出生在湖北一个偏远闭塞的农村,他在高中时期就明确了自己的性取向。


那时同志软件并未流行,加之学业的压力,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欲望。上了大学缺少管束,笑笑便如冲破牢笼的鸟儿,急不可待地放飞自我,他通过各种途径寻求身体和心理的满足。

 

他说自己大学前两年的生活特别糜烂,经常夜不归宿。


没错,他原话中用了糜烂一词。

 

约了很多次,都没有采取安全措施。我问笑笑,是单纯地为了增加快感而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吗?


笑笑回答:“和快感没有关系,是没有这方面的安全意识,当时我年纪小,对这方面真的完全不懂。”

 

我比他年长一些,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大学里已经有一些普及防艾知识的协会或社团。当笑笑告诉我他所在的大学没有普及相关知识时,我对此表示质疑。


笑笑看出我的质疑,接着说:“真的如此。澈澈你知道吗,我刚进大学的时候,询问一个学医的同学,问他男人间的性关系会不会很危险,他说男人和男人又不会怀孕,怕什么?

 

我问笑笑确诊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有没有崩溃大哭?


笑笑说没有,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治疗要不要钱,因为他家里的经济条件不理想。

 

在确认相关费用后,笑笑接着又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隔离,自己会不会被关起来杜绝和外界接触。如果那样的话,他就读不了书,读不了书学校就会通知父母。他不想让父母知道。

 

后来父母还是知道了。


笑笑需要住院,自己没有存款,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向家里要钱。他给母亲打电话,谎称自己得了肺炎,让家里给他3000元。


母亲回应道:“肺炎严重吗?不严重的话拖一下,大城市治病贵,等放假来回老家看看。”


笑笑当时就火了,他认为母亲太爱钱,于是他脱口而出:“我得的是艾滋病。”


母亲听后,愣了几秒,骂了他一句神经病便重重地挂掉电话。

 

一个小时后,父亲回来电话。


父亲在电话中对笑笑简短有力地说了两句:“你刚刚放什么屁!明天给你打2000元。”


又是这样,那个对他从没认真过的父亲。没有关注,没有沟通。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笑笑和家里没了联系。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自己


笑笑的父亲也是同性恋。


他在上初中的时候,看到父亲手机里的聊天信息便明白了。当然,父亲也知道他是,只是彼此没有说破罢了。

 

笑笑说其实父亲比他懂得多,经常暗示他出去约人玩要注意安全,不要把心随便给一个人。

 

我问他父亲是不是活的很压抑?笑笑说并没有,他知道父亲也有释放的途径。

 

有一次笑笑过生日回家,父亲在厨房里忙着做菜,他落在客厅的手机亮了。笑笑轻易地输入密码后,看到父亲和一名男子的对话。


“我想你了。”
“今天不行,我儿子今天过生日,在家。”


笑笑说看了那样的信息,他竟然有一点感动。


父亲也有爱吗?他说自己的父亲年轻的时候长得挺帅的。


在自己感染后,笑笑和父亲开始寻找机会深入沟通。


他向父亲表达了不满,比如性格懦弱,比如家庭责任意识不强等,父亲就这些问题向他做了解释。


父亲那个时代,自我认同比他更加艰难。屈从社会身份,年轻的父亲不懂怎样面对家庭,怎样抚育下一代。第一次当父亲,又有谁能请教呢。自己悟懂了一点,孩子又更大了,开始抗拒。


他似乎有些理解父亲的难处了。

 

但涉及到一个问题,父亲的态度让笑笑至今无法释怀。这个问题关于哥哥。


笑笑有一个年长2岁的亲哥哥,哥哥在少时性侵了他。


哥哥早熟,用笑笑的话即是不学无术,街边的小混混。家里条件不好,笑笑从小和哥哥同床。哥哥读五年级时,晚上开始搂着他做一些边缘性的侵犯行为。

 

笑笑说那时自己不懂,不了解这些行为意味着什么,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些行为不好。


他害怕。


他说哥哥其实也不懂,不过是看了异性色情电影后做一些模仿动作罢了。

 

后来哥哥初一没读完就去了外地打工。也许是外面的世界增添了一些经历,哥哥寒假回来后,性侵居然升级,这给笑笑造成了实质的伤害。


这样的关系一直维持到笑笑读高中,这直接影响了他的伦理观。

 

我问笑笑为什么不告诉父母,笑笑说小时候自己怕,不知道该怎么说。我问没有反抗过吗?笑笑回答反抗也没用,自己拿哥哥没办法。


没有人救他,哪怕是父母。

 

后来笑笑上了高中,恰好暑假哥哥回家,父亲与母亲又要外出做活。


父母临走前,笑笑控制不住,终于嚎啕大哭。母亲不理解,父亲像是察觉到什么,将笑笑带出去谈话。

 

于是笑笑将哥哥性侵自己多年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听后,冷冷地回应了一句:“你自己本来就是这种人,怪你哥干嘛?“

 

他说自己每每想到父亲回应时的神情和语言,便会对父亲心生恨意。


熟悉的父亲,遥远的距离。笑笑只愿远离,只要挣脱。

 

我问了笑笑关于哥哥取向的问题,笑笑说他也拿捏不准,因为哥哥在侵犯他的同时,又特别喜欢出去撩妹。

 

我一直好奇母亲在家中扮演的角色。


笑笑说母亲很强势,外形高大,说话嗓门洪亮。其实母亲隐约能感知到父亲的问题,只不过多年来隐而不发罢了。

 

