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

2019年5月15日17:59:49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已关闭评论浏览:22

这几年,常常感叹,觉得十年前的自己,像是一个陌生人。十年前,我刚刚毕业,对世界像一个无知小孩;十年后,除了旅行,我喜欢闭门不出,日光之下无新事,一个人读书、看电影、读外媒新闻,比起泛泛之交有趣多了。我不是鼓励人要变得孤僻,而是学会怎么与自己相处。

就是所谓的: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我不敢自诩,自己对世事已洞若观火,但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一定明白:生活的华袍下,爬满了虱子。上周,BF蒋先生出差,与王俊凯同架飞机,回家后绘声绘色的说:疯狂的粉丝坐满了整架飞机。我觉得好玩,说:我还采访过范冰冰呢。

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

自己在家里读点古诗

2013年,我在上海,与一个英国女记者,一起为《卫报》、《经济学人》自由供稿,她同时也是《Time Out》英文版的电影编辑。那时,范冰冰主演的《二次曝光》在上海开发布会,我们去现场做了采访。我问女记者,觉得范怎么样,她说:She is so beautiful【她真的很美】.

我们当然预料不到,后来的阴阳合同风波。但那天,有一件事让我玩味至今。那时,媒体外出采访,放通稿的手提袋里,都会藏着一个信封,里边是几百元的车马费。外媒记者,都会大义凛然的还回。我自然而然也想退回。女记者忽然说:给我吧,我可以捐给慈善机构什么的。

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

这是采访那天穿的衣服,上边有一朵莲花的刺绣


不久后,我们外出采访,她的电话响起,让我顺手接一下。她月租近万的上海老洋房的女房东来电,“Nicola,你的房租该交了,我找了几天都找不到你!”。她略显尴尬的把电话拿了过去。那一瞬间,我才有点恍然所悟。少有人,活得那么现实安稳;每个人,也许都被生活生拉硬拽

2009年,我还在上外读书。那时,曾迷恋一个沈阳男孩,他喜欢读《Monocle》、《纽约客》【New Yorker】,以及那时刚出版的中文版《GQ》。2014年,我决定北漂,英国女记者写了封推荐信,我入职了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FT】的北京办公室。

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

2014年,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办公室


办公室,俯瞰三里屯,旁边就是康莱德酒店,是许多明星喜欢入住的地方。有一次,在路上走,抬头就看见了赵雅芝的丈夫和儿子。那一年,我开始写这个公号,陆陆续续有了一些读者。有一天,一个人在后台留言,是《GQ》的某个创始负责人。

我们一起吃了一顿饭,饭局上还有某同志软件的CEO等等。后来,联系我的读者越来越多,有导演、一线小生、电影《蓝宇》的制片人,诸如此类。天长日久,我渐渐觉得:那些我年轻时迷恋的人,以及他们迷恋的事与人,都只是天涯咫尺的芸芸众生

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

2016年,在《金融时报》办公室的旧照

在金融时报【FT】两年,有两件事至今难忘。2015年,FT中文网的创刊总编辑张力奋卸任。平时见面,我们都叫他“力奋”。他临走前,我周末去办公室,碰巧与他坐同一部电梯。进门,门口放着一个快递,我刷开门信步而过,他俯下身拿起快递放在前台。一刹那,觉得有点汗颜。

我在FT有个同事,是来中国十几年的美国人,名叫Joel。他喜欢中国文学,能熟练通读《红楼梦》,尤其喜欢科幻小说。我们的工位紧挨着,肩并肩一起坐了两年。偶尔,他与华裔妻子出国旅行,会把一只收养的老猫寄养在我家。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中国通”。

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

2019年,法国摄影师朋友【左】帮我拍的照

2016年,他决定辞职,说想要全心做翻译。临别前,我请他吃饭,在餐桌上闲聊,问他都在翻译什么。他才吐露,正在翻刘慈欣的《球状闪电》,前两年火爆的科幻小说《三体》【共三部】,他是英译版第二部的译者。原来他就是Joel Martinsen(周华),在书店里能看见他的名字。

他谦逊克制,平时只吃素;我们朝夕相处,却从未听他夸耀;在FT时,我的职位是Researcher、Senior Researcher(研究员、高级研究员),他的职位是 Research Director(研究总监),但我们各司其职,他也从未要求我做过任何一件事。

我所认识的明星和大咖们

2014年,部门同事一起去长城;我左一,Joel左二


过去十年,我明白了: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来如风雨,去如微尘。用平淡的话说:明星大咖,只是封神造神,不过是在各自领域小有所成;每个人都是凡人,每个人也可以很丰盛。

世界五光绚丽,你不要十分入迷。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除了小有所成的“大咖”,也会有一些普通读者加我,问我该怎么逃脱某种生活的困境。我有时给些最老生常谈的建议,比如:变得独立、找一份事做、离开小地方。这就需你有独立生存的能力。


我的职场经历,几乎都是由英语在推动着。先是为《卫报》、《经济学人》自由供稿,帮一个英国女记者采访、翻译、做辅助工作;为《Time Out》杂志【中文名叫《消费导刊》】做一些电影报道,采访过许多导演、演员;又到《金融时报》做研究员,等等。


如果不是靠英语作为工作语言,我很难想象自己现在在做什么。2014年,开始写公号「陈十四」,我也写了很多国外的人物传奇、时论热点、新闻旧事。这些文章,都是用英语在谷歌上,一点一滴、按图索骥、搜集大量基本素材后,才写出来的。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陈十四

  • 信用卡申请/额度变现
  • 申请返利,无需POS提现
  • weinxin
  • 聚卡付代理,永久返利
  • 三级分润,升级会员高收益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