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全球骄傲”活动|平等视角

2020年7月24日12:36:49 评论 6
疫情下的“全球骄傲”活动|平等视角
文 | 平等视角
翻译 | 张阿巽

 

喀麦隆警方突袭一个关于艾滋病毒和COVID-19的信息发布会,逮捕了53名同性恋者。

 

恐惧与厌恶:

  • 英国组织“石墙”发布了一份新报告,该报告来自其名为“走出边缘”的研究项目,数据来自21个国家的女同性恋、双性恋女性和跨性别人士的经历。该报告从经济福祉、个人安全和暴力、健康、教育和公民参与的角度审查了歧视、排斥和暴力。作者表示,研究结果描绘了一幅“令人深感不安的画面”,迫切需要更多的数据,并强调了肯定交叉、女权主义和酷儿观点的必要性。

  • 来自喀麦隆的报道称,上个月警方突袭了一个关于艾滋病毒和COVID-19的信息发布会,逮捕了53名同性恋者。他们被指控宣传同性恋和违反 COVID-19相关法规。非洲人权媒体网络报道称,一些被拘留者被迫接受强行肛门检查,这在医学上毫无价值,联合国认为这是一种酷刑。该指控已被撤销。

  • 印度尼西亚的youtube用户帕尔卡发布了一些视频,通过分发腐烂垃圾制成的假COVID-19援助包来“恶作剧”跨性别人士。尽管遭到了强烈反对,但帕尔卡并没有表示后悔,直到愤怒的邻居们在他家外抗议。他后来被捕了。全国人权委员会的教育和咨询专员贝卡·乌隆·哈普萨拉说,这一事件反映了LGBT群体所面临的“巨大的挣扎”。尽管这些邻居公开反对帕尔卡,但专员指出,近年来,全国广播对LGBT群体的态度变得更加消极,现在助长了公众的误解。

  • 在加勒比海地区,有多段新视频在网上发布,显示警方和公众对男同性恋者和非生理性别女性群体的不同攻击,活动人士发出警告,需要做更多工作来结束暴力。巴哈马LGBTI事务组织执行理事Alexus D 'Marco呼吁进行广泛对话,以解决社会态度问题:

    “这么多人认为这是幽默和娱乐的源泉,这说明了我们的什么?”
  • 在科威特,跨性别女性Maha Al-Mutairi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系列视频,揭露她在拘留期间被警察强奸和殴打。Al-Mutairi曾多次因“冒充妇女”的指控而入狱。她的视频引发了国际团结,许多人呼吁“正义的形式”。在她充满激情的视频中,Maha Al-Mutairi宣称:

    疫情下的“全球骄傲”活动|平等视角

    Maha Al-Mutairi

    “我是科威特第一位公开宣布自己是女性的跨性别人士。我不怕任何人。”
  • Max Bearak在《华盛顿邮报》撰文,揭露了新冠肺炎如何加剧了肯尼亚LGBT难民面临的危险。肯尼亚将同性性行为定为犯罪行为,LGBT难民正在等待其他地方的安置。然而,国际移民组织已经暂停了重新安置进程,因为这一流行病。许多难民面临警察的勒索、邻居的恐吓和暴力,他们说,他们对这个过程失去了希望。

  • SOGICA(性取向与性别身份申请庇护)与Il GrandeColibri谈论他们关于生活在意大利、德国和英国的LGBTQIA难民的研究项目。从2017年开始,各国的庇护程序发生了显著变化。除了他们的研究之外,SOGICA还收集了视频和音频记录,这些记录记录了那些用自己的语言浏览系统的人的体验。

 

 

变化之风:

  • 欧洲中亚女同性恋+社区(EL*C)启动了“欧洲中亚女同性恋+社区紧急应对基金”,以资助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认定为女同性恋、女权主义者、双性恋、跨性别人士和酷儿的欧洲和中亚人。EL*C指出,由于大流行病,这些群体正陷于潜在的危险境地——往往因其性别和性行为而恶化。他们正在接受女同性恋领导和女同性恋团体的小额资助申请,以支持他们的社区。