母亲告诉笑笑,年轻时有一次父亲安排她外出,她有疑心,于是中途返回。母亲敲了很久的门,门开后,房间里是父亲和另一位男子。


笑笑说当母亲和她说这些事的时候,他安慰母亲别想太多,只是不知怎么的,他心理竟然是偏向父亲的。

 

父母大抵上是没有爱情的,所以笑笑觉得自己不是爱情的结晶。


对自己的生命没有基本的崇敬,HIV有机会侵蚀了他,我觉得难过。


我又在想,那个年代也许大多数婚姻都少点爱情吧,所以这一代很多人不太懂尊重自己的生命。

于同性恋,那个时代更难有爱情。


很多朋友幼年时,因为性向而疑惑自己降临世界的使命,找不到使命,便对自己的身体和行为不大负责。

这是时代造就的代际创伤。

 

亲情的疏离与隔离仅一步之遥,笑笑也曾试图用热情化解疏离。


笑笑同情作为同妻的母亲,但是他和母亲之间也有一根刺。


笑笑确认感染后,母亲在家里哭了几个月。偶然有一次,母亲在照顾笑笑时却不经意说了句:“你要是把我们也传染了该怎么办?”


这句话像一道刺,多年刺入笑笑的心中没有拔出。

 

父亲、哥哥、母亲,三个对他都没有认真过的亲人。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男同情侣间的感染


笑笑目前兼职在深圳一家防艾机构工作,他负责的内容主要是协助检测和疾病关怀。


他说自己很早之前就从负面的情绪中走出来,因为工作让他看到了太多的感染者。工作强度不大,但情绪压力大,因为许多被确诊的感染者,都会在他们面前释放自己的情绪。


类似于重症病房的护士,他接触了太多的负面情绪,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外面透透气。

 

笑笑还告诉我,自从他进入防艾机构工作后,发现身边感染的朋友越来越多。


这些朋友不是交友软件上的,而是真真实实在生活中经常接触的。我们获悉的感染者数据其实低于实际数据。

 

我问到这这些人感染的途径是什么?

笑笑回答是性传播途径

 

难道这些人没有了解过安全知识吗?笑笑说了解是一回事,实践又是另一回事。


笑笑打比方说大人给小孩讲要好好读书,小孩子依旧不用心学习,等到明白后悔也迟了。我不认可他的类比,因为他的类比中存在逻辑错误。

 

小孩子不用心学习,是因为他们认知度不高,年幼时不理解学习的重要性。


可是成年感染者,对于不采取安全措施可能会被感染的问题,认知完全清晰。为什么还会如此?

 

笑笑想了想,回应道:一方面是因为抱有侥幸心理,另一方面则是情侣之间的感染。


笑笑补充道:男同情侣之间,如果有一方在外感染,另一方被感染的几率会很大。因为情侣间发生性关系时,使用安全套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件特别丢脸的事。


他们的心理逻辑是:我们都是伴侣,还采取安全措施?采取安全措施就是代表你不信任我,你不信任我又如何让我爱你?


笑笑如今和父亲、母亲、哥哥同在深圳发展,一家四口住四个不同的地方,团聚的时间并不多。

 

我问笑笑以后的打算,笑笑有点落寞。


他说自己如今的情况,除了防艾工作,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收入不高,所以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买房。

 

但是父亲给哥哥留了一笔钱,将来回老家娶媳妇。至于笑笑自己,父亲的言论是:“反正你将来又不结婚,要怎么过随你,我没能力管。”

 

我想了很久,什么时候,性少数的代际止殇能止于社会和家庭的教育。

于家庭,驱走冷漠。

于同性恋,活得自信且清晰。

于同性恋的家庭,不再疏离,亲情与爱情有机会相伴一生。


我问笑笑对爱情还有没有憧憬?笑笑回答不强求。我问有没有因为被感染而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平添许多阻力,笑笑说阻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笑笑喜欢儒雅的,心态成熟的,年长一点的男子。他说如果遇到心动的男子,他不会隐瞒自己的情况,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向对方坦白,然后将选择权交给对方。

 

笑笑说,其实同志的爱情本来就很难,他反问道:“比如澈澈你,你没有感染不是也找不到男朋友吗?”

 

我让笑笑最后再给【李澈学长】的朋友们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笑笑想了很久,直视着我的双眼道:“大家交朋友多长点心,无论是情侣还是其他满足渠道,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请对自己负责,对爱人负责。


后台回复 导演  阅读《真实 | 约P感染病毒,我的导演梦彻底碎了》

后台回复 恶意  阅读《真实 | 那位恶意传播艾滋病的学长,我劝你善良》


- END -

作者 / 李澈 张格山  排版 / sen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留言点赞数最高的两位朋友

加李澈微信拿红包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猜你还喜欢

 点击文字即可查看

⚡ 案例 | 单身孤独gay想要孩子,怎么抉择?

⚡ 爆料 | 干货解密Gay圈杀猪盘,深藏东南亚血色产业链

⚡ 《周末时光》:让我来做你爸爸

💌投稿邮箱:1770384033@qq.com

真实 | 父亲是同性恋,哥哥侵犯我,我献血测出艾滋病

将最积极的能量,传给最多的性少数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李澈学长

分享一些好看的gay picture
韩国 RECIPE/莱斯璧新概念透明水晶防晒喷雾 SPF50 180ml新版
韩国LG睿嫣燕窝润膏舒盈滋养洗发水 丰盈蓬松 改善毛躁 强韧防断发滋润 250ml
澳大利亚Lucas Papaw Ointment神奇番木瓜膏 25g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