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激进的移民改革政策和美国的危机

2020年11月28日10:24:56
评论
24

前文分析过了(点击前文美国的制度不是简答的少数服从多数,本质上是共和制加非直接的民主。
 
笔者曾经一直对美国制度充满信心,那是基于过去200多年的运作的循序渐进,而不是打破常规无迹可寻的突然大改
 
但是,2020年的大选,却凑齐了多个史无前例的激进改变,这些没有先例的变化,将把美国的民主带到何方?这里要放一个大的问号。
 
笔者素来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也不知道过去对于美国制度的信心,是否还能涛声依旧。在此分析一下这个担忧的来由。

低落的人气和高配的得票
目前官方统计的拜登得到的普选投票已经超过了8000多万张,这是美国历史上,总统候选人前所未有的一次得票记录。
就是这么一位党内初选阶段靠“我不是桑德斯”,大选阶段靠“我不是川普”,缺乏个人鲜明特点和辨识力的候选人,却成为美国历史上获得普选得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这本身就让人震惊。
如果说大选阶段还可以拿疫情作挡箭牌去解释他的竞选集会拉力人气不足,那么初选阶段的同类现象是无法找理由掩盖的。
作为一个前杨安泽和桑德斯的支持者,笔者曾经全面跟踪了2019-20年民主党的整个初选,还去现场观摩过一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初选全国辩论会,近距离见到过拜登、沃伦、杨安泽、皮特等几位候选人。
让我印象深刻的一点就是,民主党初选阶段,即使在“超级星期二”(因为有最多的州同时在这一天初选投票对初选结果基本有一锤定音的效果)之前的最后几天,拜登的集会,也远远缺乏满场的人气。
不仅是没多少人感兴趣去现场看他,即使在各种各样的涉及政治的群,你几乎遇不到多少拜登粉丝,也鲜有拜登支持者宣传他的理念和政策,更多的,只是惧怕桑德斯或者深度痛恨川普的人。
 
其实这次选举,让不少人体会到,美国也存在着一个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得到的强势的统治阶层(ruling class)。他们跨越了左右,属于同一个圈子相互有勾兑的权势阶层。对于来自草根的诉求,他们采取的首要策略不是去俯身倾听、自我纠错,而是更为热衷于把来自左和右的草根的声音,大手一挥标签成“民粹主义”。先进行妖魔化,然后就可以利用他们拥有的发言权,搞各种双重标准,甚至不乏一些鲜有廉耻的操作
既得利益者们可以在初选搞集体配合,有操纵地劝退几个分票拜登的候选人,同时让能分票桑德斯的沃伦迟迟不退,把左民粹击退;又在大选阶段,继续煽动四年内没有间断过的恐惧和仇恨,转化成最后高能的选举出票率,(至少从目前主流的说法来看)右民粹也被击败了。
真是历史性的玩笑,一个缺乏粉丝热情的候选人,把来自左翼和右翼甚至可以说蓄积了十多年的民粹力量,都给击败了。拜登曾经三次参选总统,一次因为学历造假提前退选,他个人哪里有这样的才华和本事,不过是被一股势力推到前台的代言。全球性资金的注入、无处不在的主流的宣传和鼓动,才是真正掌握这一切的力量。
用“民粹主义”来吓人的既得利益者们,躲在他们转移矛盾的策略之后四年,却让人忽视了其实媒体和主流才是那个更加呼风唤雨、掌握各种社会资源、老百姓轻易撼动不了的势力。如果不是他们过去几十年制定了那么多对不住美国中产和底层的政策,怎么会有桑德斯和川普崛起这个
这两人本质上都代表了被建制派过去政策伤害的老百姓寻求新出路的诉求,结果建制精英阶层用不寻因的方式,主要只是靠妖魔化地制造一个桑德斯疯狂加川普恐惧症,就能把权力夺回来。
 
看一看有时候说一下实话,提到“民主党已经成为一个代言两岸精英的党”的桑德斯,和批评“两岸都市精英阶层脱离民众”的杨安泽,每次做出这类发言之后遇到的党内的反弹,就知道建制派的立足点与美国工薪阶层已经渐行渐远。
 