  • ILGA-Europe发起了“不让一个人掉队”基金,以支持在COVID-19危机期间支持其社区的LGBTI组织。该基金旨在帮助各团体发展能力,以应对LGBTI人群面临的社会和经济不平等,尤其是在危机时期。

  • 美洲国家组织(美洲国家组织)和人权协同倡议发布了一份关于该区域15个国家性别承认进程的联合报告。报告比较了不同国家如何规范性别认同、司法程序和医疗要求。报告中的信息和最佳做法可以用来加强目前的制度,同时也为目前没有性别承认标准机制的萨尔瓦多、格拉纳达、尼加拉瓜和巴拉圭铺平道路。

  • 6月2日是国际性工作者日。许多人利用今年的这一天强调性工作者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所面临的具体挑战。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展出了Twinkle Paule的作品,他是一位生活在美国的圭亚那跨性活动人士和外展工作者。面对科维德危机时,保勒与GLITS公司的活动人士合作,为圭亚那和苏里南的跨性别性工作者筹集资金。

    疫情下的“全球骄傲”活动|平等视角

    Twinkle Paule

  • 与此同时,泰国的服务工作者群体(SWING)描述了疫情对当地性工作者造成的严重社会经济影响。主任Surang Janyam强调,社区领导的团体必须迅速转变和提供综合方案,为COVID-19和艾滋病毒提供基本需求和预防:

    “作为一个以性工作者为主导的组织,我们不能只在性工作者饥肠辘辘、缺乏基本生存需求的情况下提供艾滋病毒服务。”
  • 穆斯林社会性与身体权利联盟(CSBR)和亚太跨性别者网络(APTN)发表了关于如何通过福利倡议赋予LGBTI人权维护者权力的思考。由于认识到宣传往往会对LGBTIQ+辩护者的心理和身体健康产生强烈影响,这项研究基于在亚洲和太平洋29个国家实施的干预措施。

 

 

来自世界各地的骄傲者将在6月27日参加首次“全球骄傲”在线庆祝活动。

 

现在进行时:

  • 在COVID-19发生后,许多骄傲的庆祝活动被取消、推迟或转移到线上。为了利用这一不寻常的时刻,来自世界各地的骄傲者将在6月27日参加首次“全球骄傲”,这是一场24小时在线庆祝活动,由世界各国领导人、名人和变装皇后领衔,表演和演讲“反映和庆祝世界各地LGBTI+人的美丽多样性”。

    疫情下的“全球骄傲”活动|平等视角
  • 在中国,LGBT群体从COVID-19大流行的早期经历中恢复过来正在准备他们的骄傲月活动。北京LGBT中心主任Ying Xin表示,自从人们被迫呆在家里后,该中心参与网络活动的人数有所增加。只有3-5%的中国人对自己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持开放态度,虚拟骄傲月活动是鼓励人们参与的一个很好的选择。《中国爱很重要》的副主编白阳指出,虽然虚拟的骄傲月活动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见性,但公共活动对于鼓励人们接受LGBT人群很重要。

  • 从缅怀到行动——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谋杀在美国引发了50个州和世界各地的抗议。在最初的几天里,一些LGBTQ人权组织发声,现在超过600人共同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结束种族主义、种族暴力和警察暴行。

  • 正如《时代》杂志和其他媒体报道的那样,随着抗议活动的继续,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视频,显示了对和平抗议者的暴行。在北卡罗来纳州,一段视频显示,一家同性恋酒吧向抗议者分发水并提供医疗帮助,却遭到警察用闪光弹袭击。在爱荷华州,监控录像显示武装警察突袭了一家名为“燃烧的马鞍”的同性恋酒吧,当时酒吧工作人员正在为被催泪瓦斯和闪光弹击中的抗议者提供医疗援助。

  • 之前被取消的纽约“重获尊严”游行宣布,他们将继续进行“为黑人生命和反对警察暴行的酷儿解放游行”。在洛杉矶,一个新的由LGBTQ+黑人领袖组成的顾问委员会已经成立,以组织“所有黑人的生命都很重要”的团结游行。一些活动人士称这是一个回归自豪感的时刻——回想起最初的骄傲月活动始于反对警察暴行的骚乱,通常由玛莎p约翰逊(Marsha P. Johnson)等黑人跨性女性领导。国家跨性别平等中心执行主任玛拉·凯斯林指出:

    “如果不是反种族主义的运动,我们就不能有一个道德的、有效的跨性或双性恋运动。”
  • EL*C组织举办了一场名为“对抗警察暴力的抵抗策略”的对话,讨论女同性恋是如何反抗世界各地的警察的。小组成员有:来自布鲁塞尔的有色人种妇女团体Bledarte,“BeHuman”组织的一名妇女,艺术历史学家和活动家Flavia Rando,哈萨克斯坦女权运动的扎纳尔·塞克巴耶娃。

 

 

艾滋病、健康和健康:

  • 在印度,比哈尔邦政府开始向移民发放避孕套、避孕药具和怀孕包,此前,他们已从为期14天的强制性隔离中解脱出来。

  • 来自澳大利亚的PLoS One发表了一项新的全国性研究的结果,研究对象是从未或很少使用降低艾滋病毒风险策略的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例如使用避孕套、PrEP或由于感染艾滋病毒而限制伴侣)。数据显示,近十分之一的男性很少使用减少艾滋病毒风险的策略。数据分析表明,艾滋病毒预防战略应侧重于较年轻、较少参与社会、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以减少艾滋病毒的传播。

  • Kaiser Permanente对美国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的一项新研究报告称,参与研究的男性在性行为之前和之后(2-1-1方案)都服用了预防药物,他们的坚持性行为良好,没有人被诊断出感染艾滋病毒。研究作者认为,对于那些不经常发生性行为的男性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

  • APCOM发起了两项调查探索如果跨性别人群、男同性恋者和其他男人发生性关系的男人在亚太地区时候能够接受“U=U(检测不到=传播不了)”这个信息,即艾滋病毒感染者达到维持病毒载量抑制至检测不到的水平则艾滋病毒不会通过性行为传播。APCOM邀请该地区的社区成员和卫生服务提供者参与调查。

  • 发表在《BMC研究纪要》上的一项来自加纳的新研究调查了LGBT青少年的自残行为。在被研究的孩子中,47%的LGBT青年称他们有过自残行为,而只有23%的异性恋青年称有过自残行为。这是第一批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LGBT年轻人自残提供证据的研究之一。

  • 来自中国的JAMA Network Open发表了第一份关于跨性别和非两性青少年心理健康和虐待、忽视和欺凌率的综合性全国性研究报告。调查发现,92%的青少年在家中经历过虐待或忽视,76%的青少年在学校经历过骚扰或欺凌。超过50%的受访者有自杀意念,15.8%曾至少企图自杀一次。

 

体育与文化:

  • 特雷弗项目,一个美国防止自杀的非盈利组织,发布了一份来自演员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的声明,以回应《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对跨性别人士的恐惧。罗琳的推特引发了一场关于跨性别女性的热议。曾出演《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雷德克里夫表示,他感到“有必要”直言不讳地支持跨性别女性,拒绝那些“抹掉”跨性别人群身份和尊严的言论:

    疫情下的“全球骄傲”活动|平等视角

    “对于那些现在觉得自己对这本书的经历被玷污或贬低的人们,我对这些言论给你们带来的痛苦深表歉意。”
  • 大学讲师Aretha Phiri和Rocio Cobo-Pinero讨论了非洲文学的发展,涉及到酷儿主题、性和性别。他们的谈话探讨了新兴文学如何与非洲各地的前殖民文化相联系。

  • 艺术家和作家Bishakh Som的处女作图形小说“Aspara引擎”是赢得了流派弯曲的故事和“空灵”的素描好评。索姆是一名跨性别者,她认为这本小说帮助她发现了自己:

    “这个创造性的工作是一种处理在我朦胧的视觉中所发生的事情的方式。这是一种把自己想象成其中一个角色的方式,然后说,这就是我可能成为的样子,或者我在另一种生活中可能成为的样子。写这些角色意味着性别的可能性和现实之间没有区别。”
  • 突尼斯非政府组织Mawjoudin-We Exist出版了名为“酷儿小分队”系列漫画小说的第一篇,讲述了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人士和酷儿人群的生活。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Equal Eyes独家授权中文首发

 

  •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