今年他们推动了大规模的邮寄投票(mail in ballots),这种历史上最早只是给军人使用的方式,16年的邮寄规模都不到今年的10%。这样以邮寄选票为主的选举,其实是200多年第一次。让以前历届选举选民在选举日去现场投票的200多年的传统,反而成了配角。人民不仅要问,尝到了甜头的人,以后会把选举日现场投票的机制更多地扫到历史的角落去吗。
这些制定了美国过去几十年越来越恶化的分配不均和贫富差异政策的职业政客群,又要上台掌权了。民主的纠错机制是否还真的能通达工薪阶层的民意,美国目前至少有6、7000万人对此存疑。
 
美国这段时间的政治乱象,也是对于最新一轮的技术革命的反弹和不适应。这一次崛起的是高科技新贵和全球化精英。不是每一次技术革命都能减少贫富差距,我们所经历的这一次,产业升级恰恰不解决多少蓝领的就业问题,一个亚马逊就吞噬了多少小零售店和商场(malls),而取代他们的,可以不再是本土的美国人的店,而完全可能是太平洋对岸不同国家的人开出来的国际网店。
高科技信息产业的发展把地球变成一个村,那么高成本、高人权要求的工人自然先被淘汰。一部分全球性的高科技人才受益了,更多的美国中产倒下了。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一本书所描述的那样,“我所在的(精英)阶层正在杀死美国的民主”。这个选举季,我们看到的是,高科技自媒体新贵们在任性地恣意妄为自己的权力,封贴、禁言、删新闻的事情,在推特、脸书上,已经像癌细胞一般地蔓延滋长。不仅没有随着大选的结束而停止,反而这些日子里在加剧。
 
而在美国人因疫情承受着高失业率的时段,尤其是低薪工人巴望工作机会的时候,拜登关心的却是推出激进的移民改革政策。就像一个面临亏损的工厂,反而宣布会要扩招一样,让人疑惑。建制派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把美国选民结构改变这个事情,放到加速器上去。

为党派服务的激进移民改革
 
近日,拜登在接受NBC电台的采访时候,再一次重申了他在上任后100天内要提出给1100万非法移民通往合法公民身份途径的立法。
 
无论是在拜登的竞选网站,还是在总统大选辩论中,这个说法已经被反复验证过,所以也没什么需要怀疑他如果就任将去做这个事情的决心。
 
如果拜登是真心打算解决1100万非法移民问题,他多谈论一下大赦以后的堵住后续的管制,尤其是确立强制性雇主惩罚,那么尚还可以体现出真诚,得到包括笔者在内的中间派的理解和支持。但是拜登在边境管制上,只是提出会马上停止修墙。那么这种激进的做法,只会导致跟从前一样,大赦只带来更多的非法人口,而无法从根本上根治问题。
民主党利用疫情,这次赢了之后如果马上让1100万非法移民拿公民,再加上邮寄选票的规模膨胀化,基本等于一举把美国的选举传统就搞变天了。

这不是损人听闻,加州是最好的例子。该州以前不是深蓝,也出出共和党的州长,而且民主党在州议会也没有超过三分之二力量的超级多数(super majority)。

改变从里根时期通过的IRCA移民改革法案开始,大赦了近300万非法移民以后,其中三分之一的去了加州,这个州就越来越蓝。86年大赦300万,其实后来因为文件造假等情况,实际进来的是500多万甚至更多的非法移民人口,主要原因就是堵上后续的非法移民这方面完全失败。

直接结果就成为,90年代以来,加州老居民搬走差不多90-100万,移民(起码好几十万非法移民)搬入120万。移民刚到美国无论落脚点在哪里,跟自己离开的国家或地方比,往往总是生活有提高。而老居民是跟自己以前生活的条件比,觉得不好就会搬走。

不满意的加州人可以搬到其他州,如果变成一个国家加州化,不满意的美国人往哪里搬?搞道德绑架的对谈移民管理的都标签为反移民份子,结果就是政治正确下,不能理性深入地讨论这个问题。一个学校要扩招也讲究速度控制和学生水平的挑选,一个国家吸收移民反而不能讲条件。

 

非法移民教育程度不高,竞争的基本都是最低工资之类的低收入工作。这与提高最低工资线到$15/小时,完全自相矛盾。在扩充劳动力人口的同时要加工资,是违背市场竞争的基本经济学规律的。这有摆在眼前的事实可以参考。

90年代大赦的那一批,都是农业非法移民人口。结果根据劳工部的数据,农业行业的工资整体水平下降近9%,而同期美国社会整体工资水平是涨11%左右的。可见,提升基本最低工资线与吸收更多非法移民,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事情。但是拜登偏偏就能把这两个自相矛盾的政策都放在自己的政治纲领里面。

非法移民拉低行业工资水平,受益最大的自然是雇佣非移的老板,而美国的低薪阶层(working poor)受到竞争冲击最直接。比如黑人劳工阶层(working class)其实就反对非法移民,跟他们的政客阶层(political class)是分裂的。这次黑人女性工人阶级投川普的达到了21%,大幅度提高,这个因素是很大原因之一。

 

此外,非法移民大部分教育程度小学毕业都不到的水平,如果一下合法这么多,不可能有能力交足美国平均水平的各种社会福利的成本本金,尤其一家家的非法移民,是肯定需要政府倒贴补给他们的。这样必然就是要加税,于是巧立名目的各种税法就来了。而富人有各种方式避税,真正不能躲的就是中产。中产本身也是一个庞大的概念区间,从年收入4、5万到19、20万的家庭都可以算中产,而后者往往跟前者的生活甘苦不一个数量级。这也是为什么深蓝州不上不下的中产抱怨多。用道德竞标代替常识认知,就会出现带偏人的政策。

非法移民人口的涌入如果说有什么没有争议的优点,那就是让民主党能牢牢掌权,加州已经从一个摇摆州,变成了州议会一党独大的深蓝州。
我们看到的美国是过去按照共和制运作200多年的结果,而民主党现在的狂野试验,对他们掌权肯定有利,对美国完全就是对制度循序渐进式改良的一次背离。
如果真有利,加州老居民不会搬走差不多100万。自然是觉得跟以前日子比变差了,才搬家离开。
IRCA这种失败的移民改革法案,一个就能把加州给永远变天了。现在美国基本面临同样的威胁。

出路在何方

笔者对于本次大选结果翻盘不抱希望,邮寄选票本身就是一次剧烈的改变,尤其引入选票收集(ballots harvest),可以给出错甚至作弊带来很大的空间,同时也难以取证打官司。

现在能阻挡拜登的激进政策的希望,也就在于参议院能否保持红色。需要赶紧去支持佐治亚州(GA)的两个GOP参议员的第二轮加时选举(runoff)。如果这两个席位守不住,参议院是民主党共和党各50席位,遇到平局由副总统投票打破僵局(VP breaks the tie)。届时民主党的各种激进政策,连个制衡的可能都不会有了。

除了非法移民政策,民主党还有一个“扩充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数(Pack the court)”的计划,一旦民主党通过移民改革锁定人口优势,可以让美国的左右制衡从此成为历史下一步势必就是让现在高院对左派的牵制(其实保守派法官比自由派法官也就是5:4,首席大法官罗伯特最近的投票都是偏自由派立场)马上变成废纸。

GA民主党人Stacey Abrams说已经在自己的州新发了75万邮寄选票。建制派现在就靠这种打破200多年传统的做法来锁定权力。现在民主党的宣传就是,提“美国人”这种身份都快有原罪了,而非法移民才是被压迫的受苦受难的人群。

我们可以类比一下,如果一个公司加速淘汰待遇要求上高一点的senior 员工,扩招待遇要求低的junior员工,人人都看得清楚,这是服务于公司利益的资本主义。但是到了国家层面的移民问题,一个党打着高大上的招牌来做这种本质上其实没有差别的事情,却要被千恩万谢成大爱的党。

美国历史上有大量吸收移民的阶段,都是本土人口生育率很高的时期,欢迎的也是合法渠道移民,这样社会和文化上的改变可以很快给中和。现在这样做,简直就是玩火。

拜登上台以后的美国,如果国会全蓝没有制衡,只会让美国加速下坡路。建制派的政策会让美国失去对合法移民人才的吸引力,等到更多中产被逼到无路可走,才会真正地触底反弹。川普4年,不过是下坡路中的一个短暂的回潮,整个过程没有脱离美国走向衰落的曲线。

拜登激进的移民改革政策和美国的危机

拜登激进的移民改革政策和美国的危机 陌上美国 客观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资讯。欢迎扫码或者点击开头蓝字关注。如何联系我们?

工作号微信ID: moshangUS

Email:hiusnews@gmail.com

Telegram加群(下载app修改privacy设置;拷贝群地址用浏览器打开(微信打开无效);点击“join/进入”)

https://t.me/joinchat/AAAAAE-W0yNiS6DIlGHsKA

历史上的今天
11月
28
  •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